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禁术

听到家主收回了对叶良的处罚,叶婉柔送了一口气。接着感激的看着林风。

但是,林风却只是平淡的朝着她点点头。

见到林风这幅平淡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叶婉柔心中有些古怪。

虽然她不是一个张扬之人,但是她也知道自己的外貌算是上是数一数二的美人,在宗族中,很多弟子都喜欢对着她献殷勤。

然而,这样的相貌在这位林前辈的面前,却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

“叶家家主,不知道可否带我去转转您这后花园?”

后花园,增近感情的最佳场所……

这老头应该懂。

果然,这位擅长牵线的叶家家主眼中划过笑意。

“不如,我叫婉柔陪您吧。”

接受到叶家家主的命令之后,叶婉柔只好带着林风去往了后花园。

此时,天色昏暗,在遥遥的黑夜上点缀着几缕星光。

夜路静默,两人都没有说话。

“谢谢林前辈。”

最后还是叶婉柔打破了平静。

“哦?”

林风嘴角带着笑意看着叶婉柔。

“是为那位叶公子?”

叶婉柔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倒是有些羡慕那位叶公子,有着像叶小姐一样的美人惦记着。”

似乎是感叹一般,林风停驻在一株开的正好的月季面前。

叶婉柔身体一僵,不知道该如何回话。

忽而,耳边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声音。

接着一抹嫣红出现在了叶婉柔的面前。

这……

那朵花开的正好,鼻尖还有一丝清香。

叶婉柔神不知鬼不觉便接过了这株被折断的花。

“叶小姐去见自己想见的人吧。不必管我。”

“我们俩没什么关系,你跟他解释一下。”

林风看了叶婉柔手中的那月季花一眼,背着手便离开了。

他看出了这叶婉柔的心不在焉,与其让她想一个人,让她不断在心中美化叶良的形象,还不如让她好好的和那位心心念念的男人好好处一处。

叶婉柔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接着便回了神。

既然这位林前辈已经这么说了,那她便去找叶良吧。

只是没想到林前辈年纪轻轻,又如此大度……

在湖边,一名身姿俊秀的男子站立着,面色皆是愤懑。

他堂堂飞尘帝君也有这样卑微的一天,不过区区一名叶家家主胆敢侮辱自己?这样的蝼蚁根本就不知道在他面前站着到底是什么人物!

还有……

那名看起来高深莫测的年轻人……

他分明已经看出了这群人不轨的意图,他不会让他心爱的女人离开他的怀抱的。

他一定要变强!

叶良握紧了拳头,正当他转身的时候,骤然看见了一名美丽的女子朝他走来。

正是叶婉柔。

“你果然在这里。”

叶婉柔温柔的看着叶良。

她知道叶良只要心情不好,就会到这片湖前。

“婉柔。”

叶良大步向前,走近了叶婉柔的身边,眼中皆是深情。

婉柔是他在这落寞三年中,唯一给予他温暖的女人。

“今日,你还是冲动了。”

叶婉柔迟疑道,她不由得握紧了那朵花。

今日,要不是林前辈的话,依照着叶家家主的做事风格,一定会为难叶良的。

想到此处,叶婉柔心中对着林风又多了几分感激之情。

欲要一诉心中不快的叶良眉头一皱。

“是那叶家家主太过份了,居然要你去陪那个男人!”

他早早的就将叶婉柔看成了他的女人了,自己的女人怎么可能会让别人染指呢?

“婉柔,我……”

叶良想要执起叶婉柔的手,这时却发现了她的手中出现了一朵鲜艳的花。

不知道一见这花,他就觉得自己的头顶有亿点点的绿。

“这……”

“这是,林前辈送给我的。”

见到叶良问起了这朵花,叶婉柔解释道。

“我跟他没什么关系。”

居然是那个野男人送的花?

叶良立刻从叶婉柔的手中抽出,扔进了湖中。

“我给你摘更好的。”

同时,叶良在心中冷笑着。

这叶家家主侍奉的是什么大人物,怎么泡女人就送这么挫的花?

看着那朵花就这样飘进了湖中,叶婉柔眼中一暗,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叶良他性格好像变了,以前他是很憨厚,如今怎么这么容易暴怒?

叶婉柔突然想起林前辈,他那么大度,还让自己来安慰叶良……

叶婉柔有些心不在焉起来。

一间院落处。

林风双腿盘坐在床榻上。

在他的身后有一轮赤红的大日冉冉升起。

四周的虚空皆是扭曲着无数道的金光,剑意恐怖。

一种恐怖、强大的气息从林风的身躯交织弥漫而出。

瞬息之后,虚空中的金光稍稍黯淡,紧接着从林风的身后跃出一道如同金色长龙的剑光。

在这院子炸开惊雷之声。

恐怖的剑意滂湃如同山洪,笼罩四方。

在院落守卫的护卫们,面上皆是一片惊恐之色,双腿直颤。

那金色长剑在屋子中盘旋许久之后,才回到了林风的体内。

林风睁开了眼睛。

方才那动静,他已经感知到了。

不愧是神级剑法《星河落日剑》,不过修炼了第一层便有了如此动静。

越是往后,那威力定会无穷。

“叮!检测到气运之子叶良气运下降50……”

看来那朵花起了作用。

“叶良”心系叶婉柔,断不会不管旁人觊觎自己的女人。

林风嘴角擒着一抹笑意。

或许,试他剑法第一人的人选已经定了。

深夜。

一处破旧的房屋中,一个年轻人盘腿而坐,双目紧闭。

叶良脸上满是肃然。

在他身前是数道猩红的符咒,像是鲜血一般雕刻在地面上。

那数道符咒时而发出滚滚浓烟,带着丝丝缕缕邪恶的气息。

“禁罚褚境,结缘而向,囚虚显灵……”

叶良的口中一直在念叨着一些奇怪的咒语。

刺啦!

一阵凶狠好似野兽的吼叫声从那红色符咒中发出,闻者犹如鬼怪在深渊低吼。

“终于来了。”

叶良脸上浮现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他前世乃是一方大能,精通各种术法。

而现今他使用的便是一种召唤恶灵的禁术,这是最快弄死那个男人的办法了。

用自己体内的寿元作为交换,召唤出在虚界中最恐怖恶灵。

这样的恶灵一经召唤出,便会吞噬人的肉身和修为。

只要今晚恶灵去找那名男子……

那他可以保证,明日这位叶家的贵客便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呜吼!”

又是一阵阵的吼叫声。

紧接着,一大片浓烟从这团团的符咒中涌出,汹涌着朝着某个方向飞去。

在经过的地方,人们无一不面露惊悚的神色。就连熟睡的孩童都被惊醒,在那里哭叫着。

那团烟雾终于停在了一处房屋面前。

“呜吼!”

那团烟雾像是贪婪的恶犬一般,锁定目标后便冲进了屋子中。

哗啦哗啦!

屋子里外已经出现了狂暴的大风,还有一种血腥的味道,到处都弥漫着邪恶的气息。

就在前面!

在房屋中盘腿而坐的叶良睁开了眼睛,眼中竟然隐隐有猩红的火焰跳动着,浑然不似人类。

快点将他吞噬了!将他拖入虚界中,狠狠的折磨他!

接受叶良的命令之后,那团烟雾快速的越过了那轻薄的帘布。

黑色的烟雾已经蓄势待发了,它已经将自己撑开的满满的,只等着将床上那个男人吞噬殆尽了。

嗡!

林风眉心的剑型符文,猛地发光。

那些黑色的烟雾,直接烟消云散!

正在熟睡的林风突然睁开眼睛,目光疑惑。

“叮,检测到有人入侵,已被破除。”

有人入侵?是叶良吗?

林风嘴角露出笑意,想入侵系统爸爸,那可是把真魔主干翻的存在啊。

破!

叶良眼前忽然一片漆黑,脑壳犹如被人敲打一般,十分痛苦。

“呕!咳咳咳!”

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之后,地上满是鲜血。

“他竟然有护身之宝,能破解我的诅咒!”

“该死,灵魂波动的更强烈了!”

叶良面色铁青。

而另一边,林风得到系统提示。

“恭喜宿主,叶良气运值降低100,解锁新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