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美女师尊

“叮!检测到周天情绪发生波动……气运值下降50……”

还舒坦的坐在椅子上,等着两位美女伺候的林风愣了一下。

这圣女不是就在自己跟前吗?

周天被谁给刺激了?

见到林风动作一顿,一旁陈倩倩面上露出紧张的神色。

“林前辈,是茶水太烫了吗?”

一股美女独有的芳香袭来,林风短暂的迷失了一下自我。

“无事,很好。”

说着,林风却站起了身。

看来他得去探个监,难道周天还有什么隐藏的配置没有被他发现?

一道道脚步声在牢房中回荡着。

周天无神的眼神骤然一缩。

“你怎么来了?”

接着,周天下意识的摸了一下手腕上的珠串。

林风看到周天这幅模样,嘴角轻笑。

看来这周天还真的有什么隐藏的配置。

“系统,检测周天手腕上的玉珠。”

“叮!检测到一缕残魂,名为慕天雪。曾为朝珠宗的掌教,后被小人所害,寄所在珠串之中……”

果然如此。

“我为何不能来?”

看着林风这幅漫不经心的模样,周天攥紧了拳头。

“你不过是想要看我笑话而已!”

谁知,林风却一脸诚恳道:“我来这里可不是来见你的……前辈可否出来一叙?”

周天一惊。

这个男人怎么会知道慕天雪的存在?

“装神弄鬼!这里哪有你说的什么前辈?”

周天嘴硬道。

但是,林风却继续道:“慕前辈我知道你在这里,难道你不想报朝珠宗之仇了吗?”

话音刚落,虚空中忽而出现了一道白色的虚影,同时一道恐怖的杀意也直逼林风而来。

“你到底是谁!”

慕天雪冷着脸,隐在身后的手已经酝酿了恐怖的杀招。

她潜伏在这珠串中数年就是为了报朝珠宗之仇,若这个男人是她的仇敌之一,那她务必要赶尽杀绝。

感受到慕天雪杀意的林风暗自抹了一把汗。

没有想到,不过是一缕残魂而已,居然能让他感受到了威胁。

看来这个女人生前的境界就十分了得。

“我名叫林风。前辈不要误会,我不过是想要助你一臂之力而已。”

林风真诚的看着慕天雪。

那汹涌的杀意才稍稍收敛了一些。

“你为何要帮我?”

慕天雪一脸的疑惑。

“只因为在早先年前,朝珠宗施予晚辈恩典,我也想助慕前辈一臂之力。”

看到慕天雪已经放下了防备,林风暗暗一笑。

这不就张口就来嘛。

“原来是这样……”

慕天雪感叹一般的点点头,心中顿时对林风增添了几分好感。

一旁的周天看着两人交谈甚欢的模样,立刻慌忙打断。

“师尊,这小子没安什么好心!就是他强抢倩倩……”

林风摊开了手,一脸的无奈。

“是那凌霄宗的人将那圣女送入我的房间中……”

不管怎么样,得要在这师尊面前刷一刷好感度,他可是一个君子。

慕天雪算是听明白了,这都是凌霄宗的人干出来的好事,与眼前的这位公子没有任何关系。

“好了,天儿。你应该是误会了林公子了。”

见到自己的师尊如此袒护林风,周天目眦欲裂。

难道他的师尊也被这伪君子的面孔给欺骗了?

“叮!气运之子气运值下降100……”

哇塞,暴击。

林风眼中划过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前辈,这是在下的一点小小心意,还请收下……”

慕天雪眼中一怔。

在昏暗的空间中,一个红色的宝匣子中浮现了一滴晶莹剔透的露珠。

这是……

“紫苏露?”

林风微微点头。

“不错,想必慕前辈一定会很需要它。”

慕天雪眼中闪过了挣扎。

这紫苏露对于她来说弥足珍贵。

要是当年她还是朝珠宗的掌教,这区区紫苏露根本不会放在眼中。

但是……

现在她已然是一缕残魂,周天都要依靠她来修炼,更别提什么有助于滋养她神魂的宝物了。

“师尊,不要收下!”

周天已经看出了慕天雪动摇的神色了。

林风见到周天这幅模样,冷笑一声。

“周天,慕前辈是一个独立的人,不是你的所有物,你根本无权干预她的决定!”

“慕前辈,若是您受到了禁锢,可以随时来我身边,我愿意倾尽宝物以助前辈恢复神魂,报仇雪恨!”

听到了这番话,就连慕天雪都愣了愣。

若是现在她身边没有周天的话,她一定会投靠林风。

她找寻周天作为下榻的目的正是报仇雪恨。

周天心口狂跳,无比紧张的看着慕天雪。

“师尊,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慕天雪眼中闪过了一丝恼意,接着看向了眼前这个真诚的男子。

“谢谢林公子好意。只是我与天儿有约在先,这紫苏露,您还是收回去吧……”

慕天雪无比艰难的拒绝了林风。

然而,林风双手抱拳。

“这紫苏露就当是我与前辈的见面礼吧。”

林风面上闪过了黯然,走之前还不死心道:“若是前辈想要改变主意,晚辈随时恭候!”

牢房中很快恢复了平静。

黑暗中,那晶莹的露珠还在散发着诱人的灵气。

“没有想到,那位林公子出手如此大方。”

周天冷笑一声。

“不过是拉拢人心的手段而已。师尊,我们不屑于要他的东西!”

说着,周天欲要将那半空中浮着的紫苏露打落在地。

察觉到周天的意图之后,慕天雪急忙拦住。

“你这是作甚!”

周天不可置信的看向了慕天雪。

“师尊,难道你也被那个伪君子迷惑了?”

“我只看到你的咄咄逼人。”

慕天雪冷声回道,紧接着将浮在半空中紫苏露带走,消失在了半空中。

周天颓废的坐下,嘴中溢出了冷笑。

息华千里外。

一处魔气肆意的洞穴中,几名长相怪异的魔兵尊敬的跪在地面。

“尊上,我们已经打探到了。周天已经被凌霄宗的人关进大牢几日了。”

“哈哈,这凌霄宗的人真是一群蠢猪,还把这样的好苗子给埋没了。既然凌霄宗不识明珠,那俺就来将这周天接到俺的魔宗来,当俺魔宗的魔子!”

“哈哈哈!”

一名光头大汉朝天大笑,同时四周恐怖的乌鸦也随之围绕着,一股股阴沉沉的黑烟缭绕着,散发着邪恶的气息。

下面的那些魔兵们也随之大吼。

“尊上英明!”

“尊上英明!”

清晨。

在凌霄宗门前的弟子们揉着惺忪的眼睛,拿着扫帚在门口扫着地。

忽而,在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犹如恶鬼的低吼声。

吓得诸位弟子们全身都是一抖擞。

“你……你们看!”

凌霄宗的弟子看到不远处的天空,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手中的扫帚都掉落在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