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自诩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回到青虹殿中,张浩天只觉得气氛分外的压抑。

青虹殿弟子们看向他的眼神中,带着奚落,还时不时的看向了他的头顶、

好像他的头上沾染了什么东西一般。

张浩天皱起了眉头,显然根本就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在宗派中一向傲气的很,因为天资聪颖,受到了青虹殿各个长老们的器重。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凡池之物,自然不同那些凡夫俗子待在一起。

看着张浩天离去的背影,几名聚集的修士们这时才哈哈大笑起来、

那名看过书信的修士,一直看张浩天不爽。

一直找不到机会使袢子,结果这回儿这样劲爆的消息就这样让他知道了。

那他自然要好好利用一番,让这个宗门中天之骄子,知道什么叫做人间险恶。

“哈哈,张浩天上次在论剑大会上出丑,被他老丈母知道,这回就来退婚了!”

“真是丢人!”

“谁叫他平时傲气的很,根本不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中,这回儿,有他好受的。”

在张浩天不知道的地方,青虹殿的弟子纷纷嘲讽着张浩天。

张浩天来到了青虹殿的大殿上。

“掌教好,各位长老好。”

张浩天尊敬道。

但是奇异的是,这次他没有得到任何的应答之声。

他是宗派中的天之骄子,受到宗派中各位长老重视。每次回到了宗中,都受到一番叮嘱,不同于其他的弟子。

这回怎么不同?

张浩天眼中露出了奇怪之色。

他抬起眼。

突然发现,在大殿之上,诸位长老的脸上带着些许的冷淡,甚至还有难堪之色。

“师傅,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张浩天问向了他的师傅。

青虹殿的大长老。

见到自己的得意徒儿问起他,青虹殿大长老口中却叹息了一口气。

“天儿,你一定要知道长路漫漫,不是非得要一人的。”

张浩天满脸的不解、

“师傅您是什么意思?”

“你看看吧。”

青虹殿大长老将手中的信封递给了张浩天、。

“芙蓉门门主前来退婚了。”

张浩天宛如晴天霹雳,长大了嘴巴。

显然根本没有办法想象到居然会有此事。

就在刚才,他还和蓉妹游湖,怎么转眼芙蓉门门主就上门来退婚了?

“我不服气!”

张浩天双目赤红,夺门而出。

“可要叫人阻拦?”

有长老问道。

青虹殿大长老叹息着摇摇头。

“算了,让他去吧。”

青虹殿大长老知道自己这个徒弟的气性,若是多加阻拦的话,自然会出事。

又想了一会儿后道:

“派人跟着吧,堤防点让他不要惹事,就好。”

青虹殿大长老眼神复杂的看着远处。

那位大人物可不是他们能够掌握。

若是浩天不长眼招惹上的话,定然招惹来灾祸。

青虹殿长老现今不过刚刚突破至元婴境,但是在论剑大会之上,还是被那名公子的气势所压制。

作为青虹殿大长老,他在这洪城中乃至大荒中,还难逢敌手。

“哎,这就是这个孩子的劫难罢了。”

青虹殿大长老摇摇头。

若是那芙蓉门门主真是有心巴结那位大人,撕毁那则婚约。

他们青虹殿不认也得认。

站在这芙蓉门门前,张浩天眼中赤红,口鼻间都吐息着愤怒的火焰。

想他张浩天,虽然自幼就父母双亡,好在被青虹殿大长老看中,收为了关门弟子,一朝风光无限。

在这洪城中凭借着青虹殿得意弟子,又是极富有天赋的剑修,早就是风生水起。

谁知道,陡然被一个男子打败,沦为了洪城中的笑话。

现在连自小就订下的亲事都被撕毁,这叫他怎么不愤恨。

“啪啪!”

张浩天奋力的拍着芙蓉门的大门。

很快便有奴仆来此,见到是张浩天之后,面上露出了惊悚之色

“张公子,今日我们芙蓉门不便会客。”

张浩天闻言,面上露出了几丝的冷笑。

那奴仆欲要将大门关闭。

一道恐怖的气势直接从张浩天的身上倾泻而出。

金丹境的恐怖的气压犹如大山一般,直压奴仆的头颅,叫他神昏脑痛。

那奴仆不过是一名小小的筑基境,根本无法抵抗这等威压,萎靡的趴下。

“你等土鸡瓦犬还敢挡路?不知所谓!”

张浩天冷斥道。

此时他面色冷淡,犹如一尊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魔尊。

褐色的衣袍无风自动,眼中已经露出了滔天的杀意。

在芙蓉门中的各个弟子见到了张浩天已经闯入了芙蓉门中,一个个面上露出惶恐。

张浩天年纪轻轻就已经步入金丹境,被誉为洪城中金丹修士,远超洪城的一众同辈修士。

这等威名当然不可小觑。

“还不快去找你们的门主!”

张浩天眼中露出冷笑。

以往因为蓉妹的缘故,他一直对这芙蓉门的人都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但是现在,他不必给予半点笑脸。

“快去。快去!”

几个弟子连忙逃窜。

看着几名弟子落荒而逃的模样,张浩天面上露出了几丝嘲讽。

等到芙蓉门门主来到大厅中,便看到了坐在桌子上,自顾自饮茶的张浩天。

这幅模样倒是像极了这芙蓉门的主人。

“张公子,不知道来我芙蓉门中,有何贵干。”

芙蓉门门主硬声道。

看着眼前这个出尔反尔的老妪,张浩天心中已经在大骂了。

这老妇在明知故问!

但是思及宁清蓉,张浩天将心中的怒火宣泄而下。

这老妇是蓉妹的母亲,自然不能对她过于狠厉。

“门主,我上你这芙蓉门,不过就是想要知道这婚约之事……”

张浩天道。

“婚约之事?我芙蓉门和你青虹殿早就没有瓜葛了。”

“青虹殿的大长老应该早就告诉你了吧。”

芙蓉门门主眼见着,自张浩天身上忽然爆发出一种威慑的气魄出来。

就连她都感受到了心惊。

没有想到张浩天的修为如此之强。

但是……

芙蓉门门主很快又恢复了神色。

因为在她的身后还有一个巨大的靠山。

这张浩天在他们洪城还勉强是一条龙,但是在天元九州大宗派的公子面前,不过是一条爬虫。

张浩天愤怒的盯着芙蓉门门主,但是观她神色只是微变,很快她的面色又恢复了平静。

这时,张浩天的心中却充满了疑惑。

这芙蓉门门主到底依傍什么,竟然如此镇定?

见威压不可,张浩天又收敛了气息、

“芙蓉门门主,我与蓉妹早就情投意合,为何你要棒打鸳鸯?”

“况且,在这洪城,难道有比我更适合的男子吗?”

张浩天一脸自信道。

他在这洪城中自诩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谁知,那芙蓉门门主面上露出了讥讽。

“自然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