第43章 日常游戏:「躲猫猫」

我有意劝说吴洙瑶要不就在殡仪馆将就一晚,毕竟也挺晚了。但是她放心不下收容所里的小家伙们,执意要回去。

我也不强留,上楼去把小煤球放到床上,把风扇给她打开。然后我再下来,开着小三轮把吴洙瑶送回收容所去。

最后把三轮停到对街水果店门口,骑着自己的小电驴回殡仪馆。

临走时,还对吴洙瑶说了一句,不要忘了明天的约定……

一来二去,再次回到殡仪馆,已经凌晨一点半都过了。

今天着实出了一身汗,不过现在我也顾不得冲凉了,赶紧就拿出手机,打开续命游戏。

现在是周一凌晨1:41,日常游戏和挑战游戏都刷新了。

新的日常游戏,叫「躲猫猫」。

至于挑战游戏,上周的三个,我只完成了一个,剩下的两个没变,还是「看不见的客人」和「七步成尸」。

至于第三个,现在被刷新出来,居然又是直播,不过规则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动,要求本周内直播三次,直播内容还是和之前一样,要和游戏任务相关。

看完任务,我又打开个人中心。

玩家:李让

寿命剩余:8(天)

特殊技能:騩斧神工(大师级)

特殊道具:绿沉枪(升级版)

特殊伙伴:秦丽人(好感度7%)

我的目光停留在特殊道具一栏,绿沉枪之前是残缺版,经过今天的重锻,我以为顶多就是完整版,没想到居然成了升级版?!

这是不是意味着,比完整版的还要牛叉??

这收获,倒也算是个意外之喜。

我把背包翻出来,里面装着四根枪节。

经过重锻改装后,它的长度上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现在全部组装起来,比原长要短上一些,大概两米六左右。

经过锤炼和淬精,质量上变得更加凝实,虽然变短了些,但重量却增加了,整体原重是68斤,现在得有70斤。

这也得亏我的体质有9倍加成,举重若轻。要换了别人,轻易还真玩不转。

家里的场地有限,太长了反而不好施展,所以我只组装了两节,一节带枪头,加一节枪身,长度在1米3左右。

今天晚上的游戏,就拿这半截枪来试试手!

放下绿沉枪,我重新打开游戏版面,仔细查看今晚的新游戏。

日常游戏:「躲猫猫」。

“你从来都不会看我一眼,我却无时无刻注视着你。”

游戏要求:

“本游戏必须在完全黑暗的环境下进行,不能有一丝光线,否则它们就不会光临。”

“请确保家中没有任何光照,如果你的住宅不止一层,那么每层楼都必须完全笼罩在黑暗之中。所谓‘完全黑暗’,指的是当你睁开和闭上双眼时,所看到的景象完全相同。”

“当黑暗笼罩一切后,找到一个面朝西南的墙角,然后站在离那里刚好33.33厘米的地方,用双手遮住眼睛,并从‘1’开始报数。”

“如果你一直数到100都没有任何事情发生,那就代表着游戏失败;这时你需要停止报数,并打开室内所有的灯。”

“但如果你听到一个耳语般的声音从墙角传来,跟你一起报数的话,那么请不要睁眼去看墙角。你应当首先停止报数,然后静悄悄地离开房间。”

“注意,不要去看墙角里的东西。当你走出这个房间后,游戏正式开始。”

“这时请尽你所能,在你的房子里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然后你必须一直待在那儿,不能说话,也不能离开,在游戏结束之前离开将使你输掉游戏。”

“当报数结束时,它会说:‘不管你准备好没有,我这就要来啦。’然后开始四处寻找你。不要发出任何响动,除非你想让它找到你,不过这样你就输了。”

“等到屋里的灯被打开时,就代表它已经放弃了搜寻。那么恭喜你,游戏结束,你赢了。”

“温馨提示:如果报数声停止,你还没有找到藏身之处,那很遗憾,你输了,并且你将被噩运缠上,永远无法脱身。”

这是我接触续命游戏以来,游戏规则最长的一次。

看完整个介绍,我在心里默默分析着有用的信息。这次没有明确的要求时间,但其实也隐含在条件当中。

要求完全黑暗,那也只能是在深夜进行了……

不过这规则也不严谨,而且有一点比较模糊:它,它们??

开头说,如果房间里有光线,它们就不会光临;后面却又全部用的是它。

所以,到底是它,还是它们??

一个,或者多个?

或许我应该做好最坏的打算,得做好应对‘它们’的心理准备。

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要是完全黑暗的条件,那直播怎么办?

乌漆嘛黑的播个der??

说到直播,我倒是又想起来昨晚上的游戏,「镜中人」。

当时,窗帘上出现的影子,以及门外的撞门声等,还有许多的谜团都还没来得及解开,风急火燎就被吴洙瑶一个电话给叫去了。

想到这里,我拎着绿沉枪,起身往我妈的房间走去。

一到门口,就看到门上印着一个醒目的血手印!

昨晚赶着去救人,破门而出,还没注意到,现在一看,立刻皱起了眉头。

这血手印从上周三开始,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门上,意味着每天晚上都有什么东西在我的房间外徘徊,停留,甚至企图破门而入。

回来时我把小煤球送回我的卧室,特别留意了一下,我的房间门上没有。

也就是说,那东西很有可能是被我所吸引。昨天晚上我待在这个房间,它被吸引了过来,所以这个房间门上才出现血手印,而不是在我的房间门上。

我攥紧了绿沉枪,继续走进屋内,把灯打开,首先看了一眼窗帘方向,什么也没有。

接着走到梳妆台前,这里还残留着我昨晚上的游戏道具,被撕破的纸片人,以及满地的镜子碎片,台子和椅子上也落得到处都是。

关于昨晚的游戏,我都还没得空复盘,最后撕开第三张纸的时候,我身后的镜子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