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金蝉脱壳

我把这副小棺材拖出来,拖到尾部却卡住了,任凭我怎么用力也拖不出来。

我又试着把它往回推,来回的推拉了两次,然后打开棺盖一看,里面空空如也。

棺板内侧开着一个孔,伸进来一截绳索。

看到这里,我立刻明白了什么,然后拉开棺盖,果断钻了进去。

这棺材是方的,空间不算大,我蜷缩着刚好够。

我把棺盖合上,然后通过拉动绳索,带动棺材往前,没几下就动不了了,应该是到头了。

然后我再次把棺盖揭开,果然,来到了另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狭窄得出奇,称之为密室、夹层、小隔间,或许更贴切些。

而就在这个小隔间里,还设着一个香坛,一个神龛,上面摆着一个孤零零的灵牌,地上跪着一男一女两个纸人。

这两个纸人都穿着大红的袍服,但却深深地跪着,额头都贴到了地面上。

我把它们翻起来看,果然,和正堂里那两个一样,都没有面孔。

神龛上还燃着两支红烛,一左一右,足以照明,我把手机屏幕熄掉,收了起来。

顺带看了眼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距离游戏规定的时间,只剩下二十几分钟了。

我心头愈发紧张,没时间多想,赶紧上前查看牌位,试着找到线索。

这牌位上的名字,显然是个女性,叫小蝶。

很奇怪……

这是第三块立着的牌位,先前的祠堂那边也立着两块,分别是杜书生和柳莺莺的。

怎么这里还立着一块?

小蝶又是谁??

而且设立在这么隐秘的一个地方,是不想被人看见?

“小蝶……”

我皱眉轻声念出这个名字,又把它和杜书生柳莺莺两个名字放到一起,试着找到三者之间的联系。

反复念了两遍,又看了看地上跪着的两个纸人,感觉有点像是小姐、姑爷,再加一个婢女……

可是一个婢女的灵牌,怎么会设在婚房旁边,还藏匿在一个密室里?

而且小姐和姑爷,干嘛给一个婢女跪着??

除非,俩人心里有鬼,所以在婚房里偷偷弄了个密室,设立牌位……

如此看来,这个小蝶的死,恐怕有故事啊。

我看着地上跪着的两个纸人,脑海里又缓缓浮现起正堂之中,跪在棺材前的那一对无面纸人。

再一次重新梳理线索,我发现自己一直都陷在一个误区。

最开始那个工作人员讲述的故事前情,说的是穿着大红喜袍的新娘,吊死在了房中。

注意这个词汇,用的是‘新娘’,而不是‘柳莺莺’。

他从来都没有说过,新娘就是柳莺莺,或者吊死的就一定是柳莺莺。

从一开始,他就给了我一个故事前提,然后我自发的先入为主,就把‘新娘是柳莺莺’这个概念代入了进去,但事实上这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

新娘上吊身亡,脸皮却被人剥了去。

且不说是谁剥了她的脸皮,就说为什么要剥?

这就跟余海平在杀死陈航之后,把他焚尸灭迹是一个概念。

金蝉脱壳!

陈航和赵安安设计除掉余海平,结果陈航被余海平反杀,在杀死陈航后将之毁尸灭迹,取而代之。

所有人都以为余海平被赵怀昌的冤魂加害,自焚而死。任谁也不会想到他是玩了一手金蝉脱壳,除掉了陈航,并通过控制赵安安,控制了整个南岸家具厂。

眼下这个情况不也一样?

新娘上吊,脸皮被剥,所有人都以为上吊的是柳莺莺,但真正的柳莺莺,用一手金蝉脱壳,恐怕早已借机逃婚!

不妨再推想一下,按照刚才在婚房里所看到的,房梁上系的红缎,距离地面少说得有两米高。

要在悬梁上面给死者剥脸皮,恐怕没那么容易,而且尸体挂着也不固定,是晃的。

所以,我大胆推测,是剥了脸皮后再吊上去的。

换句话说,不是自尽;是被人为杀害,剥了脸皮,再吊上房梁伪装成自尽的场景。

这个工程量说大不大,但就凭一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要把一具死沉沉的尸体吊上房梁,多少有点不太可能。

所以,我更倾向于是团伙作案,最少也得是两个人。

这似乎也能解释得通,为什么两人会在婚房里弄一个密室,专门给小蝶设立牌位祭拜,不就是想弄个心安,但又不想被其他人发现。

也能解释得通,为什么正堂那口棺材面前,以及这个灵牌面前,跪着一男一女两个无面纸人,这不就是杜书生和柳莺莺。

照这么说来,这杜书生答应地主去考取功名,恐怕也是个屁话,多半就是个缓兵之计,两人早已做好了暗地私奔,或者类似的打算。

结果没想到那地主也没打算信守承诺,反手就搞了这么一出强婚,两人干脆将计就计,杀害了婢女小蝶,演了一出金蝉脱壳。

当然,这也不绝对,也有可能杜书生是真的出发了,意外又得知柳莺莺被囚禁,以及三日后与王员外大婚的消息,故又火速赶了回来。

总之不管怎么说,定是这杜书生和柳莺莺联手,杀害了婢女小蝶,赶在大婚前夜设计了这一出金蝉脱壳的戏码。

剧情逐渐清晰,可这跟棺材里那具女尸又有什么关系?

还有戒指,在这当中又充当的什么元素??

不过话又说回来,刚才我在婚房里遭遇的‘新娘’,她是棺材里的那位,还是故事里这位?

这显然不是一个年代的,故事发生在晚清,而棺材里的女尸,遇害在一个星期左右。

我记得她还叫我‘杜郎’来着,照这么个叫法,应该是故事里的新娘吧?

可故事里的新娘也有两个,一个是正牌儿新娘柳莺莺,一个是替身新娘小蝶。

按照目前梳理的线索来看,这位无面新娘应该是惨死的小蝶才对,可她为什么也叫‘杜郎’?

莫非这杜书生,脚踩两条船??

稍微想了一下,没想出个所以然,我也就略过了。

眼下的重点是,得弄清楚棺材中那具穿婚纱的女尸什么身份。至于杜书生他们三人,了解了个大概应该也差不多了。

我在这个夹间的另一侧发现一个通道,通往厢房后面,再继续往前就是外面,显然到这里就已经通关这个騩屋了。

但现在我还不能出去,我还得弄清楚棺材中那具女尸,还得找到凶手,而且时间不多了。

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沿着这条通道返回夹间,可这样势必又要经过那间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