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抢气运之子的女人

“小姐小姐,快点长老让你到大堂去!”

看着身边的小丫头燕儿满脸羞红的模样,叶婉柔眉目中皆是疑惑。

“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燕儿含情脉脉的看着空气中的某个方向,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

“咱们的府上来了一位贵客。”

想起那位贵客风流倜傥的相貌,胸口就是一片小鹿乱撞。

贵客?

叶婉柔眼波流转,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叶家在这双龙镇中已然算的上名门贵族,能让叶家家主十分重视的人物……

“好。”

主仆两人便走向了大堂。

这时,大堂上已经是一片鼎沸。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圆桌上最上座的一名年轻的男人。

匆匆来此的叶家子弟们都分为好奇的看着那名十分陌生的年轻人。

这个男人看着年纪如此轻,但是却能让叶家家主奉为上宾,这说明其身份尊贵。

“来来来。”

叶家家主面色红润,正为林风布菜。丝毫没有理睬在底下的小辈们目瞪口呆的神色。

“林前辈,这是我们双龙镇的特产……”

林风正襟危坐,俊朗的面容上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家主客气了。”

看着林风这幅波澜不惊的样子,叶家家主手臂一怔,接着转了转了眼珠,看向了正赶来的叶婉柔。

对了,还有婉柔。

漂亮的美人自然会引得像林前辈这种强者的青睐。

叶家家主掩着脸,轻轻咳嗽了几声。

“婉柔,快点过来。”

叶婉柔迟疑的抬起了眼,正好对上了那名年轻男人深邃的眼神。

不知道为何,她的心中磕噔一下。

“是。”

叶婉柔缓步上前。

美女步伐款款,一身白色长裙衬着更是肤若白雪。

几乎在场所有男人的眼神都在这叶婉柔的身上。

不过林风倒是对叶婉柔没什么感觉,再漂亮的女人,比起三娘来说,还差点。

现在,他只想找到叶家的气运之子!

林风面上淡淡一笑。

“坐在林前辈的身边,为林前辈布菜。”

叶家家主十分理所当然道。

他满意的看到林风的眼神聚焦在叶婉柔的身上。

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

若是婉柔能够帮他叶家拉拢到这样一位大人物……那他叶家赔上一位天之娇女简直血赚。

“林前辈,请。”

接受到叶家家主的示意,叶婉柔身形有些僵硬,但是很快又平静下来,行云流水的为林风倒满了酒水,接着开始为林风夹菜。

看着那长袖中时不时裸露出的一截玉臂,林风眼神一暗。

“谢谢,叶小姐。”

拂面而来便是男人身上独有的气息,叶婉柔抿嘴。

“无事。”

叶婉柔有些触动。

面前的这位年轻的公子不仅长相尚佳,并且举手投足都带着一股贵族气质。不过初次见面罢了,他便对这位林前辈心中多了几分好感。

众人看着这郎才女貌的场景,面上都是感叹和羡慕。

然而,在座下一束阴暗的目光犹如锋锐的匕首死死的刺向了座上的林风。

该死!这个男人居然和婉柔距离的这么近。

座下叶良握紧了拳头,脖子上隐隐有青筋暴起,看的出十分的愤怒。

他明显看出了这叶家老东西的意思,分明是想要用他的婉柔来拉拢这个林前辈。

“叮,检测到气运之子。”

“气运之子:叶良气运值:1000气运模板:大能重生”

林风脑海里面,立马浮现出了叶良的相貌。

嗯?

他就是气运之子?这个叶婉柔是他的青梅竹马?

林风的嘴角突然勾起笑容。

开始对叶婉柔的服务热情起来。

“婉柔和这位林前辈真得是郎才女貌。太相配了吧。”

一名长相可爱的女子羡慕的看着座上的两人。

“那是当然。这位林前辈肯定大有来头,婉柔不仅长的好看,修炼天赋还过人……”

听到此话,叶良只觉得心中十分的气闷。

砰!

叶良直接将手中的杯子摔在了地上,丝毫不管所处的地方是大堂。

这身尖锐的摔杯声很快引起了四周的注意。

“叶良,你在干什么?”

身边的一名同宗的子弟一脸鄙夷的看着叶良,显然他没有想到这叶良这么能闹腾。

刚才就突然在演武场上发疯,被长老斥责一番之后,还不知悔改直接离开,没想到现在还在大堂上发癫。

“脑壳坏了呗!哈哈!”

一道嘲讽声响起,在场皆是轰然大笑。

这个在三年前被叶家奉为天之骄子的男人也被岁月磨练成为了一名废柴。

“叮,叶良受怒,灵魂波动严重,气运值下降100。”

灵魂波动?这叶良作为大能转世,竟然如此容易动怒,应该是大能之魂和叶良本体魂魄融合没有完全。

眼下,因为叶婉柔,使得叶良本体的魂魄,产生了极大波动?

这就是叶良的破绽!

“宿主第一次打击气运之子,奖励神级剑法《星河落日剑》!”竟然是神级剑法!

林风内心一喜。

他之前使用过剑仙体验卡,有剑仙领悟,学习剑法,那必将事半功倍。

林风不动声色,喝了一口手边的酒,眼光若有若无在叶婉柔的身上打着转,他决定以叶婉柔为突破口,打击叶良,装作不经意地问:“此人是谁?”

叶婉柔此时正忧心叶良的处境,没有听到林风说的话。

而一旁的叶家家主十分惶恐地看了一眼林风。

“让前辈见笑了,这是我家族中一个不成器的弟子。”

说完,叶家家主冷厉的眼神看向了底下的叶良。

“闹事的给我出去闹!别在贵客面前丢人现脸!”

叶婉柔担忧的看着叶良。

她知道三年前叶良忽然从一介天才变得资质平平,让叶良无法接受。叶良一向又心高气傲。这家主又在大庭广众之下叫叶良难堪……

“叶小姐,还是小心点吧。”

林风看着已经已经撒了一片的酒水。用手扶住了叶婉柔纤细的手腕。

“哦哦,是。”

叶婉柔面上一红,连忙将手中的酒壶摆正。

而一直在台下关注着两人的叶良怒发冲冠。

“那我叶某便不打扰诸位了。”

叶良十分硬气的甩着袖子离开。

恍然不知,现在自己不过是叶家的一名普通的弟子。

“这……叶良是疯了吗?”

看着叶良离开的背影,有人长大了嘴巴。一脸的不可置信。

在座上的叶家家主脸上已经是一片黑云了。

在他会见贵客的日子,这叶良居然还敢甩脸子给他,真是反了天了。

“这位少年郎真是好气性。”

林风在一旁说着风凉话,说着眼神还撇了一眼叶婉柔。

女人不会一直喜欢一个横冲直撞,没有脑袋的少年郎。

只要他不停在叶婉柔的面前给这位“青梅竹马”立人设。他就不相信,这个聪明的女人会愿意自己的余生掉入这个“火坑”中。

“叶良……呵呵,我真是白养了他这么多年!”

叶家家主冷冷道。

叶婉柔一听此事就知道不妙,连忙帮腔。

“家主,叶良好像是因为最近练功有些投入,这才有些……神志不清,还请您饶恕他今日所为把。”

就在叶家家主欲要大斥叶婉柔时,林风却骤然发声。

“叶小姐说的甚是有理。左右也不过是一小事罢了。家主,还是不要追究了。”

叶婉柔有些诧异的看向了林风。

显然,没有想到这位看起来高高在上的前辈还会帮叶良说话。

面对叶婉柔诧异的神色,林风面上露出一笑。

小傻瓜,这不过是走进你心房的套路而已。

见林前辈都如此开口了,叶家家主只好作罢。

“既然,林前辈都这样说了。那我便饶过这小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