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清廷发兵

大明朝崇祯十七年,大清朝顺治元年,大顺朝永昌元年。

四月初四,在盛京城。

清宫之中的崇政殿,正由辅政叔王多尔衮主持召开一场对于李自成攻入北京后,大清对明策略问题的御前会议。

事涉国家战略,这次会议并不像往日大朝那样百官齐聚,除了在京的八旗,旗主王爷,便只有汉官秘书院大学士,范文程参加。

“3月19日李自成破北京,有传言说崇祯在万岁山自缢殉国,诸位说说面对明地情势我大清当采取何策。”崇祯殿中,年仅32岁的摄政王多尔衮缓缓说道。

他语态轻松,手里还拿着一份军报。

“奴才听说李自成现在,正大肆收刮北京城中的明朝降官,还设立了比饷镇抚司,内阁大学士和六部正印堂官,要助饷银十万,其他的如侍郎,锦衣卫官校,七万或五万三万,科道翰林,三万两万不等,甚至连各衙门里的小吏也要缴纳上千两,其如此作为,必是大失官绅人心。”

汉官秘书院大学士范文程道,他脸色略微有些苍白,最近身体一直不好,一直在盖州汤泉养病。

闻言多尔衮并不答话,眼光巡梭,看到坐在自己下首的镶蓝旗旗主,同为辅政叔王的济尔哈朗。见其好似老僧入定,微闭着眼睛,便又看向自己弟弟正白旗旗主--多铎。

“十四哥,三月初李自成攻破太原时,我便请兵南下,当初若是听从我的建议,咋们今天便在北京城开会了,现如今李自成已经占了北京,城高墙深,士气正锐,我等再深入明地怕是不好打。”多铎道,一边说一边看多尔衮脸色。

今日会议多尔衮并没有提前和他沟通过,3月初时多尔衮不同意南下,心里便觉得这次估计也是不愿意动兵的。

多铎说话时多尔衮一边听,一边观察场中之人反应,说道城高墙深,士气正锐,深入明地不好打时,济尔哈朗那闭着的眼睛方才睁开,看见这幕多尔衮心里不由暗骂“老狐狸”。

“十五弟这是怪我贻误战机了?”多尔衮看着多铎,语气严肃。

“十四哥是摄政王,国家大事必然是要谋全局,当时不动兵必然有所考量,再说谁又知道崇祯如此不争气,才十几天便丢了北京。”

见多尔衮,语气态度有变,多铎又把话圆了回来,只是刚刚自己才说不好打,现在不好意思再说要打,便取了个折中的态度。

“我到觉得此时出兵正是时候,李自成虽破北京,但是连番大战,损兵折将,我听说他在打宁武关时一战便伤亡了十几万人,眼下还能有多少可战之兵和大清作战,咋们此时出兵,正可让他这只受伤的老虎来不及舔舐伤口。”

正白旗旗主--阿济格,他和多铎、多尔衮生母都是努尔哈赤大妃阿巴亥。感觉到多尔衮属意南下,便发言支持道。

“十二哥,言之有理,咋们此时出兵正是应了那句话,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见阿济格把自己刚才的失言圆了回来,多铎便也顺势站到主战的立场里去。

“一会而难打,一会儿好打,是我老了耳朵不好,还是十五弟昨夜酒喝多了?”一直闭目的济尔哈朗开口道。

“六哥有何高见?”见其说话,多尔衮笑问道。

济尔哈朗是和硕庄亲王爱新觉罗·舒尔哈齐第六子,多尔衮众人皆以六哥相称。

“先皇天聪三年,崇德年间我大清数次攻到明朝京师,都因北京坚固,易守难攻,不得不无功而回,眼下李自成已经据有京师,以得坚城,我军再去攻坚,也是难有胜算。”济尔哈朗回答道,一边说话一边频频看向肃王豪格。

豪格是太宗皇帝的长子,皇太极驾崩的时候,他本是呼声最高的帝位继承人。

当时两黄旗,索尼、图赖、巩阿岱、鳌拜、谭泰、等朝廷重臣都明确表示拥立他为新君,济尔哈朗虽然没有明着表态支持他,私下里却对豪格承诺过如果召集王公会议,会在会上支持他,可是在王公会议上济尔哈朗却是对拥立自己弟弟福临的意见表示同意。

因为这件事豪格对济尔哈朗便有一些刻意的疏远,见济尔哈朗目视自己,显然是要自己发言支持他的立场,心中不喜济尔哈朗,便装作没看见。

见豪格不理睬自己,济尔哈朗心中不由大骂豪格是“分不清敌我的蠢猪。”

此时顺治皇帝年幼,国家政权名义上由两位辅政叔王共决,实际上因为济尔哈朗不是太祖亲子,虽然和多尔衮同是叔王,但是在朝廷里的影响力比多尔衮要差很多,这也是今天这场崇政殿会议由多尔衮主持,而不是由两位叔父辅政王共同主持的原因。

眼下朝局若是让多尔衮统兵南下,倘若攻破北京,朝廷又拿什么去赏已是辅政叔王的多尔衮,不管是为朝廷计,还是为他自己考虑,他都不希望促成多尔衮统兵南下的。

“北京城坚不假,但是我看李自成必不能久待。”这时范文程发言道,又看向济尔哈朗见其面色有些不悦,便停了下来。

“宪斗有何高见?”多尔衮道,宪斗乃是范文程的字。

“刚刚奴才已经说过,李自成委任刘宗敏栲掠明朝降官降将和北京士绅,从李自成作为来看,必是攻破北京时并未从北京府库中得到多少粮饷,眼下明朝还有江南半壁,必然已经断绝南输的漕粮,没有粮草李自成如何在北京待的下去,到时我军发于东,明军发于南,李自成残累之军如何能敌。”范文程继续道。

“明朝如何肯和我夹攻李自成?”济尔哈朗诘问道。

“大清与明朝虽然年年交战,仇怨颇深,但并未杀其君,掘其祖宗陵寝,李自成却是不同,其攻破洛阳时,将福王剔去毛发,拔掉指甲,又杀掉几只鹿,放在一起炖了几大锅,称为福禄筵,分给众将食,可以说和朱明有不共戴天之恨,若王爷遣使联络,共讨李闯,焉有不成之理。”范文程回道。

“使节来往数月之久,怕到时候残明自身难保。”济尔哈朗道。

“我军若是南下,但凡明臣稍有谋略,明军必会北上。”范文程道。

“若是明军不北上呢?便凭你臆测之言我便发大军南下,军国大事岂能如此儿戏。”济尔哈朗语气十分严厉。

听得济尔哈朗之话,范文程便不再发言。

见场面有些疆,多尔衮便看向豪格问道“肃王有何看法?”

“若是进兵,十四叔认为需用多少人马”豪格问道。

“当起倾国之兵,物尽其用,人尽其力。”多尔衮道。

“从何处进兵?”豪格又问。

这问题一时不好回答,多尔衮想了想道“循崇德年间进兵路线。”

“若是倾国而出,山海关之敌东来如何敌之”豪格又问。

此时位于辽西走廊的山海关,还有明朝团练总兵官吴三桂,所率领的3万多关宁兵,关城险峻,其若趁清军绕道山海关深入明地之际,引兵东犯,对盛京城会产生十分大的军事压力。

“我大清历次深入明境作战,关宁军都未敢东犯一步,何况现下北京城破,其后援无继,岂敢来犯,倘若来犯,山海关还有多少守军,到时我自会率军从后取关。”多尔衮道。

知道多尔衮所言不差,提出关宁军东犯,不过是为了和多尔衮几兄弟唱唱反调,内心当中豪格是支持南下的,因为这也是他父亲,皇太极毕生所愿,当下豪格也不在说话。

多尔衮又问在场其他诸王意见,基本上都同意南下。

当初李自成破太原消息传到盛京,盛京城中便有一股南下的气氛,只是当时从多尔衮的角度来看,李自成虽然兵势很盛,但是明朝在北京还有数万京军,就算不能野战,凭着北京的高大坚固,守北京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当时清廷已经知道,崇祯要调关宁军进京勤王,多尔衮本来打算要等明军与李自成,打得两败俱伤精疲力尽之时,再从盛京发兵,直入山海关,一举拿下辽西走廊,全据山海形胜。

为此3月初时他就在征调兵马,筹备粮草,只是没料到明朝竟然是土崩瓦解之势,败得如此之快。

“我意定于四月七日起兵伐闯。”凝视场中众人,多尔衮语气严肃的说道。

闻言众人心中都是一凛,除济尔哈朗外,纷纷答道“谨遵辅政王令!”。

济尔哈朗看见殿中情形,心中虽然不快,但是众意难犯,也只能默许多尔衮乾纲独断。

“奴才认为,我大清此次可以,以为明讨贼的名义进兵,用此名义,一来可以收明臣和士绅之心,减少明人对我大清的抵触,二来可以挑拨李自成与残明的关系”范文程奏道。

“宪斗之言,可当十万军”闻言多尔衮不由哈哈大笑。

又对范文程道“这讨贼檄文,便由宪斗执笔如何”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范文程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