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再入牢狱

“小姐小心!”

一旁的陈叔连忙上前,护在赵汐儿的面前。

方才那神掌爆发出的威力实在是恐怖,他自诩在这座城池中已经难遇敌手了,但是没有想到眼下他就碰见这样的高手了。

难道,这里面是什么隐居的前辈吗?

陈叔面上皆是慎重。

鼻尖飘散着一股血气,追着赵汐儿来此的众人看到这一幕已经吓傻在原地了。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位大人如此恐怖,人还未出面,就将那数名实力不俗的弟子们全部都碾死于掌下。

“敢问阁下是何人?”

陈叔抱拳上前,满脸的尊重。

在这种强者面前,他还不敢放肆。

在背后的周天已经傻眼了,他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陈叔,这位可是浑月宗的一名实力强大的长老,听说已经是金丹境后期了。

然而,这样的人物都要拜服于那名男子的威名之下……

周天不甘心的握紧了拳头。

现在,只能依靠她了。

他的眼眸微动,看向了手腕上一串玉珠。

“你还不配知道前辈的名号。”

一道女声传来。

吱呀,门忽而被打开。

一张绝世美人的脸映入了众人的面前。

“婉柔,让他们进来吧。”

在房间中端坐着一名气质斐然的贵公子,抬眼之间带着漫不经心。

陈叔诧异的看着面前的这位年轻男子。

显然没有想到方才那威力无边的一掌,居然是这位小公子打出来的。

一直隐在陈叔背后的赵汐儿很快走了出来,看着地上手下的尸体,十分不满。

“就是你将我手下拍死了?”

林风懒懒的撇了一眼地面,已然是一片血肉模糊。

破虚神掌果然威力无比。

“是我如何?”

这小丫头动静闹得可不算小,在屋子中他都听到了。

还想要暴打他一顿?

想屁吃呢。

陈叔见赵汐儿还要和林风拌嘴,立刻将其打断。

“不好意思公子,是我家小姐失了分寸,这都是受有心之人挑拨而已。”

周天很快就被众人盯上。

周天一向波澜不惊的面上,此时却显得有些急促不安。

“凌霄宗掌教,我说的可对?”

陈叔给凌霄宗掌教施压。

凌霄宗掌教立刻附和着道:“不错,都是周天这小子挑拨的,来人将这小子给我重新关进去!”

“这不管周哥哥的事情!陈叔!”

看着周天被人拖走,赵汐儿满是焦急,但是她的手腕被一只如钢爪的手给禁锢着,根本就无法动弹。

“小姐,我们不应该干预凌霄宗内部的事情。”

陈叔不动声色道。

林风欣赏了一会儿周天被带走时狼狈的神情,又看向了面前的这个脾气暴躁的小丫头。

这么说来,这个小丫头便是和周天交好的一个女配?

“看什么看!”

碰见了林风饶有兴致打量的眼光,赵汐儿娇斥道。

这小丫头片子脾气倒是挺大的。

林风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陈叔惊悚的将赵汐儿拽到背后来。

“小姐,在前辈面前不得口出妄言。”

他们掌教就这么一个女儿。要是这位小姐被眼前这位高深莫测的公子给一掌拍死了,那他回去怎么交差?

“小姐天真烂漫,不碍事。”

林风摆摆手。

他还不至于和一个小丫头片子计较。

陈叔恭敬的弯腰,同时眼中闪过了一抹精光。

“多谢前辈宽宏大量,不知道前辈怎么称呼。若是前辈不嫌弃的话,下次大驾光临混月宗,我们好生赔罪。”

林风看着面前的这只老狐狸,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先生称呼我家公子为林前辈就好了。”

一旁的叶婉柔回道。

几人寒暄一番后,陈叔便带着赵汐儿离开了。

离开凌霄宗后,赵汐儿才不满的朝着陈叔道:“陈叔,我们带来的人,大半都死在那个什么林前辈的手下了!”

陈叔慎重的摇摇头。

“小姐,此人我们惹不得。等我们回去就禀报给掌教,看来这凌霄宗出了一个大人物。”

陈叔看着一旁闷闷不乐的赵汐儿,面上浮现了慈祥的笑容。

“小姐,你觉得这位林前辈如何?无论是实力还是外貌,这林前辈比起那位周公子强多了。”

自己家的小姐样貌不俗,只有像林前辈这样的天之骄子才能配上自家小姐。

赵汐儿却抱胸不语。

虽然,那林前辈的样貌和气度的确不俗。

但是他却伤了周哥哥,这口气她无法吞下!

再次被关进牢中,周天满脸的复杂。

没想到就连赵汐儿身边的那个陈叔,都不是那个男人的对手!

黑色的虚空恍惚了一下,很快一团白色的虚影出现了。

那是一个美丽的女子,相貌不俗,身材修长,但是她的眼中却带着几缕愁思,更是增添了几分脆弱的美意。

“天儿。”

听到熟悉的声音,周天立刻惊喜的抬起头。

“师尊!”

那声音中饱含着无尽的委屈。

“我不过闭关几日,你为何会在这牢中?”

慕天雪不禁问道。

在她的帮助下,周天修为迅速提升,并且在凌霄宗中有着不低的地位,甚至被任命为下一任的圣子。

怎么会出现在这牢中?

周天便将这些天中发生的事全部告诉了慕天雪,他满心期待着他的美人师尊可以帮助他打败那个男人。

“一个大人物?”

慕天雪眉头紧皱。

怪不得她在闭关的时候,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灵力波动。

慕天雪对上了周天期待的眼神,眼中却闪过了不满之色。

“你还是冲动了。”

她看中周天,并且将其认主。

不仅是因为周天过人的天赋,还因为其成熟的心性。

但是现在周天却为了一个女人破了功,完全没成先前沉稳的模样。这样的周天怎么为她报仇?怎么成大事?

周天原本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慕天雪的身上,结果却得到迎面的一盆冷水。

“我有何冲动?那贼人夺我未来的妻子。只要是个大丈夫就不能忍受这种奇耻大辱!”

周天眼中布满了红色的血丝,丝毫没有管慕天雪难看的神色。

这还是周天头一回不知分寸的大斥她。

周天发泄完怒火后,很快意识到自己言行的不妥当,立刻道歉。

“对不起师尊,是我冲动了,我实在是过于生气了。”

听到周天的道歉之后,慕天雪这才缓了缓神色。

毕竟周天是她看中的天之骄子,这一路走来,两人之间的师徒关系也十分深厚。

“算了,下不为例。”

慕天雪看着周天眉心中的戾气,不由得苦口婆心的劝阻道:“天儿,你是天之骄子,身上背负着得天独厚的气运。”

“现在你不是那位的对手,并不意味以后不是。长路漫漫,现在你最要紧的事情还是抓紧修炼。”

剩下的话,慕天雪没有说出口。

那位周天心心念念的圣女,只能拱手让人。

“是。”

周天的面色阴沉下来,低下了头。

见到此幕的慕天雪心中划过了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