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选拔

苦力营的总管是杨天照的老部下,战场受伤落下了残疾,掌管苦力营已经有十多年了,是杨家除了三位兵主之外,另一个位高权重的家臣。

这是一个黑脸膛的中年人,五十岁出头,身体像门板一样的结实,身高也异于常人,他比身边的人要高出半截,走到叶开跟前的时候,叶开感觉太阳都被挡住了。

“尉迟恭见过家主!”

这样的身材,声音震耳欲聋,叶开旁边的邓秃子眼前一花,不由自主的摇晃了起来。

“尉迟统领辛苦!”

叶开微笑着回了个礼,顺手碰了一下邓秃子,宛如喝醉了一样摇晃的邓秃子如梦初醒,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

“家主的来意大小姐已经事先通知过老夫了,这边请!”

尉迟恭小小的试探了一下叶开,对他的修为境界已经有了个大概的认识,果真跟传来的消息一样,这位名不见经传的赘婿,是四级武道。

实力是尊重的基础,哪怕是老资格的尉迟恭,修为也只是在三级武道,所以在领着叶开到了地方之后,他自觉的站到了叶开身后,态度恭敬。

“家主,这些人都是苦力营的精英,修为全部是二级武道!”

尉迟恭介绍到。

眼前的空地上聚集着百多人,有的坐着,有的蹲着,十分的懒散,大部分人的眼神带着桀骜,看到叶开他们到来,还审视了起来。

叶开扫了一圈,摇头道:

“这些人不成!”

尉迟恭愣了愣,他是完全按照大小姐的命令办的,给叶开找的是苦力营里最强的那批人。

“家主,他们要是不成的话,我这里恐怕没有您想要的人了!”

尉迟恭如实回道。

“除去十恶不赦的那些罪犯,麻烦把剩下的人都召集过来!”

叶开说道。

尉迟恭心想看了也是白看,但他还是依言去做了。

无论是杨筱素的命令还是叶开的个人实力,都让这个家主份量十足。

随着当当当的金属敲打声,苦力们从四面八方汇集了过来。

相较于之前那批懒散的人,现在这些才是真正的苦力,身上粗布麻衣,脚上带着镣铐,一个个看上去毫无生气。

一个时辰后,人员全部到齐,叶开让尉迟恭另外办的事情也办妥了,然后他站到了一处训话用的高台上,声音不高不低的说道:

“我叫叶开,是你们的家主!”

这句话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苦力们耷拉着脑袋,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现在给你们一个恢复自由的机会,那就是成为我的临时护卫,随我前往鹤鸣山,愿意的人,往那边走!”

叶开一声令下,安排好的人挥舞着旗子开始引导。

原本死气沉沉的苦力们开始探头探脑了起来,最初并没有人过去,直到几个看上去面貌很新的苦力走过去之后,队伍才动起来。

不过依旧有一大部分苦力留在了原地。

鹤鸣山是前线,那里隔三差五的就会发生跟异族人的战斗,说是护卫,实际上就是去充当炮灰。

以往也有几次杨家来招人的,只不过带走的就再也没回来的。

留下当苦力至少还能活命。

愿意走的人被带到了一个大坑面前,这是一个已经挖掘一空的矿坑,直径十几米,深不见底。

苦力们被分成了四队,站到了矿坑的边上。

这个坑实在是太深了,站在最前面的人只是望了一眼就头晕目眩,身后的人也是神情惴惴,不安的情绪逐渐蔓延开来。

跟过来的苦力们向着四处张望,除了全副武装的苦力营护卫外,就之前说话的叶开比较显眼了。

“往下跳!”

叶开走了过来,站在坑边轻描淡写的说道。

“什么?”

四队的排头苦力顿时懵了,下意识的反问。

叶开没有回答,邓秃子则是一脸狠色的道:

“家主的命令,往下跳!”

“这么高,跳下去一定死,我不跳!”

其中一个排头苦力立马慌了,连连往后退。

邓秃子冷哼一声,大踏步的走了过来,一把就将退缩的这人给提了出来,顺势扔到了一旁,说道:

“下一个!”

顺势变为排头的是一个面色还有点白嫩的年轻人,他的眼神里也有恐惧,但是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大吼一声就跳了下去。

深不见底的矿坑连他的惨叫声似乎都传不上来,人跳下去后就没影了。

“死了倒也干脆!”

一个孔武有力的男子怒喝一声,冲到坑边也跳了下去。

不过在这两人之后,敢跳下去的人就更少了,很快,愿意过来这边的几千苦力就都被过滤了一遍,除去跳下去不见踪影的几十人,大部分人还是选择了苟活。

“把他们送回去吧!”

叶开摆摆手。

“家主,人不够啊!”

邓秃子站在坑边数着,跳下去的不足六十人。

“足够了!”

叶开却是很满意。

似乎逃过一死的苦力们被守卫带着往回走,走了没几步,众人就惊讶的发现,那些跳下矿坑的人,竟然安然无恙的被带了回来。

“恭喜你们,重获自由!”

叶开迎了上来,向这些人道贺。

“家主这一招,实在是让老夫大开眼界!”

尉迟恭也走了过来,他被叶开安排到矿坑那里去捞人了。

矿坑的墙壁上有当初挖矿留下的栈道,站在那里张开网子,跳下来的人就会直接落入网中。

上面的人看着恐怖,实际上跳下来的人也就落了五六米就被救下了。

在叶开看来,往下跳的人,不论他是想争取自由,还是厌倦了苦力生活,至少,他们是不怕死的。

更重要的是,这个往下跳的命令是叶开下的。

一声令下,不畏生死,这是叶开现在就要灌输给他们的信念。

“早知道是这样,我也跳了!”

不少苦力心生后悔,但也只能是后悔了。

仅仅半天的时间,叶开就完成了自己的护卫挑选,带着包括邓秃子在内的五十七人奔赴鹤鸣山。

“这个家主,不简单啊!”

目送着叶开远去的尉迟恭轻声道。

“他挑的这些人可没统领你选的人厉害!”

尉迟恭的副手说道。

“你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多年了只能留在我这里么?”

尉迟恭反问道。

副手茫然的摇了摇头。

“因为以你的见识跟能力,只能待在这里了!”

尉迟恭毫不客气的说道。

副手有些尴尬,脸色微红,透出了几分不服气。

“等着吧,这些人要不了多久就会西北传名!”

尉迟恭背着手往回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