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人命之贱

“快去通知公子!”

领头的这人飞速的抽出了长刀,同时将自己身后的同伴撞了出去。

“叮!”的一声脆响,刀身似乎被什么给刮到了,紧跟着眼前就是一黑。

“大毛哥!”

除了被撞出去的那个人,剩下的人都是一阵惊呼,他们甚至都没发现什么,只听到了大毛的警告,然后大毛就死了。

“快走!”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汗毛直立,几个人纷纷转身,只是刺耳的破空声随后就到,几个人闷哼一声,胸前“刺溜”冒出了血箭,接着就是尸体倒地。

“啊!救命啊!来人啊!”

被撞出去的那个人离得最远,爬起来高声喊叫。

这一喊,立马惊动了周围的人,只听的簌簌的脚步声,不一会儿,全副武装的壮汉们从周围冒了出来。

“有鬼!”

幸存者高声喊着,向着他们跑了过来,眼看着要安全了,“噗嗤”一声,咽喉毫无征兆的爆出了血花,接着一头撞在了众人面前。

“怎么回事!”

正午时分,正是阳光强烈的时候,全副武装的一群人却是浑身寒气,所有人都心里发毛,在他们眼中。

这个家伙发疯似了的跑了过来,然后就突然死了。

在他身后,除了躺在地上的尸体之外,没有活人。

“装神弄鬼!”

一声冷喝之后,一个穿着灰色长袍的男子走了出来。

堵在前面的甲士们只觉得一股软软的力道将他们推了开来,被动的让出了一条路。

“阁下就不必故弄玄虚了,现身吧!”

男子说道。

“还想多玩一会呢!”

甲士们看上去没人的那片地方,一棵枯树突然晃动了几下,一个人从树里走了出来。

“木遁!”

灰袍男子沉声道。

“叶开!你敢杀我的人!”

一声怒吼,闻讯赶来的燕长歌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冲着刚刚从树里出来的那人喊道。

“绑架我身边的人,就是这个下场!”

叶开扫了一眼一地的尸体,冷冷的说道。

“你!”

燕长歌刚要说什么,立马被打断了,灰袍男子道:

“燕公子,不要做口舌之争,等我拿下了他,随你处置!”

“那就有劳陈师了!”

燕长歌也回过神来了,骂上几句又能有什么用,拿下叶开,他有的是法子出气。

“你平时是不是不刷牙啊?”

叶开看着走过来的灰袍男子,突然问道。

男子愣了愣,这个问题实在是奇怪,下意识的问道:

“什么意思?”

“口气很大,臭不可闻!”

叶开嘴角一咧,在笑的同时出手了。

白色炁体包裹在了他的双手上,拳头似乎放大了几倍,一眨眼间,就打到了灰袍男子的面前。

“砰!”

一声闷响,男子用手臂挡住了叶开的这一击,但是紧跟着叶开就是一连两拳,一拳比一拳猛,第三拳更是直接将男子打的后退了几步。

“有意思,力道层层增加,速度也跟着提升!”

之前木英是直接被这三拳打飞了的,灰袍男子显然要强上不少,直接挡了下来。

“眼力不错!”

叶开赞赏道,手上却没停,跟着又是三连拳,这次男子依旧是格挡,但是格挡的却更加的轻松了,他只退了一步。

“土行?”

叶开皱了皱眉头,这个灰袍男子并没有将炁体附着在身体表面,但是他的防御力却强的有些离谱,而且跟叶开层层加强的拳头一样,他的防御力也在一步步的提升。

“再试试?”

灰袍男子依旧摆出了防御的姿势,笑着说道。

叶开冲了上去,这次的三拳打完,男子未动,他却被顶飞了。

“不对劲!”

叶开心里暗道。

即使是土行的武者,天生有着防御力的加持,但也没有像这人这么离谱的,短时间内,他的防御力已经上升了两倍有余。

“你不动手那就该我了!”

看到叶开似乎没辙了,灰袍男子微微一笑,猛然间冲向了叶开。

他用的也是拳头,跟叶开一样没有花里胡哨的招式,直接一拳砸在了叶开的正面。

叶开想要躲,但是强大的力道竟然将他给吸了回来,并且瞬间凝聚成了一个点,接着炸开。

“轰隆”一声巨响!

叶开被打飞了出去,身子撞在了一棵枯树上,枯树瞬间四分五裂,叶开继续往后撞,一连撞断了四五颗树才停下。

“防守反击?”

叶开在挨了一击重击之后终于摸清楚了这男子的套路。

他用的应该是一套特殊的武技,在被攻击的时候吸收对方的攻击力提升防御力,自己攻击的时候又能将防御力转化成攻击力打出去。

这是一种很赖皮也很无解的武技。

对手越强,效果越好。

“知道了又怎么样呢,你破解不了!”

灰袍男子面带得意。

“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切的花里胡哨,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毫无用处!”

叶开沉声道。

“绝对的力量,就凭你?”

灰袍男子大声笑了起来,叶开的修为境界他已经摸清楚了,四级武道初期。

而他,比叶开高一个小境界,四级武道中期!

叶开的胜算很小!

“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

叶开怒喝一声,摆出了之前的架势,随后一个箭步冲了过来,灰袍男子不慌不忙的换成了防御姿态,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

叶开突然一个滑步闪到了一旁,直接冲向了人群。

“打不动你,我还打不动他!”

叶开的真正目标是燕长歌。

燕长歌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身边甲士环绕,叶开居然会选择自己。

甲士的防御力很强,即使是四级武道,想要突破这么多的甲士,也不是瞬间能办到的。

一旦被拖住,灰袍男子从背后发动袭击,叶开的处境其实十分危险。

“蠢货!”

燕长歌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

眼看的叶开就要撞在甲士们的盾牌上了,他却突然又一个滑步,侧过身子迎上了赶过来营救燕长歌的灰袍男子。

“人是没办法一边跑一边防御的吧!”

叶开露出了一丝笑来,猛然出击,第一拳就砸中了灰袍男子的肩膀,只听得一声脆响,男子的肩膀塌了下去,紧跟着叶开一拳打在了男子的锁骨上,“咔吧!”一声,男子目次欲裂。

下一拳,叶开打中了男子的脑袋。

所有人的视线里都是一幕仿若西瓜爆开的场景!

“死了?”

燕长歌瞪直了眼睛,惊异了几秒钟之后,破口大骂了起来:

“废物,饭桶,还号称高手,花了我五千金,就这么个货色!”

“闭嘴!”

叶开怒目相向,一声厉喝。

灰袍男子要不是顾忌燕长歌的安危,怕有什么万一,他也不会被自己抓住破绽击杀。

而燕长歌非但没有丝毫的感激,反而极尽侮辱,他这种人,才真的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