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陈平

史鉴。

大夏历,520年,中旬。

这一年,腐朽的大夏皇朝终于结束了长达520年的完全统治,大夏皇朝最后的遮羞布,在怀王许宁的谋逆之下被撕破。

这一消息,以飞一般的速度传遍了九州。

一时间,举世震惊。

大夏历520年6月10日,太子往东逃逸,得到了其岳父慕容家的庇护,怀王遣使要人,但遭到了浩海郡太守严厉拒绝。

慕容天锦曰:“不与逆贼为伍!”

怀王得到消息后,大怒,当下派遣猛将“刘昭武”率兵四十万东进。

伏龙岭,东天关。

这是一座可以称之为天险的山关,左右皆崖,关高十长,墙厚五丈,分为东关和西关,以狭谷中的廊道为军营,易守难攻。

今天,是许天抵达东天关的第三天。

慕容天锦遣兵十万,令大将邱文和慕容云龙为主将副将,镇守东天关。

许天面前,一个中年儒生淡定行礼。

“你就是陈平?”许天打量着他。

“哦?殿下听说过我?”陈平意外。

许天笑道:“陈家陈平,你们可是云霄城的世族大户我怎么可能没有听过?”

“殿下有心了,不过殿下可知在下来意?”陈平继续淡定的说道。

许天虽然心知肚明,但样子还是要做的,于是演戏说道:“先生既然连夜从云霄赶来,想必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对否?”

陈平突然笑道:“正是,在下听说怀王谋逆,宫廷政变,帝都沦陷,夜观天象,天下即将大乱,而乱世将起,英才辈出,在下苦读十年,特来向殿下讨个职位,助殿下平乱,重建大夏国威,功开万古,名留千秋。”

“陈先生好志向!哈哈哈,既然如此,我这里正好缺个祭酒军师,就由先生担任了。”许天也不墨迹,直接开门接纳。

“咦?殿下何故如此信我?”陈平问道。

许天一愣,笑道:“这个嘛,现在本太子一穷二白,你算是第一个主动来投效本太子的文士,自然不能寒了你的心,何况我现在非常缺人,先生到了,可谓雪中送炭。”

“原来如此,在下陈平,见过主公!”陈平直接倒头就拜,一脸诚恳。

将臣名称:陈平

性别:男

武力:20

政治:88

统帅:56

谋略:99

光环:任命为军师时,敌方全军武力-1!

天赋:【毒计】当陈平算无遗策时,敌方士气将会骤减50%。

忠诚度:100

许天看了陈平的属性后,急忙将其扶起,随后激动的说道:“先生快快请起,在我落魄之际,竟得先生相投,实乃雪中送炭,如今怀王动兵四十万,欲下东天关,还请先生教我。”

“哦?怀王动兵了?主公,这是什么时候得知的事情。”陈平起身问道。

“我也是昨天才得到的探信,没想到怀王居然如此心急。”许天将书信拿出。

陈平接过书信,细细一看。

“呵呵,主公无忧,怀王虽动兵,可东天关亦是天下险关,易守难攻,莫说怀王派兵四十万,就算是一百万,只要我陈平在此,定叫他有来无回,大败而归。”陈平笑道。

许天一愣,说道:“先生何以如此自信?”

陈平笑道:“不是我自信,而是怀王庸闭,竟然派遣刘昭武用兵,此人虽然是前朝镇西将军,可他的职位乃世袭而得,据我说知,此人除了空有一定武力以外,并无多少真才实学。”

“哦?这样吗……”许天有些惊喜了,这有谋士在手果然不一样了,感觉能够洞察人心。

“没错,想要对付他,只需将其激怒,随后派遣猛将将他阵斩,届时四十万大军群龙无首,何以与我们为敌?”陈平自信道。

许天沉默了一下,但总感觉差了点什么。

陈平又说道:“就是不知殿下麾下可有猛将?”

许天回过神来,说道:“这个无需军师担忧,他怀王有刘昭武,我亦有赵云赵子龙,此乃万人敌之将,杀他如同杀鸡,不过,军师此计虽明朗,但是却无法动摇怀王实力,就算杀了刘昭武,他亦可更换一名主将即可。”

陈平笑道:“主公多虑了,如今天下大乱,军势不明,开局试探,以勇为先,就算此计不行,在下亦有妙计连环!”

“嗯,说得也对,既然如此,就由我们来打响中州第一战,给狂妄的怀王一个下马威!”许天也是诞生了无以伦比的自信。

“殿下此言妙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刘昭武虽不足惧,但如今大夏失威,连最后的中州也乱了,想必要不了多久,中州百郡,称王称帝者,不胜其多,不知殿下对未来的争霸之路,有何重要打算?”陈平说道。

“这个……军师,不瞒你说,本太子自出生以来就没有离开过皇宫,虽有韬略见识,但都是纸上谈兵罢了,天下之大,我是一点也不熟悉。”许天有些尴尬的说道。

“哦?可是陈平听说,殿下欲死守东天关,以求发展之机,我不明白的是,大乱之际,为何殿下不发布檄文,讨伐怀王?”陈平说道。

许天无语,怎么每个人都要问一遍,无奈,他只能说道:“哎,是这样的,如今怀王势大,就算起檄文讨伐又如何,你也说了,现在中州大乱,不知百郡诸侯野心勃勃者更有几何,如果我费尽心力与他们共讨怀王,则白白浪费了发展之机,实不相瞒,我有富国强兵之策,但却没有足够的发展时间,我之所想,潜龙待渊,一鸣惊人。”

陈平眉头一皱,沉默了一下,随后笑了:“原来如此,我懂殿下的意思了。”

“哦?你如何能懂?”许天不解,要知道,发展之法可都是超脱这个世界存在。

“在下虽然不完全懂,可也明白殿下之志,如果陈平没有猜错,殿下是想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全新政权,非凋零的大夏皇室。”陈平自信道。

许天一愣,故作恍然道:“哦?先生莫非真的懂我不成?”

陈平肯首道:“不懂,但是我想殿下恐怕误会了一件重要的事,不知殿下可知,发布檄文讨逆,跟殿下的发展,并不冲突?”

“这?军师何意,我不太明白……”许天一时间头脑有些不够用。

陈平犹豫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殿下,我为您举个例,殿下如今死守东天关,无非就是想争取时间富国强兵,可是殿下,这件事情,和您的起檄文讨逆,并不冲突,在下有一计,那便是起檄讨逆时,敕封百官!”

“敕封百官?!”许天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