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不许再丢下我

露台前面和右边都有阶梯,前面层层叠叠的阶梯一直堆下去,通往下方的寺庙建筑。而右边只有九级阶梯,下来是一条不太宽阔的道路。

这条路是个缓坡,往上走再右拐,就可以返回大广场,往下则通向一个有点像隧道的门洞。

我也不清楚里面是做什么的,但很多人都在沿着这条路下去,吴洙瑶许完愿望仍然没有搭理我,跟着那些人也往下面走去了。

我摇头叹气,只能跟上去。

路的右边种着香樟,还用木头做了护栏,担心游客不小心摔下去。护栏外面是个陡坡,长满了野草野花,最底下是江水。

一路沿着这条路往下走,右边的陡坡越来越矮,左边的石头墙壁是越来越高,上面长满了青苔和蕨类,还爬着蚁虫。

最后的那一段路,左边墙体自上而下垂着爬山虎,以它们的生长能力,估计这个夏天过后,就能爬满整面墙壁了吧。

门洞是硬生生从石壁上开凿出来的,成拱形,得有两米高,宽度起码也有三米,长五六米,一眼看进去就很宽阔。

上边飞架着阁楼建筑,墙体刷成朱红色,但已经褪色的斑斑驳驳了,门洞上面还挂着一块四四方方的牌匾,用金漆刷着望江阁三个字。

走进门洞,光线变得昏暗起来,但是耳边却能听见外面滔滔不绝的江水声。

从门洞进来,别有洞天,而且一眼就让人为之赞叹。

正面的那一整面墙都被凿空,换成了玻璃幕墙,绵绵的江景真是一览无余。

这里面的空间很大,很宽阔,进来左转,三级长长的台阶,走上去就是一个类似咖啡厅的地方。

一张张现代化的桌子,旋转的高脚椅,甚至还有吧台,包间等。区域分布十分明确,丝毫没有混杂的感觉。

整体的装潢也偏向简约轻奢,背景音乐十分的柔和舒缓,跟外面看起来古色古香的外表,简直形成了两极反转。

我和吴洙瑶找了一张空桌子坐下,立刻有僧侣装扮的小童过来询问需要点什么。

这小童模样活泼又可爱,吴洙瑶忍不住的就伸手去捏了捏他肉嘟嘟的脸蛋,好像心情也变好了许多。

吴洙瑶点了杯拿铁,我立马跟着要了杯同样的,又要了些零食糕点,小童记录下来立刻就去准备。

我看向吴洙瑶,她还是不搭理我,装着环视周围,我无可奈何,也跟着张望打量。

墙壁上装饰着铁艺框起来的灯盏,还挂着一些拼接油画,水晶的吊灯从高阔的顶上垂下来,如同亮晶晶的帘笼。

对面那一整面墙上还挂有一副巨大的鹿角,也就是进来的右手边那面墙,纵观整体俨然就是一个西方的设计风格。

在这座古色古香的庙宇里,现代与古代、东方与西方,碰撞交织出一朵瑰丽的元素火花。

很快,那小童就把拿铁和零食端了上来,礼貌的放在桌子上说了句请慢用,赶在吴洙瑶的手再次伸过去前逃掉了。

我以为吴洙瑶的心情应该好的差不多了,但现实是,那个小童一走,她的脸立刻又冷了下来,显然就是故意摆给我看的。

女人都这么记仇的吗??

我悻悻的摸了摸鼻子,犹豫再三,拿了块糕点,轻轻地把外皮剥掉,然后试探着递给吴洙瑶。

她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后别过头去看向外面,但手还是伸过来,把糕点接了过去。

我心下一喜,有戏!

然后我赶紧又端起拿铁,加了两块冰糖,把气泡搅散,小心的吹着不烫了,又递给她。

这次吴洙瑶没有再故意给我脸色看,接过拿铁,捏着汤匙轻轻搅了搅,认真看着我的眼睛,嘴唇轻启。

“李让。”

“嗯,我在。”

“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好不好?”

“你先说。”

我也认真的看着吴洙瑶的眼睛,其实我大概能猜到她想说什么。

吴洙瑶抿了抿嘴唇,犹豫着还是开了口。

“以后再遇到危险的事情,不要再傻乎乎的一个人逞强了,更不许……丢下我。”

“我们一起解决,好不好?”

后面的话语,吴洙瑶像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才说出来,我注意到她握紧了手中的杯子,明显变得紧张起来。

我仔细理解着她话里的意思,心头怦怦怦的,逐渐加速跳动。

这算是,表白吗?

看着吴洙瑶紧张又期待的神色,我的喉结滚了滚,喉头莫名有些发干。目光缓缓落到她紧抿的唇上,脑海里不由得又浮现起中午在情侣餐厅的那一吻……

冥冥之中,有一种神秘的力量驱使着我,中了魔咒一般的缓缓前倾,朝着她的唇瓣一点点靠近过去,仿佛那里正散发出致命的蛊惑。

吴洙瑶双手握紧了拿铁杯,看着逐渐靠近的我,她的唇瓣抿了抿,紧张的有些退缩,最后干脆把眼睛闭上,认命一般扬起了头来。

我伸出手,捧住她的脸颊,彼此的呼吸一点一点靠近,面面相贴,咫尺之遥。

可就在这一吻将要落下之时,一个人从我身边走过,撞了我的肩膀一下。

我立刻清醒,转身望去。

看清那人,我的瞳孔更是骤然一缩!

卫衣男!

一开始跟着我进入騩屋的那个卫衣男!

他怎么会在这里??

答案很显然,一定是尾随我而来!

看着他逐渐走远的背影,我的心头一凛,立马跟了上去。

后面的吴洙瑶好像喊了我一声,但我一门心思都在前面那个卫衣男身上,就没怎么注意。

卫衣男似乎察觉到了我,速度明显加快了,他的身形瘦小,全身都笼罩在肥大的衣裤当中,厚厚的卫衣帽子把脑袋也完全盖住,这样使得他很容易就混进了人群当中。

我担心跟丢,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牢牢的锁定住他,脚步也下意识的加快起来。

他还在往里面疾走,我紧跟其后,没注意看路,一下子撞到了一个小孩。

我眉头一皱,连忙把小孩扶起来,说了声对不起,没有理会他妈妈的破口大骂,我赶紧追上前去,但是已经不见了那卫衣男的身形。

穿过休闲区域,前面竟然还有一条通道,暗沉沉的,又高又长。

我心一横,追了进去。

这通道里很暗,充斥着一些暗蓝色和深紫色的光,越往前走,颜色越多,五彩斑斓照在墙壁上呈现出大块大块模糊的光斑。

空气里游离着一些细微的颗粒,被五颜六色的光线一照,显得整条通道愈发光怪陆离,不禁意间,给我一种又回到了騩屋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