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金色虚影

“蠢货!”

林风面上哂笑。

这玉戒有禁锢,在里面的灵体无法听到外界的声音。

慕天雪肯定还在养伤呢,哪里还管你周天的死活?

林风好整以暇的站在原地,斜睨着一脸惊慌的周天。

喊破嗓子,你的好师尊都不会救你的。

“师尊,你真的不要周天了吗?”

周天在外面喊的情真意切,闻者几乎泫然欲泪,但是虚空中再也没有出现那一抹莹白色的影子。

“怎么可能,师尊真的弃我不顾了?”

周天失魂落魄呢喃着。

而林风那处的剑意已经疾驰而来了。

虚空尽数被碾压,让人几欲窒息。

周天的瞳孔之上映满了金色光芒。

轰隆隆!

在这磅礴的剑意之下,周天根本无力抵挡,身躯化作了一块破布,被那如金龙一般的剑意给吞噬。

“叮!恭喜宿主杀死气运之子,奖励正在结算中……”

看着地面上一滩焦炭,林风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微笑的弧度。

慕天雪和周天决裂的时候,那气运值就已经所剩无几了。

方才周天又对慕天雪产生了误会,误以为她绝情到拒绝救下自己,心神动荡,气运值已经完全清空了。

“击杀气运之子奖励——(神阶法衣)朝元圣衣*1,混沌之地碎片*1。”

林风面上闪过了惊讶,在他的面前骤然出现了一件轻如薄衫,流光溢彩的神衣。

将这件圣衣套在自己身上之后,瞬时消失不见。

但是林风能感觉到,在他身体表面覆盖的一层屏障,还有着轻微的灵气波动。

这朝元圣衣最主要是用于防御,可以抵御强大的威压和攻击。

有了这个护盾,不怕自己的皮不够厚了。

林风的面上了划过了满意之色。

接着,林风又看向了系统面板。

混沌之地碎片?

原来混沌之地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如果能集齐这些混沌之地的碎片,林风便可以创造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将会完全属于林风。

把周天弄死之后,还掉落不少的奖励啊。

林风嘴角擒着一抹笑意,接着看向了在大殿之上的大棺。

乾坤日月剑应该就在那里吧。

这时候,林风才发现了古怪之处。

方才他的剑意纵横之处已经是破烂一片,倒是这大殿之上完好无损。

看来有什么阵法之类的东西将其保护起来。

林风面上划过了一丝的狡猾。

寻向四周,看到地面之上,有一些破碎的瓦片,周天眼中一亮。

林风捡起瓦片,就随意的丢了出去。

嗖!

一道破开虚空之音响起。

砰。

那块瓦片像是碰到什么屏障一样,直接掉落到地面。

还真的有?

林风眼中划过了惋惜。

刚才他把周天杀早了。

林风百无聊赖,又随意踢飞了脚边的一块瓦片。

这时,虚空晃动。

原本立在大棺一旁的金色雕像,居然颤动了起来。

周天的眼神立刻紧锁那座雕像。

那座金色的雕像全身由鎏金打造,威武不凡,眼神犀利。

“汝,有缘人也?”

一道威武的声音传来。

林风抬头,这才发现自那金像之上漂浮着一缕金色的魂魄。

那魂魄一脸的正气,全身都是金光,头顶着宛如神官一般的发帽。

有缘人?

林风的余光不由得看向已经被他搓成黑灰的周天。

“是。”

林风一脸尊敬道。

现在他还不明情况,先应付这残影再说。

带着威压的眼神如大山一般压在林风身上。

但是林风的背脊没有一丝的佝偻。

他堂堂魔主面子不要的?

林风明显感受到面前那残魂的疑虑和试探,在这威压之下,甚至还透着一股杀意。

虚空沉默了片刻后,那残魂继续问道:

“汝之秘钥,拿出来。”

秘钥?

林风忽然想起了周天手中的那块黑不溜秋的石头。

在他星河落日剑之下,恐怕早就和那周天一起化为灰烬了。

也不知道他捧着一把灰给这残魂,这大爷会信吗?

林风脑子飞快的运转着。

而上方的金影已经露出了不满了。

“汝为何不回话?”

“那密钥在打斗之中,已经被敌人销毁了。”

林风一脸哀恸道。

实则心中已经升起了不耐烦。

待会儿,他看看能不能叫系统对付这残影。这标配的老爷爷实在是太恼人了。

见许久没有回应,林风便抬起了头,正巧与一双充斥怒火的眼神对上。

“汝等小贼!胆敢欺骗本尊!”

那缕金色虚影怒声道。

他曾经也是一方大地的大能,受到世人的敬仰,在他的面前从来不敢有人欺骗。

哪里想到,一个毛头小子居然在那里颠倒是非,满嘴的胡言乱语。

林风闻言,面上显露出了冷漠。

面对这残魂的怒火,没有一丝的害怕。

本想着残影看着挺好骗的样子,三言两语便能欺骗他,夺得乾坤日月剑。

没有想到这抹虚影还残留着原主人的残念,竟然能这么快就识破他的谎言。

“前辈,我本无恶意。那密钥确实损命了。”

见到这林风这幅模样,金色虚影更是气愤。

这根本就不是他等候的有缘人。

它本就是一缕原主人的残念,守候在此处。

做下此等大局,就是为了给乾坤日月剑寻得一位主人,继承本体的衣钵,背负使命,拯救天下苍生。

凌空的金色虚影眼中染上了杀意。

这等心怀鬼胎之辈,不好掌控,绝对不能让他继承传承。

“胡言乱语!”

“狡诈之辈!”

“当诛!”

随着,金色虚影每每喝出一声。

一阵恐怖的威压也随之朝着林风压来,宛若乾坤倒转。

金色虚影眼中闪过了不屑之色,看着这殿上的年轻人就像是一只蝼蚁一般。

金波惊动,涟漪震荡。

所有的威力都威慑于一处。

然而,置于这暴压之下的林风却一脸的淡然,身上已经有一道道的虹光亮起。

这缕残念的本主已经达到了通天境的修为,但是留下的这缕残魂却无法发挥其全部的力量,最多也不过是枷锁境罢了。

而这秘境之中对于修为的限制,恐怕正是为了这缕残魂能够压制来此历练的修士。

“怎么会?”

金色的残影一脸诧异的看向了在那金波中,一脸轻松的年轻修士。

普通金丹境的修士在这威压之下,必然会伏地不起。

但是此人在如此重压之下,却如履平地。

金色残影眼中闪过了一丝诧异。

很快,它便凌空飞至上空,眼中酝酿着杀意。

而林风眼看着金色残影出了那片领域时,一道破音响起。

林风眼中闪过了一丝笑意。

这道禁锢被那残念自己破了。

嗡嗡!

大棺猛烈的晃动着。

周身古朴和厚重的气息愈来愈重,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