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绑架

“天青派?”

叶开走了出来,面带疑惑。

门外是一个长相普通的中年人,叶开看了几眼道:

“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位玉姑娘的手下,给过我两万两银票!”

“你记得我?”

中年人很是意外,他的相貌本就不容易被人记住,关键是他用了天青派的秘术,使得见过他的人立马就会忘记。

“你的炁体!”

叶开看他意外的表情,解释道。

中年人非但没有恍然大悟,反而更吃惊了!

因为据他所知,绝大多数的修行者都无法分辨炁体的差别,尤其是同属性,只有极少部分人天生具有分辨的能力。

这部分人即使修为无法大成,却会成为万众敬仰的职业。

丹师,鉴宝师,定穴师!

“大叔,别光愣着了,你是有什么事?”

叶开看了一会中年人的表情表演,实在等不了了开口问道。

“冒昧到访,是代我家主人请公子前去一叙,有重要事情相商!”

王猛平复了一下心情,沉声道。

“我跟玉姑娘之间可是钱货两清了,没有必要再商量什么!”

叶开拒绝道。

王猛脸色顿时一僵,他没想到叶开居然想都不想就拒绝了,那可是玉凝霜,天青派掌门的掌上明珠,一般的贵族想巴结都巴结不上。

就拿燕长歌来说,万宝楼少主人的身份怎么也算是神龙皇朝顶级富二代,玉凝霜正眼都不看他,燕长歌都没脾气。

“叶公子,你是不是不知道我们天青派?”

王猛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试探着问道。

“恩,第一次听说!”

叶开也不避讳,点头道。

王猛只觉得自家脸颊直抽抽,你不知道不会问问,问都不问就拒绝,你怎么这么自信?

要不是玉凝霜对叶开的态度,王猛真想让叶开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叶公子,我简单给你介绍下,本宗是西北境第一大派,上四品宗门!”

王猛说道。

叶开点点头,然后问道:

“宗门一共有几品啊?”

王猛牙花子有些发酸,他赫然发现,叶开虽然有着四级武道的修为,但似乎对修行者一无所知。

这不由得也加深了他背后有个厉害丹师的可能性。

“宗门分为九品到一品,同品级有上中下之分!”

“那这么说,你们上面还有三品,二品,一品三个级别的存在呗!”

叶开沉声道。

王猛不由得眉毛直跳,叶开这意思是嫌天青派品级不高啊。

“叶公子,你恐怕不知道,普天之下一二品宗门早已绝迹,三品宗门依附于各大朝廷,在修行界,四品宗门即是顶级!”

王猛气不过,详细解释道。

“你别误会,我又没看不起你们的意思!”

叶开摆摆手道。

王猛攥了攥拳头,他发现叶开比他想象的要欠揍的多。

“玉姑娘这样的大人物,应该很忙的吧,我就不耽误她的时间了!”

叶开转身准备回屋。

王猛都懵了,他发现自己解释跟不解释其实是一回事,叶开铁了心的就是要拒绝。

“叶公子,你不去的话,恐怕会后悔!”

王猛严肃的说道。

“到后悔的时候再说吧!”

叶开头也不回的进了屋。

打发走了王猛,叶开躺在床上思索,玉凝霜突然派人来找他,要么是因为他能鉴定妖灵石,要么就是他显露出的实力境界。

无论是因为什么,再叶开看来都是麻烦。

上四品的宗门,那是真正的庞然大物,对于想要低调,悄咪咪发展的叶开来说,还是不要有瓜葛的好。

只是很多时候,事情的发展是不会随着人的意愿的。

第二天叶开醒来,往日里胭脂要么在屋里忙活就是在院子里,但今天叶开起来许久了都没见到胭脂的影子。

直到他在胭脂的房里发现了一封书信。

信的大致内容是胭脂在他们手中,让叶开赶在正午之前去到城北十里外的枯树林,如若不来或者迟到的话,他就等着收尸!

“好个天青派!”

叶开顿时恼了。

金兰城外,向北十里外,枯树林。

“让你绑叶开,你给我绑个小丫头片子来!”

燕长歌气的火冒三丈,抄起一根树枝劈头盖脸的打着自己派出去的手下。

“公子,那叶开实在是太警觉了,我们没法下手啊!”

一边抱头鼠窜,手下一边解释。

“那你绑个丫鬟来有屁用,要绑也绑他老婆啊!”

燕长歌追打着吼道。

“公子,我们想过,只是那杨筱素住的地方守卫森严,都是悍卒,我们根本进不去!”

另一个手下解释道。

“我真是养了一群废物!”

燕长歌扔掉了树枝,无力的坐回了轿子里。

“公子,这小丫头虽然是个丫鬟,但叶开很紧张她,一定会来!”

挨了一顿打的手下说道。

“你知道些什么?”

燕长歌问道。

手下连忙将王猛找上门去的事情讲了。

燕长歌沉吟片刻,吩咐人将胭脂给提了出来。

小丫鬟还处在昏迷中,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落入了虎口。

“国色天香啊,难怪那小子这么在乎!”

燕长歌啧啧道。

几个手下也是跟着点头,胭脂虽然年纪尚小还没有张开,但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假以时日,这一定会是个极品的美人。

“给我好生照看着,这小妮子不错,收拾了叶开带走!”

燕长歌吩咐道。

几个手下点点头,领头的那人更是喜上眉梢。

燕长歌看上了胭脂,人又是他绑来的,这无疑是功劳啊。

燕公子虽然严厉了下,但是赏赐却很丰厚的,这也是他们即使经常被打骂,依旧死卖力气的缘故。

时间过的很快,眼看太阳就要到正午了,依旧没有叶开的身影。

燕长歌又开始怀疑了起来,是不是判断错误,那个小丫鬟根本没有那么重要。

“你们去把人带过来,弄醒她,我有话要问!”

燕长歌想了想说道。

几个手下走到一旁去提人。

枯树林就是一片枯萎的林子,燕长歌带来了不少人,其中还有专门重金请来对付叶开的。

胭脂被关在一间帐篷里,周围都是人。

几个手下有说有笑的过来,邻近帐篷,突然发现不对劲。

守在帐篷这边的人连个招呼都没打,一个个跟木头似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出事了!”

领头的那个手下十分的警觉,按住了腰刀说道。

其他几个人立马摆出了防御姿态,小心的凑了过来,等到了帐篷跟前,才发现这里的守卫全都死了,身后顶着一根木棍,才没有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