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山雨欲来

“哎,可惜不是韩信!”

虽然没有抽到韩信,但是许天也不气馁,毕竟陈平也不错,是汉朝的开国功臣,可以说是刘邦的左膀右臂,其中,陈平的对汉朝的贡献,无外乎最著名的六大奇计,协助刘邦奠定了汉朝根基,成为初汉名相。

陈平一生充满传奇色彩,在秦朝末年,英才辈出,他的成就不亚于三国时期的诸葛亮,郭嘉,周瑜之流,当之无愧的称之为顶级谋士。

陆府。

当许天来到陆府的时候,阳光明媚,此时,下人们仍旧开府施粥,不过,意外的是,他并没有发现陆凝霜在此忙碌。

“哎,那个谁,你家小姐呢?”易九玄见此,上去就问一个正在忙碌的丫鬟。

丫鬟见许天一行人来头不小,恭敬说道:“我家小姐今天上山请神去了,一时半会无法归家,还请各位明日再来吧。”

“殿下,您听到了吗?”易九玄回身。

“靠,这啥意思,不给我面子?还是说不想与我合作?没道理啊,怀王谋逆的消息这会儿应该还没传到这边吧?”许天腹诽。

“既然如此,那就明日再来。”许天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

许天回头就走,没有停留。

“殿下,那我们接下了去哪?”易九玄问。

“还能去哪?当然是打道回府。”许天叹道。

“嘿嘿,殿下,要不咱们这会儿去天上人间吧,听说那里的姑娘可水灵了。”这时,一个侍卫突然古怪的一笑说道。

“天上人间?青楼吗?”许天一愣。

易九玄瞪了他一眼,说道:“放肆,我等岂能让太子殿下去那等烟花之地?”

“啊,是我失礼了……”

侍卫一听,连忙退下。

许天一笑,想起了昨夜和慕容子兮的疯狂,随后摇了摇手说道:“无妨无妨,不过我现在没有心情顾暇那些地方,这样,你们把我送回府中后,就放半天假吧,不日我将征战沙场,届时你们想享受可能都没有时间了。”

“那怎么行?没有我等贴身保护,若是有人对殿下图谋不轨怎么办?还请殿下不必顾忌我等,守护殿下就是我们的使命。”易九玄说道。

侍卫们附议。

“无妨无妨,本殿下乃天命之子,就算想死也是非常困难的,毕竟这个世界还等着我拯救,你们就放开了玩儿,再说了,如果城主府都不安全的话,又有何处是安全的呢,不必多说,现在速速送我回府即可。”许天起步就走。

城主府,议事厅。

此时,慕容天锦在上,怀王的使节正在细心与他交谈,说明来意。

慕容天锦一听,脸色当场就变了,说道:“哼!怀王这是在威胁老夫吗?”

使节倒是很傲,说道:“太守大人,这全是怀王殿下的意思,至于怎么理解,就看您怎么想了,小的只是个传话的。”

“哦?那我若是不交呢?”

使节一愣,笑道:“呵呵,太守若是不交,恐怕我们双方不日便会兵戎相见。”

“哼!好大的口气,当真以为我慕容家好欺负不成?你这贼厮回去告诉怀王,就说我慕容天锦永远不会向这等乱臣贼子臣服,他若想取太子性命,就只管让他兵临城下!”慕容天锦大手一挥,直接了当,背对了使节。

“好吧,既然这样,我会原话奉告的,在下这就告辞了。”使节转身就走。

使节走了不久,许天随之回府。

见慕容天锦在议事厅义愤填膺,立刻上去疑惑的问道:“岳父大人,您这是?”

慕容天锦回身见到许天,忙道:“殿下,您看到刚才出去之人没?”

“刚才?”许天一愣。

慕容天锦说道:“嗯,怀王刚才派来了说客,说是让我把您交出去,否则兵戎相见,要兵临城下灭了我慕容家,不过殿下放心,老夫已经非常严肃的拒绝了他。”

许天眉头一皱,说道:“是吗?看来我们必须马上用兵了,现在东天关无人临守,属于荒废,我们必须要在怀王用兵之前抢占。”

“没错,如果太子殿下决意死守东天关的话,明日就得调动兵马,老夫这就前往军营,让邱文先行动兵,前往东天关。”慕容天锦说道。

“好,事不宜迟!”许天也郑重道。

眼看着慕容天锦离去,许天急忙探取信息,昨天只顾吃喝,差点忘了这茬。

将臣名称:慕容天锦

性别:男

武力:43

政治:90

统帅:60

谋略:77

光环:任命为文官时,民心+10!

天赋:无

忠诚度:66

收纳了慕容天锦的数据,许天颇为欣慰,因为其忠诚度高达66,说明只要不是自己作死,那他基本上不会背叛自己。

本来许天还担心慕容天锦会不会就这样被怀王轻易离间,看来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接下来只要自己一鸣惊人,届时这浩海郡只不过是自己的囊中之物罢了。

想到这里,许天走向后院,现在,他是时候去跟慕容子兮道别了。

随意问了一下丫鬟,得知慕容子兮现在跟她的母亲在一起。

西厢院。

见慕容子兮在和中年女人有说有笑,许天毫无避讳的走了进入。

“殿下,您怎么来了?”慕容子兮有些意外,莫名的俏脸一红。

许天看向杨氏,笑道:“见过岳母大人。”

杨氏也是同时起身道:“草民杨氏,见过太子殿下,不知殿下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许天笑道:“岳母说的哪里话,都是一家人,以后不必拘礼。”

慕容子兮继续说道:“殿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好。”

许天点头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明天我可能就要动身前往东天关了,现在正好来与你们道个别,倒是我唐突了。”

“什么?!要上战场了吗?”慕容子兮一惊。

“这……太子殿下的意思,民妇不太明白。”杨氏有些疑惑的看了看二人。

许天笑道:“没错,不过此事说来话长,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三人一阵寒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