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宗门初现

“只不过一个四级武道,值得主人您如此在意么?”

中年人询问道。

“他现在是四级武道不假,可你知道一个月前他什么修为么?”

玉凝霜问道。

“属下不知!”

中年人回道。

“无修为!”

短短三个字让中年人半天没回过神来。

“主人,这太不可思议了,会不会有隐情?”

中年人难以相信,他有生以来,都没听说过修行有这么迅速的人存在。

这已经不是超乎寻常了,而是近乎妖孽了。

“我从天机那里买来的消息,你觉得会有假么?”

玉凝霜接着回道。

听到天机,中年人深信不疑了,接着开始在心底里盘算,到底怎样才能实现这样的境界飞跃。

“是丹药么?”

中年人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玉凝霜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一个月内从无到有,跨越四个境界,需要的是海量的丹药,我猜测,他背后有一位丹师,而且是一位级别不低的丹师!”

玉凝霜分析道。

“丹师倒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主人你是怎么判断这位丹师的能力高低的?”

中年人疑惑的问道。

“叶开拿走的,应该是一颗四级妖丹,能炼化四级妖丹的丹师,级别会低么?”

玉凝霜接着说道。

“四级妖丹!”

中年人眉毛直跳,难怪主人会如此在意那个叶开,能炼化四级妖丹的丹师,别说是在金兰城了,就算是整个神龙皇朝也没有多少。

“属下这就去安排!”

中年人连忙离开,这件事对于主人来说至关重要,他不敢耽搁。

“没想到小小的金兰城,会有这样的惊喜!”

看着旁边池塘里的荷花,玉凝霜抿嘴笑了起来。

华灯初上,杨府的庆功宴正式开始了,除了白天来观礼的贵宾们之外,金兰城的城主跟官府各部门的重要人物都到场了。

神龙皇朝军政分离,各地的军队跟官府是互不统属的,所以白天的时候金兰城官府才没有出现。

现在他们来参加这个庆功宴,是从官方层面上承认了杨家的胜利,接下来杨家对木家的任何瓜分,都是合法的。

面对诸多的大人物,杨筱素没有任何的怯场,表现的游刃有余。

只是席间,频频的有人问起叶开,往日里这些人或明面上或暗地里,都在嘲讽过杨家这位赘婿,但是现在,每个人内心里想要结识叶开的心都是真诚的。

毕竟那是四级武道,整个西北境武力都处在顶级的人物。

只是让大家感到失望的是,叶开并没有出现。

庆功宴完满结束,杨筱素接到了厚厚一沓的请帖,无一例外,所有的请帖都点明了要请叶开过去。

这种宾客满堂,往来热络的情景,只有在杨天照还健在的时候才出现过。

坐在父亲以前最喜欢的那个大书桌后面,看着上面摆满的礼品请柬,杨筱素将头埋了下来,过了几秒钟,她的肩膀轻轻的抖动着,细微的哭泣声悄悄的传了过来。

杨天照离开之后,杨筱素表面上如往常一样,但夜深人静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她总是被惶恐包围。

失去依靠的滋味只有亲身经历了才能体会的到,那种举目无亲,每做一件事情都要深思熟虑,生怕带来什么严重后果的小心翼翼,将她压得疲惫不堪。

这个杨府内外看着都强势,能力不俗的杨家掌舵人,算算年纪,才十九岁!

“素素,也许你现在觉得会委屈,但是将来,你一定会理解我今日的安排!”

恍惚间,杨筱素似乎又回到了杨天照告诉她叶开将会成为她相公的那天晚上。

“原来你早就知道!”

泪眼婆娑的杨筱素抱起了父亲最喜欢的那方砚台,泣不成声。

叶开并不知道自己在杨筱素内心的地位已经到了另一个层面,此时的他还想着如往常一样,闷头在小院子里过休闲日子。

他更不知道的是,随着他赢下挑战,杀了木英,关于他的消息,正在飞速的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过去,西北境的各大势力,将在不久后都会知道,金兰城的杨家,出了一位四级武道,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年仅二十岁的四级武道!

“少爷,这些请柬怎么回复呀!”

胭脂瞅着桌子上摆满了的请帖,托着腮帮子发愁。

这些请柬都是单独宴请叶开的,所以直接送到了他这里。

“不回,不去。”

叶开简单直接的说道。

“这不好吧?”

胭脂小声询问。

“有什么不好的,少爷一天天的这么忙,哪有空陪他们!”

叶开不耐烦的说道。

“可是你一点都不忙啊,今天回来后你就一直睡着!”

胭脂疑惑道。

“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反驳少爷,这么爱抬杠,小心我打发你去抬轿子!”

叶开假意凶道。

“轿子我一个人也抬不了啊,姑爷你还得找一个丫鬟!”

胭脂笑嘻嘻的说道,但是笑着笑着突然扁起了罪,小脸皱了起来。

“怎么了?”

叶开奇怪的问道。

“姑爷嫌胭脂伺候的不好,要再找个丫鬟是不是?”

胭脂一脸的委屈,眼看着都要苦出来了。

“谁都不服我就服你!”

叶开一脸的无语。

“嘘!”

胭脂刚要说什么,突然被叶开捂住了嘴。

胭脂赶紧点了点头,叶开松开了手,小心的走到了门口,静静的站了几秒钟,猛然间拉开了房门,“呼”的一下窜了出去。

屋外传来一声响动,等胭脂跑到门口看的时候,两个人影已经一前一后的踩着院墙飞了出去。

“姑爷!”

胭脂大喊了一声,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

正追着前面那个人影的叶开听到喊声身形顿时顿住了,随后毫不犹豫的就转过了身,几个起落间回到了院子里。

前面的人影正全力飞奔着,突然感觉不到身后那股压力了,回头一看,却看到叶开已经回去了。

他整个人都茫然了,站在一处房檐上,思索了好一会儿都没想明白如此警觉的家伙,为什么不追了。

“姑爷,那个是什么人啊?”

看到叶开折返回来,胭脂心里安定了不少,小声问道。

“不知道!”

叶开如实回道。

“是不是木家的人啊?”

胭脂担心的问道。

“木家?应该不是!”

叶开摇了摇头,刚刚那人散发出的气息十分危险,而且叶开本能的感应到对方实力不俗,境界比自己只高不低,木家要是真有这样的帮手,白天挑战的时候就应该用了。

“今天晚上你睡里屋!”

叶开吩咐道。

胭脂本想习惯性的问个为什么,但是看到叶开脸色严肃,立马压下了心里的好奇,答应了下来。

外面的人影接连又试探了几次,结果他发现叶开连屋子都不出来,这让他十分的难受,眼看的都午夜时分了,无奈之下,他只能现身了。

“天青派王蒙求见叶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