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强势

鹤鸣山,肖炎的兵主大营里。

一个大胡子向着主位上的年轻人说道:

“曾副将,家主这几天就要到了,咱们是不是准备准备?”

他这话一出,另外的几个人立马看了过来,显然很关切这个话题。

“准备什么?”

年轻人面白无须,眼神一转,明知故问。

“家主到来是代理兵主之任,作为属下,最起码的迎接要做的吧?”

大胡子硬着头皮问道。

“我并没有接到迎接的命令,而且这里只有一个兵主,那就是肖兵主,胡文龙,你忘了是谁让你当上骑督的?”

年轻人反问道。

大胡子面色一滞。

边军中五人为一伍,十人一小队,百人一领,三百人一督,大胡子胡文龙正是掌控着三百骑兵的骑督,骑督是高级军官,无论待遇还是职权,都是很高的。

而胡文龙,几年前不过是个伍长,是肖炎赏识他才一路提拔,要不然凭他自己,是很难爬到骑督这个高位的。

“军营之内一切照旧!”

肖炎不在,曾珉就是最高的长官,他这命令下了,底下的人就只能照办。

出的大帐,一个身高手长,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凑到了胡文龙跟前,笑着道:

“老胡,你什么时候搭上新任家主这条阳光大道了,也不照顾兄弟一下。”

胡文龙扫了男子一眼,没好气道:

“连你也来揶揄我!”

这人名叫雷广,同样也是肖炎麾下的骑督,与胡文龙私交甚好。

“我可不是揶揄,我是真心实意问你的!”

雷广收起了笑意说道。

“我没有门路!”

胡文龙摇了摇头,雷广不由得蹙眉。

“怎么?你家老爷子给你指示了?”

胡文龙问道。

雷军点点头,说道:

“老爷子传信来,这新家主不可小觑,让我打点好关系!”

“曾珉这次恐怕要踢到铁板了!”

胡文龙叹了口气道。

大营外五里地,叶开正在休息,同时也在等待前去打探的邓秃子带信回来。

邓秃子身为二级武道巅峰,目力远超营地内的岗哨,在看到大营没有任何迎接叶开到来的准备之后,他很是气愤的回来告知了叶开。

“意料之中的事情!”

叶开一点都不意外。

“家主,接下来怎么办?”

邓秃子问道。

“你拿着我的手书去营地见副将曾珉,告知他一个时辰后我将到达,命他带领全营军兵列阵等待检阅!”

叶开早就有了对策,拿出写好的书信递了过去。

“他要是不听呢?”

邓秃子担忧的问道。

“阻止家主检阅军阵,是什么行为?”

叶开问道。

邓秃子神色一怔,凝声道:

“叛主,杀无赦!”

叶开转过了身,邓秃子飞身上马,直奔大营而去。

曾珉打心底里是瞧不起叶开的,一个赘婿,简直是男人的耻辱。

尽管他认定的这个耻辱,拯救了杨家,同时也救了肖炎的命。

但现在,曾珉是下定决心要给叶开一个下马威的,不仅是为了肖炎的地位跟权威,更主要的是,他不愿意在一个赘婿的手底下做事。

想到叶开来到这里,没有人迎接,面子上肯定挂不住,最好是能冲大家发一顿火,那样大家对他的观感就会极差。

接着自己再略施小计,让他什么都干不成,要不了几天,他就得灰溜溜跑回金兰城去。

曾珉甚至将一连套的计划都制定了出来,只是他没想到,叶开根本没有直接过来,而是派了邓秃子送信。

信上的内容虽然是让他带队接受检阅,但是看在别人眼里,这不就是列队迎接么?

曾珉怒不可遏,狠狠的攥着手里的那份书信。

邓秃子在送到信之后就走了,让曾珉有气都没处发。

想到邓秃子那似笑非笑的神情,曾珉气的脸色更白了。

继续拒绝对着干,还是屈服?

曾珉的脑海里有两个小人不停地打着架。

叶开可不管曾珉在心里做着什么挣扎,他按照自己约定的时间,一个时辰后准时出现在了大营外。

肖兵卫的骑兵以及所有的辅兵倾巢而出,在营地前面列出了军阵。

远远的,叶开纵马而来,在他的身后,则是新收编的亲卫们。

“哎,老胡,曾珉是怎么想通的?”

骑在马上的雷广奇怪的问道。

胡文龙则是看了一眼正在靠近的叶开,沉声道:

“识时务为俊杰吧!”

叶开以家主的身份像模像样的检阅了一番军队,甚至还跟普通的士兵攀谈了一会,最后才来到曾珉这些军官面前。

“进去聊!”

相较于对普通军兵们的和善亲切,对于他们,叶开则是一脸的冷色。

雷广跟胡文龙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察觉到了叶开身上那股冷意,四级武道的炁体压迫感之强,让两人寒毛直立。

“谁是曾珉?”

进了大帐,叶开直接坐到了主位上,冷声问道。

“属下在!”

曾珉蹙着眉头站了出来,带着几分不爽。

“兵主大印交出来!”

叶开扫了他一眼,说道。

曾珉脸色顿时一变,他斜眼看了看自己周围,雷广抬头看着帐篷顶,胡文龙则是用眼神劝他不要冲动。

曾珉一咬牙,心一横,这个时候却听到叶开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你们怎么都才二级武道啊?”

这话听上去很是冒犯人,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流露出一丝一毫的不满来,因为叶开就坐在那里,身上闪烁着四级武道的炁体光芒。

那种越级的压迫感,让人不敢直视。

“印在此!”

曾珉拿出了兵主印鉴,邓秃子直接上前一把夺了过来,同时冷哼了一声。

曾珉又气又羞,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叶开接过了印鉴,看了看之后在桌子上找到了一页空白的纸,拿起笔写了什么,然后就把印鉴盖了下去。

大帐内的人都懵了,这才接过兵主印,就直接下军令了。

“给他!”

叶开将那页纸递给了邓秃子,然后指了指曾珉。

邓秃子送了过来。

曾珉接过军令后人都傻了。

叶开竟然让他去金兰城照顾肖炎,直到肖炎伤愈。

“家主?”

曾珉看向了叶开,只说了两个字就不敢往下说了,因为他在叶开眼里看到的是杀意。

“属下遵命!”

曾珉咬着后槽牙低下了头。

曾珉被调走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军营,那些跟曾珉打着一样主意的人,几乎下意识的取消了要给叶开使绊子的想法。

肖兵卫,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