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杨家宝库

燕长歌被带到了安全的地方,下马后就对手下们拳打脚踢,浑然不顾这些人刚刚拼死救他的事实。

众人也不闪避,只是闷声挨揍,他们很清楚自家少爷的品性,他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现在不把气撒出来,以后会更加的暴戾。

“公子啊,你还有空在这里撒气!”

陪着燕长歌来到金兰城的老家人痛心疾首的喊道,上前来硬拉住了他。

“都是些废物!”

燕长歌双眼通红,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丢脸过。

“公子,留到以后再教训,现在还是赶紧走吧,出城要紧!”

老家人说道。

“为什么要出城?”

燕长歌蹙着眉头,气冲冲的问道,他并不打算咽下这口气,还准备对付叶开。

“公子,你还不知道你闯了多大的祸,那叶开是杨家现任的家主,黑旗军已经下令封城了,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老家人急忙说道。

“封城?好大的谱,我就不信我现在出去,姓叶的敢动我!”

燕长歌梗着脖子回道。

“公子啊,这里是边地,杨家奉旨戍边,有着便宜行事的权利,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老家人劝道。

“我就不信他们如此的无法无天!”

燕长歌依旧不愿意走。

“公子,非走不可,老爷还有命令给你!”

老家人拿出了一封短信,递了过来,燕长歌阴沉着脸看完了,然后咬牙道:

“姓叶的,且让你再活一段时间!”

叶开随着骑兵队回来的时候看到城门处守卫森严,往日洞开的大门关了起来,只留一个小门出入,排成长列的队伍,正在一个一个的接受检查。

“应该是大小姐的命令,在搜查可疑的人!”

邓秃子看了一眼就明白了,向叶开解释道。

“对了姑爷,主谋的相貌您看清楚了吧?”

邓秃子接着问道。

叶开本来要点头,但想了想之后摇了摇头。

邓秃子皱了皱眉头,沉声道:

“这就不好发海捕文书了!”

叶开不置可否,他之所以说没看清楚,是因为他知道,海捕文书一旦发出,那就是把事情闹大了。

燕长歌出现在海捕文书上,他的个人行为将会上升到杨家跟他背后势力的战争。

而现在的杨家,需要休养生息,来消化战胜木家得到的胜利果实。

回到杨府,在这里焦急等待了许久的杨筱素在看到叶开全须全影的回来后长舒了一口气。

胭脂则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直接扑入了叶开怀中。

“姑爷,可吓死我了!”

小丫鬟梨花带雨的说道。

叶开拍了拍她的后背,轻轻的将胭脂推了开来,望向了杨筱素道:

“让你费心了!”

杨筱素露出了微笑,沉声道:

“应该是我向相公道声辛苦才是,胭脂是杨家的人,绑走她就是打杨家的脸!”

看着语气铮铮的杨筱素,叶开尴尬的笑了笑,摸摸后脑勺道:

“这还真不关杨家的事,她是因为我才出事的!”

事到如今,叶开也不打算瞒下去了,将自己买石头的事情和盘托出。

杨筱素原本以为燕长歌是冲着杨家来的,毕竟杨家战胜了木家,现在风头无两,暗中不爽的势力大有人在。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起因竟然是叶开。

更加难以置信的是,叶开真的会炼丹。

“相公,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尽管明白叶开没有诓骗自己的必要,但是杨筱素还是难以置信叶开可以炼制丹药,而且刚才她恍惚听到,叶开是炼出了四级上品丹药的。

“是真的,小姐,我亲眼看着姑爷炼丹的!”

屋子里就三个人,胭脂作证道。

“你亲眼看到了!”

杨筱素愣了一愣,叶开干脆将剩下的那最后一颗丹药拿了出来,丹药被封在一个木盒子里,盒子打开,浓郁的药香跟淡淡的气焰立马吸引了杨筱素的眼球。

“居然是真的!”

杨筱素只觉得自己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一个丹师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可以量产修行者。

一个能够炼化四级妖丹的丹师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可以量产高等级的修行者!

“可惜的是,丹药就剩这一颗了,妖丹也太难弄了!”

叶开有些遗憾的说道。

杨筱素却是眼前一亮,微微一笑:

“相公,我带你去看些东西!”

说着,她就站起了身,小步子走的很快,难掩兴奋。

叶开看了一眼胭脂,胭脂摇了摇头,她也不清楚大小姐要带叶开看什么,杨筱素现在的神情,她从来没见过。

两人跟在杨筱素的身后,在杨家的大宅里兜兜转转。

“姑爷,这里是老爷住的地方!”

胭脂小声解释道。

叶开点了点头,果然这里才是杨府最大的院子,前后六进,花园就好几个。

“大小姐,这位是?”

三人来到了一处略显老旧的屋子面前,一个头发丝有些花白的老兵拦住了他们。

“闵爷爷,他就是叶开!”

杨筱素脸颊微微一红,小声道。

“哦,是少姑爷啊!”

老兵点点头,目光扫了叶开一眼,这一扫,叶开心头一震,这个貌不惊人的老兵,修为竟然比自己要高,他刚才已经瞬间看透了叶开的境界。

“进去吧!”

老兵打开了门上的锁,杨筱素领着叶开往里走,胭脂停住脚没有跟进来,不用提醒,她也清楚自己的身份是不能进入这里的。

屋子里弥漫着很浓的香味,叶开抬头一看,发现这里竟然是杨家的祠堂,正面摆着几十个杨家列祖列宗的牌位。

“相公,这边!”

杨筱素并没有在这里停留,而是绕到了香案后面,看叶开愣着,招呼道。

叶开跟了过来。

香案后面别有洞天,一扇嵌在墙里的暗门映入了眼帘。

杨筱素取下了头发上的发簪,将手指刺破,挤出几滴鲜血在门上。

神奇的是,鲜血滴上去后立马就消失了,几秒钟之后,门缩到了一旁。

杨筱素矮着身子先走了进去,叶开跟上。

进去后一片黑,伸手不见五指,杨筱素不知道从哪里摸到了一根火把,点燃后伸到了一个水槽里。

“噌”的一声,水槽中的灯油亮了起来,火线一路延展而去,很快,就将这里面照的宛如白昼。

随着视线明亮的,是一个足有篮球场大小的空间,在这里,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堆得整整齐齐的几十个大箱子,有一个箱子打开着,里面码着锃光瓦亮的马蹄形金块!

“相公,这里!”

杨筱素径直走到了里端的位置,向叶开喊道。

叶开走了过来,目光匆匆扫过,除了中间留出的一条小路之外,两边都堆满了各种珍宝。

等到了杨筱素这里,叶开惊了。

眼前是一堆拳头大小的妖灵石,跟他在万宝楼见到的不一样,这里的妖灵石每个都包含着妖丹,妖气缭绕。

“老杨,你可真有钱!”

叶开在心里嘀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