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乾坤日月剑

凌空的金色虚影眼中露出了恼意。

但是很快眼中又恢复了冰冷之色。

在这陵殿之中,本体将体内的残念与这九转神木棺放在一起,就是为了设下放置他人踏进的禁锢。

一旦有修士妄想从这屏障跨过去,将会引发着秘境之中的万丈雷霆击杀。

除非,握有开启宫殿的秘钥,这样才能免于一灾。

然而,现在这屏障因为他的离开,而破解了。

不过,他也没有将此放在眼中。

一来,这乾坤日月剑认主挑剔,连他都瞧不上眼前的这个小子。乾坤日月剑又怎么会甘愿为之驱使呢?

二来,他有把握将这名心怀鬼胎的宵小之辈斩杀于手下。

之前那小贼不过身有秘宝才躲避了威压,以他枷锁境的修为,一定可以了结一名金丹境的修士。

金色虚影眼中皆是明晃晃的不屑。

而林风知道在自己的上方,那缕残念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其中蕴含着不少的杀意。

林风的大脑飞快的运转着。

这残念摆明要下死手了,若是光是凭借他身上的那件法衣,想必一定可以将他的攻击阻拦下。

但是,那件法衣一定会受到损伤,这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嗡嗡!

眼前的那个巨大的棺材还在前方猛烈的颤抖着。

在棺材上的木盖摇摇欲坠,仿佛下一刻就要被掀翻了。

在这棺材的空隙之中,还露出了一阵阵赤白的烟雾。

看起来,分外的奇特。

看来这棺材盖都压不住这乾坤日月剑的洪荒之力了。

林风眼中划过了势在必得。

只要他能拿到乾坤日月剑,再配合星河落日剑法必然能够击杀这缕残魂。

林风身形一动,伸出了手欲要将这棺材盖掀开。

神剑,你的主人来了。

砰!

面前骤然炸开了金光。

林风被这道金光给弹开,径直飞出了数米远。

这玩意儿还有小脾气?

林风的眼中闪过了怒意。

显然没有想到本来唾手可得的神剑,竟然不愿意臣服于自己。

而不远处的金色虚影,发出冷笑。

“乾坤日月剑乃是一介神阶宝剑,岂会被汝等小人拿到?”

“汝费劲心思,也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乾坤日月剑,不仅是这大荒,还是这天元九州中难得一遇的神阶宝剑。

如此神剑,自然对他的主人,十分苛刻。

而这等小人,自然不配得到乾坤日月剑的传承。

然而,林风眼中波澜不惊。

紧接着,他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

笑声带着浓重的嘲讽之色。

“你笑什么!”

凌空的金影冷冷的看着眼前忽然大笑的修士。

“难道所有的机缘都是为这气运之子所设的?”

“你所说,要在这里等一个有缘人,那你可知道,你所等待的有缘人已经被我挫骨扬灰。”

“若是没有我,你在这里等到残念消失,也不会等来!”

愈是说到后来,林风的眼中就透着冷漠。

他所等待的有缘人,已经被眼前这等小人给击杀了?

不顾那缕残魂面上的震惊,林风径直的转过身来,斜睨着那不断耸动的棺材。

不过转瞬间,那棺材震动的更为剧烈,四周散发的烟雾更是浓重。

既然,你不为我用,我便毁去。

我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

林风的心中不断的涌动着怒意,就连眼中都现出了丝丝缕缕的红光。

四周一种恐怖的威压骤然出现。

就连上空的金色虚影也不免露出了惶恐之色。

他要做什么?

嗡!

一道宛如龙吟声响起,破开了虚空。

自林风的背后升起了一道金色的华光,犹如一条翱翔天霄的金龙直接冲向了那数米长的大棺。

当那金色的华光和那棺材相撞时,犹如地崩山裂,陨石碎裂。

雷鸣一般,发出巨响。

那木棺瞬间碎裂成了无数的齑粉。

在滚滚冒出的白气中,一柄雪白的宝剑腾空而起,神光闪耀。

金色虚影已经震惊了。

这存放乾坤日月剑的棺材乃是九转神木棺,居然被这个修士给轻易粉碎了!

就连他本体降临于此,也不能说自己有十足的霸把握做到。

而,让他更为大吃一惊的是,乾坤日月剑出世之后,并没有大杀四方,反而在伴随着那金色的剑意飞舞,显然并不排斥它。

残影当下大惊,连忙呼唤乾坤日月剑。

“乾坤日月剑!”

然而,那雪白的乾坤日月剑还自顾自的追逐着林风的剑意,根本就没有空搭理残影。

当初本体拿到这柄神剑的时候,都没有得到这乾坤日月剑全部的认可。现在,光靠这区区残影更是不起作用。

林风也惊讶的看着那乾坤日月剑穿梭在他剑意中的模样。

这分明就像是狗看见骨头一般眼馋。

林风眼中划过了狡猾之色。

在上空的金色剑意已经消失不见。

嗡!!

那柄长数米的雪白宝剑迅速的在空中打着圈,接着飞向了林风周身。

看着这柄宝剑焦灼的模样,林风眼中划过了怪异之色。

难不成,这星河落日剑所蕴含的剑意还能吸引神阶宝剑?

嗡!!

乾坤日月剑在空中停顿了一会儿,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猛然朝着林风坠下。

林风眼中已经生了警惕。

这破剑不会因为他没有释放剑意,就要砍死他吧?

只见,那乾坤日月剑在欲要靠近林风的时候,剑身忽然转换了方向。

看着手边的剑柄,林风已经愣住了。

这是什么意思?

似乎是害怕林风拒绝它,那乾坤日月剑忽然变成了巴掌大,贴着林风的手,时而还蹭蹭,好似在撒娇一样。

不止是林风,就连立于空中的虚影也大惊失色。

“乾坤日月剑,乃是一代神剑,怎么会做出如此……”

谄媚之色?

听到了那残影说的话,林风面上的惊讶迅速消失。

砰!

令人不敢相信的是,林风居然冷淡的将手边的那柄小剑弹开。

虚空中发出清脆的响声。

轰隆隆!

一阵雷鸣声骤时炸开。

化为巴掌大小的乾坤日月剑,似乎十分生气。

在剑身上还冒出了股股白气,像是快要烧着了一般。

“你想归顺于我?”

林风淡淡的问道。

他已经看出了这乾坤日月剑心中所想了。

不管,这乾坤日月剑是因为星河落日剑术散发的剑意而想跟在他的身边,还是……

折服在他这幅天人之姿之下……

他都必须要让这乾坤日月剑完完全全的归顺于他。

嗡!

乾坤日月剑十分有灵性的发出鸣叫声,身上的白烟也消失不见,又乖顺的立在林风的面前,看起来十分的乖巧。

“看来是个聪明的小家伙。”

林风面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意。

他伸出了大掌,抚摸着布满银白色花纹的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