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又一具女尸!

“你怎么样?你没事吧李让?”

“你知不知道我好担心你!”

“打你那么多电话都不接,消息也不回,还让我离开,你就是个混蛋!”

吴洙瑶哽咽的哭着,一下又一下的锤打着我的胸口。

魏哥走过来示意了一下,一个警员立马又给我打开了手铐。

我轻轻抱住吴洙瑶,放柔了声音:“好啦,别哭了,我这不是没事嘛。”

“没事?亏你小子说得出口!”

魏哥冷不丁的插嘴进来,我立马尴尬。

“要不是你女朋友及时报警,我们火速赶过来布防,现在你胸口上就免费开了个腔了!”

我嘿嘿两声,没敢搭话。

不过仔细一品,这话好像哪里又有点不对劲……女朋友??

我手上一僵,正打算开口解释,吴洙瑶从我怀里挣脱出来,又捶了我两下,然后低着头逃到一边去抹眼泪了。

魏哥跟着看过去,又用揶揄的目光看着我。

“咳咳,那个,不是你想的那样。”

“行了,你们年轻人爱怎样我不感兴趣。说说吧,今天这又是怎么回事?”

魏哥委实不客气的看着我,假如我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丝毫不怀疑他会给我拷上直接带走。

“说来委屈啊哥,我们就是来玩儿个騩屋,结果一进来我就发现了不对。”

“你是知道的魏哥,我家开殡仪馆,我对这方面的感觉出奇的敏锐。”

“当时我一进来,立马就察觉到不同寻常的东西,我那不就赶紧让他们出去嘛,然后我留下来就是想找找线索,好给您举报,可谁知道这家伙,竟然关门清场还带着家伙,铁了心要把我留在这儿啊他!”

接着我把发现棺木,再在棺木里发现女尸,以及结合主题故事寻找线索的过程,大致讲述了一遍。

其中刻意隐瞒了那些怪力乱神的细节,比如婚房里那位‘姐姐’,主要是我说出来估计也没人信,搞不好还把我送精神病院去。

最后,我又提了一下刚进来时,注意到的那个行为騩祟的卫衣男。

听我说完,魏哥立刻下达指令,彻底搜查騩屋。

我带着他们进入正堂,来到棺材面前。

先前那男人破棺而出,棺盖早已落到一边,棺材里的女尸毫无遮拦地显露出来,臭气熏天。

魏哥给法医科打了电话,对方还在赶来的路上。

趁着这个空当,我又给魏哥说了关于灵牌上的名字,以及我的推测,这个騩屋里很可能还有其他的遇害者。

然后我把杜书生和柳莺莺的灵牌拿过来,给他们看,又带着他们一起前往那个密室。

仗着人多,我也没有绕路,带头直接从婚房的通道过去。

也可能确实是见着我们人多,那位新娘姐姐也没有再出来搞幺蛾子。

我们相继从衣柜内壁下方的棺材进入密室,如我所料,小蝶的灵牌背面,果然也刻着一个名字,何琳。

不多时,就有警员从院子中间,那座被破坏的假山裂缝里发现了异常。

魏哥立马组织人手开挖,没怎么费力就挖出来一具尸体,不过和我预想的有些差别,又是一具女尸!

那对应着杜书生的张旭去哪儿了??

没来由的,我忽的想到刚才那个男人,但是他已经被带走了。

接下来的进程,魏哥也没让我参加,做了个笔录,就赶紧让我出去了。

我决定先去医院包扎一下,铁钩被子弹击中,脱手那一下蹭掉了我掌心一块皮肉,痛的要命。

可能是9倍体质的原因,我跟吴洙瑶到达医院的时候,伤口都已经自行止血了。

医生给我消毒包扎,又拿了点外用的药,花了我一百多大洋。

从医院出来,先前压着的阴云,现在压得更低了,风吹得行道树左右摇晃。

我问吴洙瑶接下来去哪儿,她还在生我的气,转过头去,一句话也不说。

头疼……

女人怎么动不动就生气呢?

现在是下午四点多,距离天黑还早,我也就没急着回去,干脆载着吴洙瑶往老城区过去。

本来中午打算带她去吃一次李记,结果太远了,中午那会儿又太晚了,就没去成。

现在时间足够,可以过去吃晚饭。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抵达老城区,不过距离天黑也还是早着。

风吹得更紧了些,风里淅沥沥的开始飘起雨丝,我从导航上发现附近有一个寺庙,决定先进去避避雨。

抵达目的地发现,这座寺庙的规模非常大,古色古香的很有些历史了,香火也非常的旺盛。

出于地势原因,这座古寺总体分布在两个大阶梯上,我们进来的地方在上边,有一座大雄宝殿和一些偏殿,里面的佛像大大小小,极其的庄严,还有许多的僧人在敲着木鱼诵经。

我们和其他香客一样,先去烧了香,拜了佛,再许个愿啥的,然后就到处转悠,拍拍照,散散心。

整个过程吴洙瑶都不跟我说一句话,我摸着鼻子跟在她后面,心里琢磨着要不要道个歉?

从大雄宝殿出来,穿过大广场,再经过一座副殿门洞,就来到了后面一个露台。

这露台大概有五十平,青石方砖铺就,年深日久,砖与砖的缝隙之间都起了青苔。

露台西角,有一株古老的梧桐树,起码得有七八个成年人合抱那么粗,上面挂满了用红绳系着的竹笺,风一吹,满树的红绳和竹笺都在晃荡。

树下摆着石桌石凳,有老僧正在那边下棋,我跟着吴洙瑶来到树下,这个位置风景绝佳,可以看到位于下方的寺庙建筑,而且最下面还有一条江,绿树翠竹掩映间,一片江水涛涛。

吴洙瑶求了一支竹笺,背对着我在上面写着什么,我本想偷看来着,结果我一凑过去她就躲开了。

写好后,她看了我一眼,然后把竹笺高高抛起来,挂到了树枝上,接着双手合十,闭着眼睛,不知在许着什么愿望。

有那么一瞬间,我是真希望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永远的定格在这里,多么美好……

天上笼着一层阴云,清风吹着吴洙瑶的发丝,她就站在树下,静默的闭着眼,双手合十,虔诚的像是一名皈依的佛徒。

可她的气质又是那么的出众,纤尘不染,干净的像是一位下凡的九天仙子。

我的目光定格在吴洙瑶的侧脸上,雨丝稀稀疏疏的飞洒着,满树的信笺摇摇晃晃,承载着不知多少个纯真又明亮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