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这才是富二代

唐宋都没有想到天上真的会掉馅饼,本来以为没有希望了,只是自己一个善举,就换来了一笔买卖。

而且还是这么关键的销路问题。

“唐老板,你的产能我们焦化厂完全可以消化,咱们最好能够签订一个长期的供货合同,你看怎么样?”

王朝阳也是怕了,那些地头蛇没有一个是好惹的,强买强卖不说,还质量不过关。

更主要的是唐宋可是许常杰介绍的,还帮助许常杰渡过难关,无论是情分还是人品唐宋都没的说。

“那感情好,我也有这个打算,咱们也算是精诚团结,合作愉快吗。”

唐宋怎么能够放过这个机会呢,只要焦化厂不倒闭,他的煤矿就不发愁销路问题。

不过倒闭又怎么可能呢,这可是华-夏国制造业高速发展的年代,未来二十年都是房地产高速发展的时期。

那么无论是直接的钢铁产业,还是相关的下游产品,都离不开焦炭的支持。

炼铁的第一道工序就是炼焦,所以投资黑金也算是误打误撞,坏事变好事了。

“唐老板,要不这样,咱们先去我的焦化厂参观一下,也让您有个直观地了解。”

王朝阳邀请唐宋去他的厂子看一看,这也是在让唐宋放心,他绝对没有欺骗合同的意思。

唐宋也正好想进一步的了解相关产业,来判断是不是需要扩大产能问题,于是就欣然前往。

两个人出了火车站,坐上了王朝阳的三码子的后兜里。

王朝阳看到唐宋不由得撇了撇嘴,笑了起来。

“唐老板你还别瞧不起我的座驾,俗话说入乡随俗,一会儿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王朝阳也不解释,开着三码子朝着焦化厂飞驰而去。

一出了车站的控制范围,立刻进入了平西省的主场,几乎全都是起伏的山脉,虽然不算很高,但是都是一些大土坡。

汽车来了还真的玩不转,也就是这种土生土长的三码子,才能在这种狭长的山路上应付自如。

“唐老板,现在你知道了吧,咱这才是最适合的,物竞天择吗。”

王朝阳和唐宋同时笑了。

一进了王朝阳的焦化厂,唐宋就是眼前一亮,四座五十孔的大型焦炉正在冒着黄烟,一派热闹非凡的场面。

“我们生产的机焦,质量好,很受客户的欢迎,副产品更是印钞机,不像那些土焦炭,不但浪费资源,还污染空气。”

王朝阳说的一点也不夸张,副产品里面有大量的苯族产品,一吨就是几十万的利润,所以很重视焦煤的质量。

因为绝大部分的衍生物都是从焦煤和肥煤气化出来的,而平西省大多数都是肥煤和瘦没,焦煤只有少数的矿脉里面才能找到。

而唐宋开发的矿井就是为数不多的几个焦煤产地。

这也是为什么王朝阳非要和唐宋拉关系的原因之一,如果还是那个周瓜皮的话,可能王朝阳也没有办法,只能忍气吞声的接受周瓜皮的盘剥。

这也是上一世周军亮嚣张的一个原因,他家里的焦煤不愁卖吗。

“王厂长,看了你的焦化厂,对我的触动很大呀,我回去一定稳步扩大生产,保障你的稳定供给。”

唐宋也是信心大增,有了这么一个下家,自己还不是生产多少卖多少。

“好,那咱们就签合同吧。”

也许这一切来得太快,唐宋回到了大学校园的时候,还觉得自己做了一梦。

“我噻,这是谁啊,都快期末考试了,你还知道回来呀?”

白志华看到唐宋的第一眼就是调侃。

“哪有那么严重,期中考试还没有举行呢,就期末考试啦。”

唐宋翻了一个白眼,这个白志华说起话来永远都是那么夸张。

“唐宋你小子终于回来了,害的老子也不能去网吧了,天天给你喊到,你说怎么补偿吧。”

李秋生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再也不用天天守在教室里替唐宋喊到了。

“待会儿我请你们吃饭,咱们不去食堂,出去找一家大饭店,好好的谢谢兄弟们对我的关照。”

唐宋笑着说道。

“算你有良心,你以为靠给李秋生就算完了,老师们都贼着呢,要不是宿舍里的兄弟们分开了时间段替你喊到的话,你小子的积分早就被老师扣完了。”

楚明辉以功臣自居,好像这些功劳都是他一个人似的。

“嘿嘿,啥也不说了,我先有点事儿,一会儿校外的东来顺见,你们谁也别想开溜啊。”

唐宋心里还惦记着许梦瑶呢,来到了学校许梦瑶让唐宋也学着低调,所以两个人都没有使用大哥大。

那年头在校园里玩着大哥大,也太扎眼了,哪怕是校长也是刚刚混上那东西。

“得了吧,少来这一套,你以为这么说我们就会不好意思啦,这次就是狠宰你一顿,看你还折腾兄弟们不啦。”

赵志刚不客气的挥着拳头,告诉唐宋,他们这一次没准备要手软,等着挨宰吧。

“得嘞,一会儿东来顺,咱们不见不散。”

唐宋搞定了平西省的黑金,心情愉快,才不会在乎这么一点小钱呢。

他几乎是一路小跑的朝着许梦瑶的宿舍奔了过去。

可是刚刚来到女生宿舍那里,就傻眼了。

唐宋看到周军亮正在纠缠着许梦瑶,烦的许梦瑶都快疯了。

“瑶瑶,怎么了,心情不好吗,你告诉我,谁要是惹你了,我教训他们去。”

周军亮不管许梦瑶怎么躲闪,都会像一只讨厌的苍蝇那样围着她身边转。

唐宋这个气啊,周军亮不知道他爹一家被抓起来了吗,恐怕被‘墙壁’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吧。

“周军亮,你家里出事儿,你不知道吗?”

唐宋暴喝一声,就是为了给许梦瑶离开的机会,暂时摆脱了周军亮的纠缠。

“又是你我家出事儿管你鸟事。”

周军亮一看唐宋,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每一次泡妞的时候,都能看到他。

“额,你爹不是……”

唐宋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死了才好呢,家里的钱都是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