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女子尚可称皇

悬于空中的残影已经目瞪口呆了。

他愣愣的看着乾坤日月剑。

一代神剑,居然如一条家犬一般,讨好着一个小贼。

若是他看中的正义之士也就罢了,没有想到乾坤日月剑居然认了这等小人为主。

残影不禁悲从心来。

“这天下将大乱!”

有乾坤日月剑的助纣为虐之下,这等宵小之辈会在这天元九州之中,搅动成怎样的乱世荒景啊。

林风眼中划过了冷意。

这缕残念实在是太碍眼了。

天下大义与他何干。

“方才,你可知道是你伤了我?”

林风眸子中闪过了暗光,抚摸着剑身的手却不曾停下。

乾坤日月剑似乎有些愧疚的停在了原地。

“现在,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若是你能帮我将他斩杀,我便留你在我身边。”

听到林风的这番话,空中的那抹虚影顿时怒发冲冠。

“汝这等小人!”

“今日,就算乾坤日月剑认你为主,我也要斩杀了你。”

这小子谋得了乾坤日月剑,居然还想要杀了他。

一道强大的杀意,瞬时笼罩弥漫在虚空中。

“快去!”

“不然,我就把你和这老头继续关在一起。”

林风用手弹了弹,在他手边赖着不走的乾坤日月剑,眼中闪过了冷意。

那乾坤日月剑离开了林风之后,体型变大了几十倍,还有持续增大的趋向。

轰隆隆!

这神殿的顶端都已经被乾坤日月剑给刺穿了。

那抹残念万分震惊。

显然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守候的神剑到最后,却要将他斩杀。

“乾坤日月剑,你可知道是我在此守护你……”

然而,话还没有说完,那乾坤日月剑就分外横行霸道的劈向了那抹残影。

天地大亮,虚空都被劈成了两半。

铺天盖地的杀意直冲云霄。

在阳东峰外面守候的众多修士见到这一幕,心中万分惊恐,甚至有的修士直接双腿跪地。

“这阳东峰眼看着,居然要断顶了!”

他们亲眼看到一道惊悚恐怖的金光穿过了阳东峰的山顶处,像是从里面飞射出来一般。

一些修士眼中露出了害怕。

若是此时自己也在其中,恐怕早就成为了这神剑下的一缕亡魂了。

雷州。

无上皇室。

叮铃叮铃!

在金碧辉煌的大殿正中,一处金色铜铃在猛烈的摇晃着。

声如厉鬼,凄切异常。

在大殿中守卫的宫人被这奇异的动静吸引进来,看到这命火铃发出如此恐怖的声响,面上露出惊悚的神色。

他是公主被派在此处镇守宫殿的护卫,每日任务就是查看这里的命火铃,若是发生异常的情况,务必要禀报公主。

在这之前这命火铃十分死寂,在他把手的日子中,根本没有响过。

唯独,这今日却如此狂作,叫人心生惊悚。

正当这名护卫欲要离开此地,去禀告公主的时候,在他的身后爆发出一道炸裂声。

那命火铃居然已经碎裂!

在铜铃中象征着生死的火焰也已经消失了。

“这……”

这名侍卫眼中划过了惊悚之色。

命火铃居然就这样炸裂了。

若是因为他看守不当,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然而,还没等这名护卫跑出去寻找公主,一道冷清的女声忽而传来。

“居然碎的这么快。”

来者是一名身着金色蟒袍,雍容华贵,气度不凡的绝世美女。

眉目透着帝王家的无情,宽大的衣袖收拢于身后,负手而立,冷淡的看着地面的一片狼藉。

“雍……阳……公主。”

这位就是雷州的当朝公主。

见到雍阳公主之后,那名护卫立刻跪地,面上皆是惶恐。

就在他磕头,欲要以死谢罪的时候,却听到上空飘来了一道冷淡的女声。

“下去吧。”

听到这话,那名侍卫面上如释重负,感恩戴德道:“多谢公主。”

走时,那名侍从不由得看向了那威武的背影,又看向了地面上的那一摊碎片。

这命火铃代表了一个修士或是一个残魂的性命。

若是铃铛炸毁,说明此人受到了无比强大的袭击,从而损命。

也不知道这命火铃到底代表着何人的性命。

雍阳公主眼中闪过了复杂,缓步走向了那片碎片中。

唰!

金色的衣袖在虚空中一拂,那些散落在地面上的碎片立刻浮现在半空中。

命火铃原先的模样再次显露出来。

这命火铃联结的是她师傅的一缕残影。

她的师傅曾经告诉她,他的一缕残念在天元九州中的一处镇守着神阶宝剑,在走之前给了她一个命火铃。

若是这命火铃上显示的是残念自己消失的,则为天运之子,雍阳公主务必要扶持那名有缘人。

若是命火铃上显示的残念是被人杀死的,则为仇敌,必须要追杀到天涯海角,至死方休。

接着,在这命火铃的上空浮现了一片虚影。

滔天的杀意浮现。

哪怕是已经步入枷锁境的雍阳公主,面上都露出了些许的惊色。

在这命火铃中,她只能窥见残念消失的画面。

那分明只有神阶宝剑才能发出的威力。

难道,神阶宝剑已经归顺于那名修士了吗?

雍阳公主眸中闪过了幽色,轻轻的拂过宽大的衣袖,走向了窗边。

看着四周嫣红的景致,心中却是一片平静。

现在,她还无法分神给那位带走神阶宝剑的修士。

雍阳公主看向了袖上的大蟒,眼中划过了嘲讽之色。

这无上皇室的皇座也该要换一换主子了。

这天下,谁主沉浮?

无上的权利,必然会有她的一份。

雍阳公主勾唇一笑,刹那间,绝代风华。

苍穹上,风云变幻莫测。

现今,无上皇室已经划分为了两股势力。

其中一方是雍阳公主的皇兄,现任的储君——明夜皇子。

另一方则是雍阳公主,无上皇室的三公主。

雍阳公主的天资和修为绝世罕见,在这无上皇室中,已经超越所有的皇女皇子们。

更令人称奇的是,雍阳公主不仅修炼天赋过人,天资聪颖,在谋略上更是惊世。

原先,支持雍阳公主的大臣数量远远小于原先的储君——明夜皇子。

因为,雍阳公主毕竟是女子。在无上皇室中女子作王的例子十分罕见。

结果,这名雍阳公主在短短数月的时间中,在政绩中做出的成绩,已经远远超出了明夜皇子。

就连当朝的无上帝君都对雍阳公主赞叹不已,当着众朝臣的面,道出一句:

“女子尚可称皇!”

不仅如此,在雍阳公主的精心谋划之下,明夜皇子的权利全部架空,就连储君之位都摇摇欲坠。

现在,明夜皇子的支持者寥寥无几。

众人都明白,大势所趋。

这雍阳公主当朝,指日可待。

无上皇室中,将会出现一名绝代女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