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有贼

思考了一会儿,朱媺娖兴奋的说道:“如果我们在城中能布置一些人马,到时便能里应外合。”

“朱公子,妙计无双。”林丹笑道,拿起酒壶往朱媺娖的空杯中斟上酒;“当浮一大白。”

“林大哥!”朱媺娖忽然有些羞怯,目光在林丹和酒上来回巡梭着。

林丹举着杯笑盈盈的看着他,说道:“朱公子请。”

“嗯”朱媺娖将手中酒饮下,微红的脸颊下,有一抹浅浅的笑。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胡瓜儿等人从县衙办事回来,一切顺利,林丹结了酒饭钱,一行人便出了五香居。

“可知,我为何安排你到这县衙中当差役!”路上,林丹问胡瓜儿道。“打探消息。”胡瓜儿道。

林丹点点头,又说:“带路,去牙行,先赁一间院子。”

当下胡瓜儿带着众人往南街牙行而去。

进的牙行,便见一精瘦老者,约莫50岁上下,向自己迎面而来,口中说道:“公子是要买房?还是赁房?”

“赁房,要大的,最好在东门附近,家中人多。”林丹答道。

“巧了,在东门乐安坊,正好有一套三进的院子,小的这就带公子去看看。”牙子笑着回道。

“劳烦老丈了。”林丹客气道。

当下牙子取了钥匙便带着众人往乐安坊而去,才出门,牙子便瞥见街角处有几个青皮无赖。

当下也没在意,转过几条街巷,又见那几个青皮还是远远的坠在后面。

便向林丹问道:“公子是否在城中得罪了什么人?”

“我今日才到涞源县,不成得罪什么人。”林丹答道。

他也是发现有人盯梢,只是一时摸不清门路,不便有所动作。

“那公子,可是在外露了财?”牙子接着问道。

“你是说?”林丹一边说着话,一边斜着眼睛往青皮所在之处看去,那几人见他目光看了过来,纷纷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或是进旁边的店铺假装讨价还价,又或是往别的巷子转道行去。

“这些都是涞源县中的青皮无赖,平日里惯会偷鸡摸狗,敲诈过往旅客,公子还是小心些为好!”牙子善意的提醒道。

“多谢老人家提醒。”林丹谢道。

不多时到了乐安坊,来到一处院门下。

牙子介绍道:“这院子是县中刘举人的产业,这两年不太平,他便举家搬到南方去了,只是委托我代为看顾,屋中一切家具都是齐全,公子要是瞧得上,搬进来就可以住,不用再买家具。”

又跟着牙子里外看了一遍,林丹很满意的道:“别的就不看了,就要这处,不知多少银子一月?”

“主家要3两6钱银子一月,押金5两,若是公子赁的时间久,小老儿做主给让到3两5钱一个月。”牙子答道。

闻言林丹便叫人取了17两银子给牙子,说道:“先交三个月的租金,多的算是老人家的跑腿钱,我这里只有一个要求,要马上能住。”

“好嘞!好勒!”牙子喜滋滋的答应道。

看了看房子,又问:“不找人来打扫打扫。”

“我们自己来就行。”林丹笑道。

当即牙子就去找了保人来签了契约,又说要去衙门里做个备案,林丹不愿意麻烦。

指着胡瓜儿对牙子说道:“我兄弟是衙门里的捕快,明日让他和老人家去衙门做备案。”

见林丹这样说,牙子便告辞道:“那明日我再来。”

林丹又叫胡瓜儿去送送,顺便带两人去街上买些被褥。

牙子走后,林丹对赵铁牛道:“今晚警醒些,咋们会会这涞源县城的地头蛇。”

“放心,保叫他们有来无回。”赵铁牛知其意,那几个青皮无赖他也是早早就发现了。

到了晚间,林丹叫人去外面饭堂叫了吃食,匆匆吃过,便命人将院中的灯熄了。又安排大家埋伏好,便往内院而去。

进的院内,先向公主行礼道:“殿下千岁。”

“林将军平身,请坐。”朱媺娖道。内院有一小花园,花园有石凳石桌,和公主在花园坐下。

公主又吩咐身旁翠儿道:“给林将军上茶。”

“这么晚了林大哥有什么事?”见翠儿走开,公主问道。

当下林丹便将被人盯梢的事情告诉公主。

“林大哥认为这些人所图为何?”公主问道。

这时翠儿奉了茶来给两人,林丹轻咂一口,说道“想必是图些财货,我料必是与那王世基有关。”

公主想了想王士基是谁,有些惊讶的问:“林将军是说,今日那小捕快。”

“嗯”林丹点点头。

“诶哟,这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白瞎了咋们给他四十两银子,这恩将仇报平日只在话本里看到,今日到是叫我们遇上了。”翠儿插嘴道。

“林大哥是如何笃定是这王士基的?”公主又问。

“公主不妨猜一猜?”林丹看着公主笑道。

这样的交谈公主很喜欢,不知不觉间能够加深他对国家,人心的认识,习惯性的思考问题能够让她眼界开阔,不在是那个生长于深宫的无知公主了。

“若是李闯手下的人,现在不是我们亡命出城,便是已经身陷囹圄了,所以可以排除掉此地官府。”想了想公主看着林丹说道。

林丹不答,面带微笑,用鼓励的眼神望着公主。

“既然不是李闯,那剩下的必然是我们今日接触之人,可是今日我们接触的人很多,五香居的伙计,掌柜,牙行牙子,捕快也有两个,林大哥为什么就肯定是王士基,而不是赵全呢?”公主又继续道。

“牙行牙子可以排除,因为跟踪我们的人,是在我们去牙行之前就盯上了。”林丹道。

“那就只剩捕快和五香居的人了,五香居是百年老店,想来都是本本分分的人,否则这店也开不了百年必是要败落的,那么就只剩捕快了,可是我觉得两人都有嫌疑。”公主道。

“不错,两人都有嫌疑,只是从两人情况上来讲,王士基更有可能。”林丹道。

“什么情况,两人不都是捕快吗?”公主问道。

“现在只有一人是捕快了,王士基无牵无挂,谋了财物便可远走高飞,那老班头却是犯不着,如果事发便是得不偿失了。”林丹道。

听两人分析一番,翠儿忽然问道:“若是贼人不来呢?”

这话不由将两人问得面面相觑,林丹干咳一声,忽的像是想起什么事似的,猛拍大腿对翠儿说道:“却是忘了紧要处,翠儿快去把灯熄了。”

又对公主道:“殿下可在院中观将士们抓贼。”

翠儿将院中灯笼都熄了,只剩一点点清辉洒落,互相望去,只能看到隐隐约约若隐若现的五官,不时有些虫鸣声响起,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

翠儿小声的对两人说道:“怕是不会来了。”

林丹和公主只是用眼睛瞪他,并不接话。见没有人回应自己,翠儿吐吐舌头,也不敢再说话了。

又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从外面传来两声猫叫,声音越来越近,猫叫声快到院墙时却突然停了,接着又听见几块石头落地的声音。

院子中的气氛突然变得诡异紧张起来,三人都是屏息凝视着石头落地的地方。

林丹忽的想到这内院中只有他和公主翠儿三人,若是外院的赵铁牛不能及时进来救援,岂不是要弄巧成拙。

当下不敢怠慢,用手轻轻一拉,带着公主蹲下,又用眼神示意翠儿也蹲下。

不经意的往身边瞥了一眼,公主月华下的脸一片嫣红,赶忙把拉着公主的手放开,公主此时已是将脸别到一旁,隐隐约约能听到略微加重的呼吸声。

这时院墙外陆续翻入四人,林丹心中焦急,暗道:“狗日的赵铁牛怎么还不来?”

那四人皆穿夜行衣,只露一双眸子,在月光下反射着微光,一落地四人便缩着身子向正房摸去,正准备在门缝处用特制的刀去撬门栓,手一碰门便听“嗤啦”一声,门便开了。

看这情形,四名贼子便知不好,他们早些时候还看到这个院子亮着灯,眼下却是门栓都没上,肯定是没有人,四人交换了一下眼色,正准备退出去。

忽的听道有人大喊:“贼人进来了。”

接着便看到连通外院的门被人撞开,呼啦啦涌进数个身影。

贼人惊得便往墙边蹿去,赵铁牛等人却是抢先一步堵住去路,贼人见状只得拔出手中短刀和赵铁牛等人拼命,只是武艺和赵铁牛等人差得太远,走了两招便有两人被擒下。

又有一个贼人看来时院墙已经被人堵住,冲不出去,便往花园这边冲来。

林丹看见贼人,向自己所在方向冲来,也是不慌,瞧准时机猛地一扑,将人扑倒,手上乘势用力向贼人持刀的手腕击去,将贼人的刀卸下。对方没了兵刃,自己也就没了顾及,当下双手一撩,将贼人的双手反剪过来,用腿抵着贼人的腰部。

才道:“不许动,否则要你的命。”

“三哥,你没事吧?”赵铁牛问道。

此时院中已经点燃了火把,最后一个贼人也被其他人擒下。

揭开四人的头罩,发现并没有王士基。

“审一下是谁派他们来的。”林丹吩咐赵铁牛道。

锦衣卫手段这些毛贼哪里受的了,没几下便招供道:“是王爷。”

“王士基?”林丹问道。

那贼人点头道:“是。”

“他人呢?”林丹又问。

“在外面把风。”贼人答道。

闻言赵铁牛赶忙往外而去,片刻即回,对林丹摇摇头,显然是跑了。又问他们清不清楚,王士基家里情况,都答不知,见问不出什么,便命人将他们看管起来,明日叫胡瓜儿送到衙门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