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开辟新领域

“那两个人不是咱们本地人,听说是寺串省的,家属是谁都不清楚,也就不了了之了。”

放羊人看来对这些事情很了解,毕竟是本地人吗。

这就不好弄了,只有一个人的话,势单力孤,一个寡妇有没有什么见识,这也是他们敢这么干的原因。

唐宋也知道只能利用媒体的力量,来把这件事无限的放大,才有机会把周瓜皮绳之以法。

了解了基本情况,才知道里面的内幕有多么的可怕,这已经不是第一起类似的事件了,这些年来已经发生了多起惨绝人寰的矿难。

而死者的家属不是不知情,就是被周瓜皮狠心的赶走了,几个穷苦的山民而已,还掀不起来大风大浪

周瓜皮欺负的就是这些人没有文化,不知道怎么维护自己的权利。

“这样吧大嫂,我给你写一篇稿子,把这里发生的事情记录下来,然后你带着孩子就去诉苦,到平西省的省城诉苦,让更多的人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

唐宋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了,不过按着他当年的记忆,这些已经足够了。

阴暗的总是惧怕阳光的吧。

唐宋首先给可怜的女人提供了路费,还给了孩子奶粉钱,这让女人对眼前的这个陌生的大男孩很感激。

“大兄弟,嫂子谢谢你了,这辈子都忘不了你的救命之恩,我可怜的孩子有救了。”

女人手里攥着钱,激动地感激着唐宋。

“别这么说嫂子,这个你拿好了,里面全都是举报周瓜皮的材料,这才是给你丈夫报仇的依仗。”

唐宋将他连夜写好的举报材料给了女人。

“大兄弟,你好是做到底,带着母子俩一起走吧,你让他们找也找不到地方去。”

放羊人看着无助的娘俩也是不忍心,都是周瓜皮太不仁义了。

“嗯,行。”

唐宋想了想,觉得也只有如此了,便带着可怜的娘俩一路乘车来到了平西省的省城。

首先他们将这份材料投给了专门设置的举报箱,然后又带着女人来到了报社。

“嫂子,我不能和你一起进去,我就在外面等你吧。”

唐宋在事情还没有确定之前,觉得不能够暴露自己,免得给亲人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毕竟周瓜皮的势力也是很大的。

女人带着一个尚在襁褓里的孩子,都不用伤心就能立刻引来人们的同情心。

报社的编辑听说了这件事儿之后,也是一个个都被气的鼓鼓的,他们发誓一定要用手中的笔,化为利剑,将那个所谓的周瓜皮送进他应该去的地方。

事情经过报社的发酵,很快的就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的反响,甚至是惊动了上面的人。

他们没有想到在平西省还有这种无法无天的败类存在。

上面的人震怒,对社会的影响太大了,必须要给底层的人一个交代。

于是乎上一世的故事提前在这个时代上演了,周瓜皮还不知道咋回事儿呢,就被抓了起来。

一调查事情完全属实,犯罪证据确凿,什么也不用说了,直接宣判,平复带来的社会波动。

这一切的发生和结束都是那么的快,这也是为了尽快的给社会一个交代,抓了周瓜皮的典型,不但重判还要速判,用后世的话就是稳准狠。

如今周瓜皮倒了,他曾经的产业还在,只是都被查封了,等待着清偿企业债务。

唐宋抓住这个机会,在拍卖矿井所有权的那一天,也来到了拍卖会现场。

“同志们,这次拍卖的是平西省南坡村煤矿所有权,有意竞拍的同志请按着流程竞拍。”

主持人也是寥寥数语,毕竟走的都是官方的程序,不像民间的竞拍玩的都是套路。

九零年代的黑金还是有很强的竞争力,如果能够拍下来的话,就相当于在挖钱一样。

唐宋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也许是因为周瓜皮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平西省的那些煤老板们都唯恐避之不及,随便把他们拉出来一个,没有一个是干净的。

这也给了唐宋机会,他不着急的坐在了竞拍现场,等待着机会的到来。

主持人宣布竞拍开始之后,现场一度冷场,几乎没有任何人竞拍,眼看着就要走入流拍的程序了。

唐宋这才举起了牌子。

这可是被上面的大人物关注的竞拍现场,没有竞拍者多尴尬啊,主持人都感到很担心,手心里攥的可都是汗啊。

忽然看到唐宋举牌后,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高兴的差点蹦起来。

其他人也只不过是看了看,都开始了摇头,好像唐宋拍下的不是矿井,而是霉头一样。

白菜价,真的是白菜价,如今的唐宋也算是有产业的人了。

拿下了这座矿山,也意味着他的财富开始像滚雪球一样,即将一飞冲天。

当时主持的领导自然是要勉励几句,让唐宋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矿主。

唐宋当然也要配合表态,首先就是要注入资金,整改隐患,然后在投入生产,安全第一预防为主。

第一桶黑金挖出地面的时候,唐宋激动地小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这就相当于看到钱了,而且还是源源不断的钱从地下流出来。

“王兵,我需要在社会上招聘专业的井下作业安全员,你的战友里面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在关键的职位上,唐宋还是喜欢使用自己人,或者是让自己放心的人。

王兵复员军人的身份,让唐宋感觉必须要利用一下,开发一下王兵的资源。

毕竟这家伙当年可是在北疆的建设兵团服役的,那里面有太多的专业人才,特别是这种特殊工种的专业人才。

“老板,您这算是找对人了。别的我王兵不敢保证,井下作业这些工种,绝对的没问题。”

王兵也不是吹牛,他的很多战友都曾经在北疆著名的黑金矿层干过,拥有实战经验,而且他们现在大多已经复原,也是面临着生存的压力。

“那个什么王兵能不能尽快的帮我安排这件事。”

留给唐宋的时间不多了,骨干力量必须尽快的落实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