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谢谢你

“还我弟弟命来!”

木韬一个猛子冲了过来,手里握着一把短枪,直刺叶开的胸口。

“回去!”

一道人影闪了过来,直接挡在了木韬的面前,一手攥住了他的短枪。

“大哥!”

木韬瞪着通红的眼眸,奋力挣扎,但是修为不如拦住他的木明,短枪纹丝不动。

“回去!”

木明面色冷峻,重复道。

木韬恨不得将一口牙齿咬碎,但终究是理智了过来,仰天几声怒吼,愤愤不平的走了回去。

栅栏外的看客们可管不得木家的人有多悲惨,看到他们落败,欣喜溢于言表。

高台上的老爷们就要深沉的多了,除了少数几个人表示世事难料之外,其他人基本保持着一言不发。

等到木家的人抬着木连胜跟木英惨然离开后,他们才纷纷向重新回到这里的杨筱素道喜,并且有意无意的打听起了叶开。

杨筱素的内心远没有她表面这么平静,假意的敷衍着,等到安排好了晚上的庆功宴,她才快步离开了这里,去寻事了拂衣去的叶开。

“你是没看见,少爷我一个眼神,就吓得那木英动弹不得,根本没费一点气力!”

杨筱素来到安置叶开跟胭脂的那座小院,刚走到屋子门口,就听到里面的叶开正在吹嘘。

“吹牛!我才不信呢!”

胭脂毫不客气的反驳道。

“少爷我骗你作甚,不信你去打听打听!”

叶开躺在榻上,翘着二郎腿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推了开来,叶开扫了一眼,然后神情自若的晃着腿。

胭脂则是赶紧站了起来,行了个礼道:

“大小姐您来了!”

杨筱素微微笑了笑,点头道:

“我来找相公!”

“哦!大小姐您坐,我去沏茶!”

胭脂知趣的点了点头,走了出去,顺便把门给带上了。

“这么快就来问罪了?”

叶开问道。

杨筱素微微一呆,茫然道:

“相公有什么罪?”

叶开坐了起来,嘴角含笑道:

“我杀了木英啊!”

杨筱素先是一愣,随后认真道:

“他该死!”

叶开收起了调笑的神情,有些意外的道:

“你可是替他求情的”

杨筱素笑了,抿嘴道:

“那么多人看着,如果不这么做,会显得我们做事太过霸道,不留后路!”

“真不怪我?那木英临死前说他有个师傅,能教出四级武道的人可不好惹!”

叶开继续说道。

杨筱素收敛了几分笑意,沉声道:

“木家不是什么良善人家,输了一定会报复,该来的躲不掉,木英死了,木家就再没有翻身之日了,至于木英的师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什么好怕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杨筱素的眉眼间透露出了几分英武之气,叶开眼神里流露出了几分赞许之色。

杨天照选择培养他这个女儿是一点没错的,聪明稳重之余,还不乏英武果断。

“既然不是因为木英的死,你来找我做什么,还来的这么急?”

叶开估摸着自己从打赢擂台离开到现在也不到半个时辰,杨筱素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做的。

“我是来正式谢谢相公的!”

杨筱素认真的说道,然后站了起来,当即就要给叶开行个大礼。

叶开抬了抬手,杨筱素就发现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道在拖着自己一样,让她的身子没办法矮下去。

“一点小事而已,不用这样!”

叶开满不在乎的说道。

“我本该相信相公的!”

杨筱素试了几次都没办法行礼成功,只能站直身子,既懊恼又愧疚的说道。

“有一说一,你这点做得确实不好!”

叶开沉吟道。

杨筱素突然有些紧张了起来,小心的看向了叶开。

这次如果不是叶开出来一挽狂澜,杨家的下场只会比木家更惨,因为木家输了,奉旨戍边的资格并不会被取消,丢掉的只是金兰城里的产业跟一些封地,杨家则是有着破家灭户的危险。

所以现在,杨筱素格外的在意叶开的感受。

“算了,也不怪你!”

看着杨筱素小心翼翼的神情,叶开也没兴趣拿这个说事了,摆了摆手。

叶开不追究,杨筱素暗暗松了口气,然后说道:

“稍后的庆功宴,相公会出席吧?”

杨筱素带着几分希冀的问道。

“不去,太麻烦了!”

叶开直接了当的拒绝了,他本来就不是喜欢出风头的人。

要不是肖炎差点翻了船,把杨家给葬送掉,他甚至都不会出现在操练场。

“还是跟以前一样,照旧!”

叶开没有再看杨筱素,闭上了眼睛。

杨筱素一脸苦笑的走向了门口,临出门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叶开背过了身去,心里不知为什么泛起了丝丝的落寞,随后轻轻的掩上了房门。

“是他!是他!可算是找到了!”

杨家的偏厅待客室里,被留下来参加庆功宴的燕长歌正在狂喜。

经过几番的验证,他终于确定,叶开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玉凝霜瞥了燕长歌一眼,内心泛起了一股无力感,她不能理解,一个看上去精明强干的人,为什么会蠢成这样。

反应慢就算了,对于形势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敏感度。

她都不知道燕长歌在高兴什么?

“你打算怎么办?”

玉凝霜问道。

“怎么办?那块宝石他是怎么拿走的,就怎么给我退回来!”

燕长歌一脸理所当然,带着几分狠意的说道。

“四级武道强者,带甲三千的军功家族,边陲之地,你确定要这么做?”

玉凝霜接着问道。

燕长歌的脸色逐渐难看了起来,他光顾着高兴了,忽略了叶开现有的实力跟背景。

“再者说了,那块石头,他是花钱买的!”

玉凝霜给了燕长歌致命一击。

这些日子燕长歌卯着劲的找叶开,势要追回那块石头,不知情的还以为叶开是偷或者抢来的。

“我不会让他白白得了这个便宜!”

燕长歌依旧不打算放弃,咬牙道。

玉凝霜轻轻摇了摇头,她发现自己跟这种自以为是的人真是没有多少共同语言,她也就借故离开了。

到了一个僻静之处,周围没什么人了,玉凝霜打了个手势。

屋子拐角处凭空出现了一个中年人,快步走了过来。

“想办法跟叶开搭个线,我有事跟他谈!”

玉凝霜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