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身后的镜子

想心不定,我又拿出了手机,登录飓风直播。

一打开就是一大堆的私信消息,不过这会儿我没空理会,我点击查看昨晚的直播录像。

其实昨晚游戏过程并不长,总共加起来也就十来分钟。只是当时我身在其中,颇有些度秒如年。

现在从第三者的视角观看,可以看到我的右边侧身。

至于镜子,由于角度问题,并不能完整的同时拍到前后两张镜子,都只能拍到一个斜侧面,呈现出来的镜面只有很小一部分。

我把视野放大,分别查看。

前面的镜子,就和我昨晚看到的一样,撕到第二张纸片人时,镜子里的我就发生了某种变化,明明还是我的五官我的样貌,但看着他完全就像是在看另外一个人一样。

蜡烛的光照到脸上,光线由下到上,所以上半部分的面颊,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镜子里的那一双眼睛阴沉的有些渗人,目不转睛的盯住了梳妆台前的我。

这个感觉我记得,而且记得很清楚,所以当时加快了速度,很快撕开了第二张,然后拿起了第三张。

这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梳妆台前的我拿起了第三张纸片人,可镜子里的那个我,却还是一动不动,目不转睛的看着镜子外的我。

随着我的一声声呼唤,镜子里的我,身子缓缓前倾,双手撑在梳妆台上,面颊逐渐贴近镜面,而且镜子里的蜡烛已经变成了青色。

视频中的我还在撕第三张纸片人,一边撕开一边呼唤着‘出来吧’,声音明显已经焦急起来,呼唤也无意识的加快。

这时,视频中出现了第二个声音,附合着我的呼唤就像是怨灵的吟唱。而这是昨晚的我没有察觉到的。

当时我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面前的镜子所吸引住,镜面被顶起来一个脸颊轮廓,镜子里的我像是顶着一股莫大的压力,极力的想要站起身来。

准确的说,它是想要钻出镜子来!

再然后,就是我把最后剩下的一点纸片一下子撕开,一把抓起地上的绿沉枪,果断击碎了面前的镜子。

镜子碎开的瞬间,里面明显传来一声不甘的吼叫。

几乎没有丝毫停顿,绿沉枪一甩,又猛的砸向身后。蜡烛被枪体带起的风扑灭,手机也被砸落一边,紧接着身后的镜子砰嚓碎裂,全程结束。

我把进度拉回,这次把身后的镜子的画面放大,从拿起第一张纸片人开始重新播放。

蜡烛是放在梳妆台上,由于我的身体遮挡,身后的画面非常昏暗。

再加上我的屏幕现在碎的一塌糊涂,需要集中注意力,仔细分辨着才能勉强看清。

然而看清的瞬间,我立马就出了一背的冷汗!

镜子里的我是站着的,而且是正面!

我接着把进度条往回拉,从我关灯的那一刻开始重播。

视频里的我关掉灯,回到梳妆台前,身后的镜子照出的是我的背面。

接着我坐了下去,准备开始撕纸片人,可镜子里的我仍是站着的!

我拿起第一张纸片人,缓缓撕开,并且一声一声的呼唤‘出来吧’……

随着我的呼唤声,镜子里的我竟然慢慢地转过身来!

直到我拿起第二张纸片人,它整个身子都已经转了过来!

而且,它没有脸!

面部一片模糊,没有五官,没有任何样貌!

随着我的呼唤,它也在缓缓的往前,逐渐地贴近镜面,然后整个镜面凸起来一个人形的轮廓,一点点的往外凸!

这感觉就像是,它也在顶着一股巨大的力量,试图破镜而出!!

之后就是我撕第三张纸片人的时候,身后忽然响起的一声碎裂声响。

从视频中可以看到,身后的穿衣镜光整平滑的镜面崩开了几道裂纹,镜子上已经突出来大半个人形!

这个侧面视角看着尤为凸显,昏暗的画面,感官的刺激,现在我看着都是一阵背心发毛,而视频里的我还浑然不知!

而就在这时,我的身后忽然又出现第三道人影,隔绝在我和镜子之间,阻挡着镜子里的我出来……

看到这里,我的眼睛一凝,通过调节屏幕光亮,我认出这是个女人的影子。

就是之后我在窗帘上看到的那个女人。也是上周星期三,在我房间的窗帘上出现的那个女人影子。

镜子里的我伸出双手,掐住了女人的脖子,女人的身体被拽着往镜子里拖!

我不敢想象,假设不是她出现帮我阻挡住,那被拖进镜子里的,恐怕就是我了!

最后,我撕开第三张纸片人,用绿沉枪击碎了前面的镜子。

击碎后面这张镜子的画面没有录到,因为蜡烛灭了,手机也被打飞了,一片黑暗之中,只听到啪嚓一声,碎片纷飞。

看完整个视频,把进度拉回那个女人出现的画面,有些耐人寻味……

在完成「手牵手」游戏之后,我一度以为那晚,窗帘上出现的女人和床底下的女人是同一个人。

但现在看来,恐怕并不是。

床底下的女人是秦丽人,因为她被碎尸合进了我的床板,当时是想要害我来着。但现在我已经跟她建立了特殊伙伴关系。

而视频中这位,明显不是秦丽人。

秦丽人一身旗袍,黑绸红花,手里还拎着一把滴血的刀,一眼就认得出来。

可这位一身白裙,戾气好像也没那么重,可有一点我想不通的是,她为什么要救我?

再回想上周三晚上,我的房间里应该是有两个女人。

先是窗帘上一个,然后床底下一个。

掐我脖子的是床底下的秦丽人,那么这位在窗帘上干吗??

难道,也是想救我?

提醒我房间里有危险……

这么一想,好像也说得通。

可是,她为什么要救我呢?

没来由的,我又想到了前天晚上,我让小煤球睡这个房间,后面她跑到我房间来,无意中说出的一句话。

隐隐约约,我的心底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它躁动着,就快要冒出头来。

我把视频反复播放了两遍,又把进度条往回拉,再次把画面定格在这个女人出现的瞬间。

不断的调节亮度,画面缩放,使用各种方法试图看清她的具体模样。

但这是个侧面角度,身后的光线又过于昏暗,为数不多的烛光都被我的身体遮挡,再加上屏幕实在碎裂的厉害,只能看清模模糊糊的白裙身影,长发披肩,其他的什么也看不出了。

这模模糊糊的身影,我越看越觉得熟悉,并尝试着把她和我记忆中的某个身影重叠,比对,小心的求证着我的猜测。

许久,我保留着这个想法,收起了手机,环视了一圈房间,满地的镜子碎片,还有门上的血手印,昨晚撕的纸片人也还在梳妆台上。

到处看起来都乱糟糟的,不过也只能等天亮再来收拾了,现在得抓紧时间‘玩游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