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带血的黑金

“一点小事儿,说了你也帮不上忙,记得帮我搞定老师就行了。”

唐宋拍了拍李秋生的肩膀,投以真诚的微笑。

“咱们还说这个就有些没意思啦,你放心吧,有我在你就不会翘课。”

李秋生拍着胸脯保证之后,唐宋才偷偷的离开了学校。

平西省是华国的能源大省,几乎一半的黑金就是产自这里。

唐宋这次来,一是为了盘活服装厂扩大规模,而是看看能不能也在这里寻找新的商机,然后一举将周军亮的罪恶家族吃掉。

当然首要目标就是周军亮家族的那片领域,当唐宋来到这里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石头山。

看到一个赶着山羊的老伯,手里挥着鞭子,不时地从嘴里低吼几声,山羊就像是他的士兵一样听话。

“老伯,打听个路。”

唐宋自来熟的走到老伯面前,首先给放羊人递上一根烟,并且给他点上之后,局面立刻就被打开了。

“你这后生真不赖,有啥子事儿就说么。”

放羊人一脸的沧桑,堆满褶子的皮肤上似乎在诉说着这里艰苦的环境。

“老伯,咱们这儿不是产煤吗,挖的煤都卖到哪儿了呢?”

唐宋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这煤块块全都运到焦炭厂嘞,就是你们城里人说的那个土焦,闷在土坑里,然后在卖给你们城里的炼铁厂子嘞。”

放羊人吸了一口烟,还不停的说这烟好,劲儿大抽的够味儿。

唐宋一看就明白放羊人的意图,直接把兜里剩下的烟盒直接塞给了放羊人。

“用得着那么多的焦炭吗?”

唐宋心里盘算着,那个年代还没有到后来华国一个省的产量,就可以比得上世界产能的时候,所以那么多的黑金肯定还有其他用途。

“这个俺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还有就是卖给发电厂,他们也是大户。”

放羊人好像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你再问什么他也说不出来。

“那行吧,老伯你知道周家的煤矿在哪儿吗?”

唐宋自称是周军亮的同学,说托周军亮过来看一下家里的情况。

“周瓜皮,你咋不早说嘞,给你的臭烟,谁稀罕嘞。”

放羊人一听唐宋和周军亮有关系,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就好像和唐宋有杀父之仇一样。

不但把他刚才送给自己的烟扔了回去,还嘴里不干不净的骂骂咧咧,然后头都不回的就赶着羊群离开了。

这一下子就让唐宋名白了,看来这个周家在这里并没有民意基础啊,只能说明他们为富不仁,欺压乡里,鱼肉老百姓。

这对唐宋来说绝对是好机会。

顺着山坡下去,在翻过一个高坡,在山脚下就坐落着一个宁静的小村子,距离村子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处矿井。

唐宋看着距离不远,可是脚下却走了很久,很辛苦的才走到小村子前,人还没有进去呢,就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哭声。

“你们这些天杀的,我孩子他爹啊,就这么的没了。”

顺着哭声,唐宋看到那是一个年龄大约三十来岁的女人,蓝色碎花的褂子被浆洗的都褪了色,裤子更是补丁上罗补丁,都这个年代,山区还有这么贫穷的人。

瘦弱的身子骨,显得有些弱不禁风,特别是那张蜡黄的脸,一看就是营养不良造成的恶果。

“他嫂子,别哭了,没用的,这些人是不会给你补偿的。”

放羊人有些不忍心,放下了赶羊的鞭子,想要搀扶起来这个可怜的女人。

就在这个时候,睡着的孩子也哭了起来,唐宋这才发现在襁褓里面,还包裹着一个可怜的孩子。

这么小的孩子就没有了爸爸,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唐宋就忍不住了,眼泪止不住的滚落下来。

而那个女人显得有些麻木,只是机械的看着风中痛苦的娃娃,毫无表情的抱起了孩子。

“还我孩子他爹,你们这些畜生。”

女人还想站起来去评理,却被那个放羊人拽住了。

“他嫂子,没用的,周瓜皮就是喝人血吃人肉都不吐骨头的害人精。”

“走吧,回去吧,这次一共死了仨,造孽啊。”

难道是又发生矿难了吗?

唐宋迅速地翻找着上一世的记忆,好像这些带血的黑金确实存在,但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血腥。

“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周瓜皮在山那边的县城里。”

放羊人看到唐宋走了过去,立刻就把他归为周瓜皮同类人了,一双眼睛里面充满了报复的戾气。

“大哥,你误会了,我其实不是周瓜皮的朋友,我是记者,前来暗访这些矿难的,希望你们如实告诉我,也好把那些害人精绳之以法。”

唐宋对失去亲人的女人表示哀悼,但也点燃了他们生活下去的希望。

“大兄弟你说的都是真的?”

女人止住了哭声,目光放在了不远处的一个石头房子里。

“那是什么地方?”

唐宋问道。

“周瓜皮的据点。”

放羊人告诉唐宋,那里是专门给旷工开工资的地方,住着的都是周瓜皮的人。

这次女人给死去的丈夫讨说法,就是找他们。

“抚恤金一点也没有给。”

女人的眼泪好像已经哭干了,无奈的说道。

“为什么?”

唐宋很不解的问道,在没有人性,起码也得给点人到补偿吧。

“他们说人没有找到,就没有来上班,让我们先找到人才能拿补偿金。”

女人说到这样的话的时候,再也没有刚才波动的情绪,而是眼神茫然,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这也是人说的话?

唐宋都被气坏了,这些黑心的矿老板,连畜生都不如。

“他们一定是害怕被举报,所以才会这么做。”

唐宋分析说。

“你是大记者,你去帮帮她吧,一个女人带着个吃奶的娃,有没有收入,男人也死嘞,你让她怎么活吗。”

放羊人是一个心地善良的老伯,也在为女人说好话,想让唐宋伸出援手,哪怕要回来一些抚恤金也好。

“那几家的家属在吗?”

唐宋望着孤寂的矿井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