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善有善报

“老板放心,我尽快的帮着您联系,也就是这几天吧。”

王兵放下电话,一刻也不敢闲着,立刻就和往日的战友联系起来。

唐宋也知道往往有很多事儿都是碰运气,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平西省的事情基本上搞定,可是却又生出了很多的烦恼,都是干黑金买卖的,也有鄙视链。

他们最瞧不起的就是唐宋这样的老板,既不是当地人,又没有过硬的关系,只是靠着运气捡漏从倒霉的上一任老板手里接手现成的买卖。

这也给唐宋带来了不小的麻烦,首先,黑金从地下挖出来了,很多生产土焦炭的厂子根本就不收他的货。

平西省用铁锨随便挖都能挖出来黑金,别人家也有,为什么要得罪人收你的东西呢。

如果你想运到邻省或者更远的地方,运输成本又让你失去了价格优势,还是竞争不过那些大矿主。

这分明就是想挤兑唐宋,让他还没有发展起来就被扼杀在摇篮之中。

如果想要活下去,就必须扩大规模,或者增加下游产业,形成一条成熟的产业链,但是这么一来就必须要追加投资,成本也会大幅攀升。

对于目前的唐宋来说很难完成,他现在的资金流也不是很顺畅,随时都有被切断的危险。

也许是心事重重,唐宋一个人漫步在街头。

“老板,有件事不知道能不能说。”

王兵很客气的和唐宋打过来了电话。

“王兵你的效率很高啊,这么快就帮着我联系上你的战友啦?”

唐宋正发愁呢,王兵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这让他感到很开心。

“不是老板,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战友现在是一家发电厂的外购经理,遇到了一些麻烦。”

王兵说道。

“你说什么,发电厂?”

这让唐宋眼前一亮,火力发电厂肯定是要黑金发电的,这么一来岂不是自己发愁的销路问题就能完美的解决了。

“嗯,是一家发电厂,他们最近进的黑金有问题。”

王兵告诉唐宋,因为发电厂只是简单的燃烧黑金,靠着燃烧提供的热能来推动蒸汽机产生的动力发电。

所以对黑金的要求并不是很高,都是用的质量最差的黑金,哪怕是里面掺杂了很多的石头都无所谓。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法的供货商想赚取更大的利润,就给黑金里面掺进去了几乎一多半的煤矸石。

煤矸石看上去和黑金差不多,可是却不能燃烧,就是一种石头。

这就让发电厂损失很大,热量达不到,动力就不足,发电量就上不去,然后企业就没有效益,这样一来就形成了一个死循环。

“可是这样的话,咱们家的黑金质量都是上乘的,用来发电的话,有些大材小用,发电厂也不可能给我们高价。”

唐宋听明白了也是发愁,卖不上高价不说,还得产生大量的运费,这些都是目前他难以承受的。

“是这样的,我的战友被骗了,如果被领导发现是他的能力不足的话,一定会把他撤职的。”

王兵担忧的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就是让咱们上乘的黑金和那些质量差的混掺在一起,然后因为咱们的热值高,所以就看不出来了。”

唐宋的脑子转得很快,这倒是一个帮助人的办法,但是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呢?

“嗯嗯,老板只要咱们帮了我的战友,他答应一定会帮您想办法销售黑金的。”

王兵听明白了唐宋的意思,现在干什么不都是互利互惠的吗,双赢那才是最好的合作。

“可以,那就这样吧,反正咱家的黑金挖出来也是堆着,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唐宋本着多个朋友多条路的想法,就同意了王兵的请求。

再说了那家发电厂就是平西省的旁边,实际上和自己的煤矿也就隔着一座山,直线距离还没有十公里。

运输成本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大,把货物卖过去,虽然赚不了几个钱,但是人脉才是最关键的。

货发出去了,唐宋确实也没有收到多少钱,闲着无聊就准备回学校,毕竟现在还没有路子,总这么耗着也不是一个事儿。

在火车站候车厅,唐宋闭着双眼闭目养神,心里也在盘算着未来的发展计划。

“请问,你就是唐宋吗?”

忽然面前站着一个中年人,穿着也不是很讲究,虽然是一身西装,但是并没有打领带,里面的衬衣还是秋衣,看样子就和外出打工的农民工没什么区别。

“嗯,我是唐宋,您哪位?”

唐宋睁开眼睛,打量了一下对方,根本就不认识。

“哎呀,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

那个中年人很热情的握住了唐宋的手,这种自来熟的感觉,到是吓了唐宋一跳。

“咱们没见过面吧?”

唐宋还以为是周瓜皮的余孽,来找自己报复来了呢。

“不是,我叫王朝阳,是焦化厂的厂长,王兵的战友许常杰介绍来的,现在我们急需上等的焦煤,听说您那里生产的都是焦煤。”

王朝阳投向了期待的目光,热情的看着唐宋。

黑金一般分为气肥焦瘦四种,炼焦用煤必须是上述四种煤的组合,按着一定的比例配比,生产出来的才是上等的焦炭。

缺了任何一种煤种都不能炼制完美的产品,如果空置焦炉的话,那么无形中就是一笔巨大的浪费。

而且这个许常杰不就是唐宋刚刚帮助过的那个发电厂的经理吗。

“平西省不都是煤矿吗,为什么来找我?”

唐宋不可思议的看着王朝阳,总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不会是给周瓜皮报仇的吧。

“哎呀,唐老板你是不知道啊,我算是被那些矿主给坑哭了。”

王朝阳一说就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啊。

这附近的矿主基本上都和周瓜皮差不多,不但刻薄的对待手下的员工,更是对客户坑蒙拐骗,用大量劣质的煤种来欺骗客户。

王朝阳就是深受其害,生产出来的焦炭几乎都是废品。

“原来这样啊,那咱们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