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新娘!

一股冷到极致的寒气,从我的背后嗖嗖的直往体内蹿,我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躺在一块万年冰床上。

阴寒之气仿佛千百根坚如钢筋的冰针,顺着我全身上下的毛孔直往身体里刺,狠狠地刺进我的血液、我的骨髓、我的五脏六腑!

身上的重量还在加重,压的我快要喘不过气来!

那股阴寒之气也愈发的强烈,简直快要把我的灵魂都冻住!

正在这时,又一股大力猛地从床底下爆发,连我带床板一起被狠狠地踹飞起来!

也在这一刹间,我立马从騩压床的状态中挣脱出来,接着又重重的砸落下去,翻到了床板底下去。

同时另有一道黑影,迅猛的从床板下一跃而出!

那压住我的新娘本来都要得逞了,结果被这‘程咬金’中途打断,顿时怒不可遏!

只听一声刺耳的尖啸,接着房间里就乒乒乓乓响成一片,应该是新娘和那道黑影交手了。

我躲在床底下,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到房间里‘热闹’得打紧。

桌子凳子被掀翻、镜子杯盏被打碎、门和窗户被劲风刮得砰砰响。

过了许久,动静才消停下来。

我没有急着出来,又等一会儿,确定没有任何动静了,这才拿出手机,打算用屏幕照明。

可屏幕一亮,就照见一张血肉模糊的脸,近在咫尺!

是那个新娘!

一瞬间,我全身的寒毛唰地一下,全部炸立起来!

她穿着大红喜袍,面皮被整张剥掉,就躺在我的身前,我们相对而视。

我倒吸一口凉气,一股阴寒嗖的蹿上头顶!

毫不犹豫,我猛地翻身跳起,立马就想夺门而出!

可那门却先我一步,砰的一下就合上,连窗户也是,砰砰砰全部关了个死!

这是铁了心要跟我圆房啊!

那位新娘此时也已经从床底下站了起来,血肉模糊的面孔直勾勾的望着我,我的耳边依稀传来一声声啜泣的呼唤。

“杜郎,你就这样忍心抛下人家吗?”

我立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目光一扫身上的新郎服,七手八脚连忙扯下,果断扔回了床上。

“杜郎,你怎么会忍心这样对我……”

又是一声啜泣响起,接着那声音开始哭泣,一边哭泣一边咬牙切齿,声音逐渐变得恨意滔天。

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凶极的戾气滋生,在这间婚房里暴虐的增长,那新娘血肉模糊的面孔越发变得狰狞,恐怖至极!

“生不能同裘,死同穴!”

“既然你不愿和我在一起,那就永远的给我陪葬吧!!”

新娘嘶吼着,发丝和袍服乱舞,五根手指成爪,变得像钢筋一样锋利,猩红的指甲还在不断的伸长。

我深深后悔没有把绿沉枪带出来,并再一次下定狠狠地决心,以后无论去到哪里,一定一定一定要把绿沉枪带在身上,枪在人在!

先别说以后了,得赶紧想办法解决眼前的状况啊!

新娘毫无征兆的向我扑来,几乎一下子就贴到了我的面前。

我心头咯噔一声,本能地往后跳开,她立马又追了上来。

“冷静啊大姐!”

“我不是杜书生!我就一路过的热心好市民!”

我被追得上蹿下跳,试图跟她讲道理,可这位姐姐根本不听,张牙舞爪的追在我屁股后面,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衣服我都还给你了,你还要我怎样啊大姐?”

“我不玩儿了,这新郎官儿我也不当了,你就放我走吧……”

“出去我一定给你开坛设香,把你当祖宗一样供起来,你看成吗姐姐?和气生财啊!”

任凭我怎么喊,这位姐姐都只回应我两个字。

“去死!”

“去死!”

“都给我去死!”

这姐姐想圆房的执念很深,执念不消,怨气难平。

可这要我上哪儿去给她找个新郎官?

把自己搭上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开始有点想念刚才那条黑影了,虽然没看清是哪路好汉,不过你救人救到底,再出来一下行不??

就一下下,你拖住她一下,我就能出去了喂!

心头分神,一不小心,我就被逼到了墙角。

看着那位无脸姐姐一步步逼近过来,我眼皮和心头都是一阵狂跳,脑子里飞速的运转,该如何脱身??

右边有个窗,但被关得死死的,完全打不开!

左边是个衣柜,差不多把我的路也挡死了。

窗户……衣柜……

或许,可以利用一下。

必须得赶紧离开这个房间才行,被关在这里面就等于困兽,迟早被她玩儿死!

我打定注意,一个纵步朝着左边跃去,作势想要趁机突围。

那新娘口中怪吼,立刻冲向左边,势要在我突围之前将我拦截下来。

却不料我本就是声东击西,跃向左边虚晃一下,然后一个滚身,以更快的速度蹿向右边。

助跑两步,奋力纵身,挡臂撞向窗户。

砰!!!

这窗户严实的超乎我的意料,撞得我胳膊一阵生疼,直接把我弹了回来。

幸好我反应够快,一个滚身化解掉力道,摔的不至于太狼狈。

同一时间,那新娘扑到了衣柜上,做旧的柜子立刻被撞破,随之从里边冲出来一条黑影,又与她缠斗到了一起。

“我去!原来那家伙也没离开这间屋子,一直躲在衣柜里!”

只是光线太过昏暗,我还是没能看清那究竟哪路好汉,借着掉落在地上的手机屏幕的光,只知道是有一条黑影蹿了出来。

我迅速将手机捡起,看着屋子里愈发激烈的打斗,立马打消了开手机电筒的念头,赶紧思考该怎么脱身。

房间就这么大点,躲是不可能躲得住的,别看那两位现在还打得难舍难分,等他们打完了,接下来就该收拾我了。

必须离开这间屋子才行啊!

但是门窗都被关死了,除了飞天遁地别无他法,可这两样我一样都不会啊!

为免被卷入那两位的斗争,我小心的躲在墙角,仔细的环视着房间,试图找到一条生路。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我瞥见那个破裂的衣柜有些不同寻常,当下猫着腰,沿着墙角就摸近过去。

衣柜破裂了一半,另一半的门脱落了,但腔体还是完好的,而就在内壁的下方,开着一个方孔,里面塞着一副小型的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