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撮合

“门主,小姐回来了。”

一个侍女尊敬道。

芙蓉门门主还未从刚才的震惊里面走出来。

方才她看到了林风能够调转天地灵气,竟引得天宇大变。

听到了奴仆说的话,芙蓉门门主眼波流转。

她最了解自己家的孩子,知道宁清蓉最崇尚厉害的剑修。

不如先让自己家的孩子,与那公子见一面。

正好,公子的那两名侍女也不在此处。

想到那两名长相貌美的侍女,芙蓉门门主脸上闪过了不快。

但是没有办法,那些大宗的公子,就是这样,身边早早就有了一些伺候的人。

但是无碍,自己家的孩子也不差劲,关键的是,天真无邪,没有任何的心眼。

想必能够讨得林公子的喜欢。

“将小姐引到林公子的院落中去。”

芙蓉门门主吩咐道。

“是!”

底下的侍女尊敬道。

“母亲要我在这里等她?”

宁清蓉眼中划过了疑惑之色。

这时候,她却发现了虚空中涌动着一种恐怖的力量。

虽然她自小体弱,不可修炼。但是感知十分吓人,能察觉到那种天地之灵气。

这是院中住的是谁?居然能够引发天地大动。

“是我们芙蓉门的客人吗?”

宁清蓉不由得对这个院落里面的人,感到十分的好奇。

“回禀小姐,是我们芙蓉门的尊客。”

“小姐,门主就让你在这个院落里面等待她。”

说完之后,那侍女便离开了。

而宁清蓉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接着便好奇的随着这闪现的天地灵气走了进去。

这里到底住着谁?

宁清蓉坐在一个石桌上,看着那紧闭的房门,十分的好奇。

同时在这院落中流淌的天地灵气,让她感到分外的舒畅,感觉到一种浑身被滋养的感觉。

在房间中的林风自然察觉到院落中有人出现。

待自己体内的丹田已经吸收的差不多的时候,林风便开门出去。

结果,打开房门一看。

就发现了一名美女的少女坐在石凳上,无神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的身体。

这么大胆?

“姑娘,来我院落有什么事吗?”

林风缓缓问道,起身走了几步,正坐在这石桌面前。

这时候,宁清蓉才反应过来。

对面坐着的男子,面容十分俊美,细细看来居然比浩天哥哥还帅气几分。

嗡的一下,宁清蓉的俏脸变得通红。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充满了无措。

最后只憋出来一句。

“这里不是你的院落,这里是我家的院落。”

这话……好狂啊。

不过这位少女的面容,倒是挺像那位觊觎他身体的芙蓉门门主。

林风凝视了眼前的这个少女许久,终于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

“难道你是芙蓉门门主的千金?”

果然,那少女点点头。

原来是这样。

林风忽然想到了那老妪对自己奇怪的神色,看来这一切都有了解释。

原来是想招揽他做上门的女婿。

这姑娘确实长的不错,但是他也不是一个随意之人。

他的身边已经有了两个貌美如花的侍女,不想再添麻烦。

不然,整齐活了。

干麻将呢。

林风吐槽的想着。

就在林风想要找一个借口将这姑娘打发走的时候,系统忽然发起了提示声。

“叮!检测到气运之子的未婚妻——宁清蓉……”

淦。

原本不耐烦的林风,面上骤然现出了一抹笑容。

带着谦谦公子的温文尔雅。

既然是张浩天的未婚妻,那他自然就对不住了。

送上门的好工具,自然要好好利用一番。

林风立刻便热切起来。

在远处一直看着两人的芙蓉门门主,见到两人之间相处融洽,自然喜不自胜。

果然,她的女儿身姿不凡,能够引起林公子的注意。

想到了那纸婚约,芙蓉门门主眼中闪过了阴霾。

必须要快刀斩乱麻。

若是,这林公子喜欢自己家的姑娘,却知道了这婚约之事……

一定会十分气愤,到时候,他们芙蓉门肯定会招惹的一身臊。

芙蓉门门主十分果断,立刻写了一封书信,遣人送往了青虹殿中。

只希望一切顺利。

芙蓉门门主看向窗外。

青虹殿中。

“殿主,那芙蓉门门主叫人送信过来了。”

一名弟子尊敬道。

坐在上方的青虹殿殿主眉头一紧。

现在为何送信过来?

一旁的青虹殿长老冷声道。

“那芙蓉门门主真是打的好算盘啊,把人家直接接回了家里面,呵呵。”

谁人不知道,青虹殿此次召开这次论剑大会就是想要将浮沉派手中的宝剑夺取,谁知道,偷鸡不成蚀把米。

反倒是出了一个大洋相。

他们青虹殿的修士,这几日哪位都不想出去。

外面的修士们无一不奚落他们青虹殿出了个笑柄。

叫人笑掉大牙、

“直接念出来吧……”

一旁的青虹殿大长老淡淡道。

谁知道,那名弟子见到信封中的内容之后,颤颤嘴唇却没有说出话来。

见到此事似乎十分紧急,青虹殿的大长老立刻将书信拿过来。

几位青虹殿的长老们以及掌教都看着青虹殿的大长老。

“到底是什么事情?”

“难道那芙蓉门有什么疑心?”

在一片询问声中,青虹殿大长老的面色如锅底。

“你下去吧。”

他看向方才的那个弟子。

青虹殿大长老心中有一团怒火不断在燃烧着,直接就将手边的茶杯捏成了粉碎。

“那该死的老妇,居然要退婚!”

众人一听,面上一怔。

芙蓉门和青虹殿的婚约……

无非是张浩天和芙蓉门门主之女,宁清蓉的婚事。

当初,青虹殿朝芙蓉门定亲的时候,芙蓉门十分顺从的就同意,那芙蓉门门主还十分欢喜这门婚事。

两个门派那会儿还以友宗相称,这对两宗来说都是好事。

“上面可写有缘由?”

青虹殿的殿主冷声问道,眼中隐隐有丝丝缕缕充满威压的神威出现。

一旁有长老回道。

“难道是因为论剑大会那事?张浩天出了那等丑事?”

青虹殿上,众人面色皆是难堪。

而青虹殿的大长老面色冰冷道。

“上面没说缘由,只说两人不合适。”

但是,众人心中都有了自己的主意。

张浩天在论剑大会之上,出了洋相,脸面无光……

虽然说不过去,跌去了脸面,但是也不至于被退婚。

再者说,在这洪城中也没有像张浩天这等适婚男子。

这芙蓉门的老妇人从来分毫必纠,除非,她已经有了更合适的人选。

更合适的人选?

几乎是同时,众人的脑海中顿时浮现了一个男子的面貌。

正是当时在论剑大会之上,大放异彩,让张浩天出丑的修士——浮沉派巴结的那位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