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倒吊尸林

通道大概1.5米宽,高却不知道有多少,抬头望去,上方黑漆漆一片。光斑主要集中在下面区域,不超过三米高度。

我小心戒备着四周,没有看到光源在哪里,倒是又发现了一些岔道,每一条岔道都一模一样,光怪陆离,充满着古怪和诡异。

“感觉就像迷宫一样。”

没有理会那些岔道,我一直沿着这条通道往前,可走了不到20m,这条通道就到了尽头。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V字形岔道,一左一右,两边都一模一样,望不到多远,视野就暗斑一片。

我没有太多犹豫,转向了左边。面对这种毫无区别的未知通道,选择哪边都一样,只凭个人偏好。

走进去十多米,我终于发现了其他的东西,不过乍见此景,我着实被吓了一跳。

只见眼前出现一个巨大的洞厅,一具具尸体从上面倒吊下来,尸身上又用一层塑料的薄膜罩着,这俨然就是一片倒吊尸林!

这些薄膜颜色不一,蓝色,红色,白色,黄/色……什么颜色都有,但都很浅,模模糊糊可以看出里边吊着的尸体,全部都被束缚着。

再加上那些五颜六色的暗沉光斑弥漫着,阴风从洞厅深处吹出来,这地方诡异的我头皮发麻!

咕嘟——

我重重的咽了一口唾沫,壮着胆子走上前,仔细辨别,反复确认,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原来都是假人,我还以为……

但是这也够邪门儿的了,猝不及防撞见一个巨大又昏暗的洞厅,里面密密麻麻的吊满了假人,罩着薄膜跟尸体似的,想想都觉得背心发汗……

我硬着头皮继续往前,从倒吊尸林的缝隙间小心穿过,避免触碰到那些假人。

它们被吊在这里不知道多久了,有些外边的薄膜都破损了,露出了里面的假人模型,斑斓又暗沉的光线下,看着就和真的尸体一样。

而且这倒吊风格,显然是西方的,我就愈发想不明白,这寺庙到底什么路子?搞得跟阴间秀场似的,真打算开发騩屋吗?

我越往里走,感觉就越不对劲,心头咚咚作响不说,连眼皮子都开始狂跳不止。

即使我尽力的避免和它们触碰,但或多或少还是会碰到少数。

还有些假人的手从薄膜里伸了出来,做得血淋淋的,一不小心勾住了我的衣服,乍一看直接吓一跳,就好像是被它一把抓住了一样!

这騩地方我是一刻也不想待!

前面吊着的尸林仍旧密密麻麻,不知道多远才是尽头,我捏了捏手心的汗,还是决定先返回再说。

在这里面总给我一种不安的感觉,而且越往前走这感觉就愈发的强烈,直觉有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它就在前面等着我!

我手上没有家伙,这又是在别人的地盘,为免节外生枝,还是老老实实的退回去比较好。

可意外还是发生了……

我刚转身走出没几步,忽然就感觉身后一股阴风袭来,同时心头一阵警铃大作。

当即,我本能的往左扑去,一个滚身稳住身形,再看我刚刚站立的地方,一具倒吊的假人拦腰断成了两截!

方才要是慢上半拍,恐怕现在被当场腰斩的就是我了……

我的心已经沉到了谷底,眼神冷冽的戒备着四周,身体状态紧绷的如同一头猎豹。

“藏了这么久,终于还是忍不住动手了吗?”

显然,先前那个卫衣男是故意把我进通道里来的。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刚才我要是选右边的岔道,应该也会进入这个洞厅。

对方摆明了就是要在这里设伏,铁了心要把我除掉!

一击未得手,对方立马又隐藏了起来,并且没有露出丝毫破绽,绝对是个捕猎高手。

巨大的洞厅里幽幽的吹起了风,一阵一阵,那些密密麻麻的倒吊着的假人,全部都跟着一摇一晃。

我环视四周,全然没有发现猎手的踪迹。

敌在暗,我在明,眼下的状况对我非常不利,而且对方极有可能还带着一把大杀器。

我的目光落向那具被拦腰斩断的假人,断面平滑利落,绝对是把锋利的大家伙!

呜——

又是一声尖锐的破风声响,自上而下,从天而降,一把闪着寒光的开山刀,狠命朝着我的脑袋劈来!

我想也不想,立马又是一个滚身蹿了出去。

当!!

金石相交,厚重的开山刀重重的劈砍在了地面上,立时迸溅出一簇火星!

这一刀要是落实了,准得将我从头到脚劈个对半!

招招都要致我于死地啊!

眼瞅着又是一刀落空,那人提刀一转,一个纵身又朝我劈了过来!

只可恨我那绿沉枪没带,也不会什么近战技能,只能凭借着9倍的体质做被动的躲避。

这特喵太憋屈了!

全凭本能反应啊,只要稍稍慢上半拍,给他那架势挨上一刀,估计不死也得掉半条命。

借着那些倒吊的假人,我左支右突,完全做无序的闪避,并企图能靠这些假人拖延对方片刻。

可对方是铁了心思,不把我放倒决不罢休,那气势简直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只见他不断的挥刀劈砍,那些挡在前面的假人,一刀一个,势不可挡!

不过我也算是看清楚了,这就是那个卫衣男,他先前应该是借助这些倒吊的假人,一直躲在上面。

现在却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什么也不管了,只管追着我疯狂砍杀!

他瘦小的身体和手中硕大的开山刀完全不成比例,但他却丝毫不受影响,刀光霍霍,劈的是虎虎生风!

或许我应该庆幸的是,他好像也不会什么技巧,只是凭着一股子蛮力横冲直撞,动作永远只有劈和砍,不知疲倦似的重复着。

我深知这样下去绝不是办法,必须得想办法脱身才行。

但现在这里除了密密麻麻的倒吊着的假人,再无他物,没有任何可以充当武器的东西,这些假人连他一刀都扛不住。

稍加思索,我很快打定了一个主意。

先是故意卖了一个破绽,他果然上当,一记猛劈,挥刀直下。

趁他招式用老,我立马纵身跃起,借助一具倒吊的假人窜到了上面,一手抓着绳子,踩在假人的足底,算是一个落脚点。

绳子从上面垂下来,抬眼望上去,一片黑暗,根本望不到顶。只有一根根粗绳从黑暗中垂下来,栓住一个个假人的双足脚踝。

先前那卫衣男就是躲在这上面,窥伺着我的一举一动,伺机偷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