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需要我跪吗?

离开血州之后,林风来到雷州和血州边界的一处地点。

这里十分荒芜,附近没有什么超级势力。

“系统检测到双龙镇叶家中有气运之子出现。”

一位身形挺拔,面貌俊美如妖的男子独自伫立在一处山野之中。

前方一个小镇若隐若现,想必那就是双龙镇了。

可惜了,这气运之子还是干不过自己这个开挂的。

林风步伐轻动,走向了双龙镇中。

双龙镇的一处祠堂。

众位双龙镇的大人物都积聚在此处,他们面上都带着敬畏的神色。

在这金光灿灿的神像前,端立着三名华衣严肃的男人,他们分别是三大家族中的长老。

他们满心诚恳的看着眼前的佛像。

在双龙镇中,这祠堂中的神占据了极为宏伟的地位。

立身在这一群人中林风面上全然是玩味。

他的眼神中没有任何的尊重之情。

这双龙镇的人所祭拜的“神”分明是魔主的七弟子。

魔主的弟子所练之道各不相同,这七弟子修的正是香火之道。

哪里还有师傅拜徒弟的说法?

为首的叶家家主向前了走了几步,在神像面前的香炉中点燃了三炷香。

白烟袅袅漂浮。

随即,一道大喝响起。

“拜!”

在这庞大祠堂中瞬时倒下了一大片,然而在这一片跪倒的人之中,一名男子挺直着身板格外的扎眼。

位于前排的叶家长老双目一怒。

这小子居然敢侮辱他们的神像?这在双龙镇是最大不敬的!

他先用气息透去探查一番,眼中更是一片鄙夷之色。

连修为都没有,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凡人而已。

“我乃是叶家长老,见到神像之前,尚且需要弯腰屈膝。为何你见神不跪!”

那犹如洪钟一般的声音,传荡在祠堂之中,跪伏的所有人都不由得侧目看向了那在场上突兀的年轻人。

“此人真是大胆!胆敢不跪拜神明?”

“一介凡人而已,真当自己是天王老子?”

祠堂的众人皆在声讨林风。

林风却是平淡一笑,眼神淡漠的撇了眼那尊高高在上的神像。

哪里还有师傅拜徒弟的说法?

“需要我跪吗?”

叶家长老已经气得全身发抖了。

这个狂妄的小子,居然还敢发出如此狂言?

就在他想要上前好好教训这个不知礼数的小子一番的时候,一声巨响在耳边炸开。

所有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神像!”

有人长大了嘴巴,颤抖着手指向了那尊神像。

众目睽睽之下,那尊神武非凡的神像居然坍塌了。那处已然成了一片废墟。

在场的人皆是唏嘘一片,眼中露出了惊恐。

这可是那位香火之尊的神像!曾经有魔物在这神像面前对他不敬,但是直接被摧至灰飞烟灭了,而那尊神像却丝毫未损。

这是何等的威力?

而如今,不过这位青年的一句话居然就让那威力无穷的神像毁了……

亲眼见证这一切叶家长老已经瞪大了眼睛。

这位少年分明就不是普通人!

方才是他眼拙,居然将这样一位神通人物当作了一名惹是生非的凡人,真是罪过。

“前辈,是小的眼拙了,居然唐突了仙人!”

一向盛气凌人的叶家家主在林风面前,此刻显的十分卑微。

知道他刚才的一手已经威慑了这叶家主,林风面上露出笑容。

只见这位出手非凡的年轻人随意的挥挥手,面上带着云淡风轻。

“不用放在心上。”

幸好幸好,这位前辈没有计较。

叶家家主瞪了一眼身旁的长老。

差点就为他们叶家招来了一场大祸!

不过这等人物为何要他们这区区双龙镇?

叶家家主眼中露出了疑惑。

“前辈来这双龙镇中为何,可要我叶家效犬马之劳?”

要的正是你这句话。

林风淡然道:“云游到此地,正想找个地方歇息。”

叶家家主一听,乐不可支。

他小心翼翼的撇了一眼这位前辈。

要是他叶家能够巴结上这样的大人物,以后也有个靠山。

“前辈要是不嫌弃的话,不如去我府上休息吧。”

于是,林风便跟着叶家家主一齐离开。

而剩下的人则是一脸懊恼,没有想到居然给这叶家占到便宜了。

在路上,叶家家主就立刻派人回到族中,大摆筵席,为林风接风洗尘。

在叶家演武场上。

“此时正是正阳之时,此刻修炼事倍功半。”

叶家的一位长老正在教导眼前的叶家弟子。

面前的叶家弟子所有人都在认真运转体内功法。

而在最角落之处,叶良双目紧闭,额头上冷汗直流。

“啊!本座不甘……”

叶良感觉自己的脑子被根棍子插进入搅动了一番。

“本座?叶良你莫非是糊涂了不成!”

“估计是做梦呢!”

“叶良,梦中梦到什么,说来听听。”

周围的叶家子弟,皆是嘲讽不已。

双龙镇,叶家。

三年前,陨落的天才。

无数记忆涌上了心头。

我竟然重生了!!!

叶良心中震动,想不到我飞尘帝君也有重生之日。

前世那残血妖尊趁我虚弱之时偷袭,导致陨落。

这一世,有了前世的记忆,想要重新站立在此世巅峰岂不是易如反掌!

想到这里,对于周围的族人皆是睥睨的神色。

夏虫不可语冰,燕雀焉知鸿鹄之志!

“肃静,叶良!莫要在此做跳梁小丑这影响大家修炼,出去站着!”

叶家长老神色一凝,面目不善地说道。

看到长老这幅神色,那些叶家子弟皆是闭上了嘴。

“长老,叶良必是有所苦衷,这一次先放过叶良吧!”

一道轻柔的声音传来,长老心中的怒火已经熄了三分。

开口之人是叶家的天之娇女,叶柔婉。

“既然婉儿开口求情,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长老冷哼一声说道。

“叶良,你没事吧!”

叶柔婉担忧地问道。

“无事,柔婉今日过后我叶良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废物。”

叶良心中一阵暖流涌上心头,意气奋发地说道。

沉寂这三年,唯有叶柔婉依旧待他如初。

“你这是说什么啊!叶良莫非你的天赋回来了不成?”

叶柔婉听到叶良这称呼,面色一红,连忙转移话题。

“柔婉,你放心吧!我的天赋不仅回来了,而且还更上一层楼。”

叶良见到叶婉柔这副模样,心中更加怜爱眼前之人起来。

能够在落魄之时,也能保持真心不变,绝对是真情实意,叶良并非忘恩负义之人。

“叶良,你还在想着三年前,算了吧,过去的都过去了。”

旁边坐着的叶家子弟忍不住开口讥讽说道。

而顿时间哄堂大笑起来。

“叶良,你给我滚出去。”

长老见到叶良依旧不思悔改,朝着叶良吼道。

叶良一起身,冷漠地在场的所有人,只在叶柔婉处眼中带着丝丝柔情。

叶良心中没有丝毫生气,他曾经也是一方大能。

如今在座的这些人,只是蝼蚁罢了。

本帝可不会在乎蝼蚁的叫嚣。

叶良直接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