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援兵到

很显然,是这块玉牌挡住了攻击女子的闪电,使得她借此逃了出去。

这像极了叶开印象中的法宝,不过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真正的法宝不可能是一次性的,还这么易碎。

而且就目前这个世界的天地灵气,是不具备炼制出法宝的条件的。

不过叶开还是将其余几块玉牌收了起来,他打算研究研究。

“燕公子,这小子极为棘手,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远远的,女子声音传来,燕长歌人都懵了,连忙转过身四处打量,只看到站在那里的叶开,重金请来的女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别找了,她跑了!”

叶开将玉牌碎片塞进怀中,拍了拍粘在身上的杂物,轻声说道。

燕长歌双眼圆睁,表情跟见鬼了一样,但是很快,他的脸上就满是阴狠之色。

“给我杀了他!”

燕长歌下了命令,一直处在防御姿态的甲士们应了一声,开始列阵。

燕长歌原本的打算是要活捉叶开的,毕竟他想追回那块妖灵石,所以他才重金请了两个四级武道过来。

但就眼前的形势而言,活捉明显是不可能的了,他只剩两个选择,要么就此退走,有近百名甲士护卫,叶开很难击杀他。

另一个选择就是让甲士杀了叶开,只是付出的代价很重,起码要折损一多半的甲士才能办到。

燕长歌是一个不愿意吃亏的人,所以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杀掉叶开。

即使损失对他来说依然很肉疼。

甲士们列阵完毕,两列手持盾牌跟长刀的向着叶开压过来,剩下一列则是搭上了长弓。

面对一个人跟面对训练有素的军队差别还是很大的,叶开直接感受到了军阵带给自己的压迫感。

他现在同样也有两个选择。

一个是走,会受伤,另一个是强攻,会死!

叶公子自然的选择了走,尽管他很想给燕长歌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不要让他逃了!”

燕长歌似乎看出了叶开的想法,吩咐道。

持刀盾的甲士们速度加快,迅速的开始合围。

甲士们虽然大多都是一级的武道,但是穿上重甲,防护力直逼二级武道,甲要是精良一些的话,媲美三级武道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在没有飞天遁地的神通之前,修行者们是不会直面军阵的。

“燕长歌,你这颗狗头,就暂时寄养在这里!”

叶开转身就跑,同时威胁了一番燕长歌。

“快放箭!”

燕长歌急忙道。

弓箭手要比燕长歌反应的更快,叶开身形一动,弓弦就撒手了,箭枝嗖嗖的飞了过来,直接封住了叶开要逃走的路线。

叶开明智的没有选择硬抗箭雨,杨家就是军功家族,叶开很清楚箭的威力,他能挡几箭,却挡不住箭雨。

原本的撤退路线被封住,叶开掉转头向着另一边突破。

弓手们开弓的速度很快,下一波箭雨几乎是瞬息就到,再次将叶开逼了回来。

一连转了三次向,叶开都没跑出去,而刀盾手们则是完成了合围,将叶开给关在了一个直径十几米的圈里。

“看你死不死!”

合围完成,燕长歌松了口气,同时死盯着叶开说道。

“看来得出点血了!”

叶开咬了咬牙根,想要毫发无损的离开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就在这个时候,地面突然微微震动了起来,并且很快震动的越来越强烈。

“骑兵!”

领着刀盾手合围的一名队长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了过来。

“何方贼子,敢在金兰地界行凶!”

伴随着一声怒喝,一个壮汉一马当先的冲了进来。

枯树林虽然是一片树林,但因为多是枯树,经年累月下来,能立在这里的树木已经不多,彼此之间空隙很大,并不影响骑兵的行进。

有了一个骑兵的出现,很快更多的骑兵冒了出来。

黑色的战甲,背后是一面黑色的战旗。

“黑旗杨家,快撤!”

小队长在看到那冲出来的第一个骑兵的时候当即大喊。

这里的甲士大多都是军队上退下来的,很多原本以前就是防守边界的,没有人能比他们更清楚黑旗骑兵的厉害。

甲士们如同潮水般往后退去。

燕长歌还想挣扎,但是他的手下却是直接架起了他,往另一个方向飞奔。

黑旗的到来,意味着事不可为,耽搁下去,一旦被骑兵冲将过来,能不能跑得掉都是个问题。

燕长歌的手下们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不顾燕长歌的喝骂,架着他就跑了。

林子里还藏了十几匹马,上马后,这群人直接飞奔而逃,对于带来的这些甲士们则是顾不上了。

“姑爷,您没事吧!”

当先冲进来的那个骑兵是杨府的护卫邓秃子,他没有去追杀甲士,而是跑到了叶开跟前,跳下马来关切的问道。

“胭脂没事吧?”

叶开在把胭脂救出去之后就让她直接回去了,现在杨家派人来支援,显然是胭脂报的信,但叶开还是依然问了一句。

“胭脂没事,大小姐听闻后,立即让我带人过来了!”

邓秃子回到。

叶开点点头。

邓秃子看叶开安然无恙,再看看周围满地的尸体,暗自咋舌,他以前咋就没发现这位废物姑爷如此厉害呢。

“把这些兔崽子都给我砍了!”

邓秃子确定了叶开没事之后,直接下了斩杀令。

骑兵们冲将过去,落荒而逃的甲士们根本无法抵挡,刹那间就有几个人被砍翻在了地上。

“算了,他们也是听令行事,放弃抵抗的话就饶过性命吧!”

叶开沉声道。

邓秃子点点头,眼神里流露出了几分赞许,他并不是个嗜杀的人,而且他也知道,军人只是听令。

之所以下斩杀令,是有给叶开出气的成分在,毕竟大小姐亲自交代过。

有了叶开的这番调解,骑兵们也开始纷纷逼降这些甲士,毕竟他们大多也都是边军,曾今都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除去最开始被击杀的那几个甲士,基本上没有负隅顽抗的,近百人被剥的只剩内衣,绑了起来,等待他们的将是进入杨家的苦力营!

回去的路上,叶开看着阵型森严的黑旗骑兵,若有所思。

这是他第一次认识到军阵的厉害,也是头一次看清楚了杨家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