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关口蹊跷

“吓死我了,曾闵差点把小命送了!”

闲暇时光,雷广拉着胡文龙喝酒,压低声音说道。

胡文龙端着酒杯,没有喝,而是怔怔的发呆。

“老胡,你该不是吓破胆了吧,怎么这副表情?”

雷广疑惑的问道。

“啊,你说什么?”

胡文龙这才回过神来,问道。

雷广只得又说了一遍,没等胡文龙回答,就压低声音道:“你说,当时曾闵要是不交印,家主会不会真杀了他?”

胡文龙呵呵道:“那可是军令,不从就是找死,曾闵的依仗无非是肖兵主,肖兵主虽说是老家主的义子,但毕竟现在的家主是叶开!”

“是啊!你说肖兵主就够妖孽的了,这位新家主听说才二十岁,他是怎么修炼的啊!”

雷广又好奇又羡慕的问道。

胡文龙叹了口气:“这就是所谓的天才!”

两位骑督在感叹的时候,天才正在大帐内用功。

叶开虽说没有从军的经历,更是不会带兵,但他的优点是善于学习。

在邓秃子的指导下,叶开学会了如何看军用地图。

来到鹤鸣山接手肖兵卫,叶开的首要任务就是清楚军队的防区,以及各个防线据点的位置。

清楚了这些,他才能看懂底下呈上来的军报。

一夜的时间,叶开研究透了整个鹤鸣山防线。

等到肖兵卫的将官们清晨来点卯的时候,他们惊讶的发现,呈上去的军报,叶开都做了批复。

“家主身边有能人啊!”

雷广看了看自己那封军报上的批复,向身旁的胡文龙低声说道。

胡文龙看着自己那封军报,表情透着几分忧虑。

“军报我都看过了,肖兵主不在的这段时间,大家尽忠职守,做的不错,但我还有个疑问,需要你们来解答!”

说着,叶开走到了挂在一旁的大幅军用地图旁边,指着一处地方道:“按照皇朝防务,这个地方是三日一巡,为何我翻看了最近一个月的军报,却没有关于这里的任何记录,这作何解释?”

将官们向着地图看了过去,那里标注着一条河流,绕着鹤鸣山的北边山麓,不远处就是一个关口,出去即是荒原。

“禀告家主,一个多月前,河流决堤,那里被淹了!”

雷广解释道。

“淹到现在了么?”

叶开问道。

雷广顿时愣住了。

关口被淹,那里的守军无一幸存,因为杨家接连出事,肖兵留在金兰城没有回来,这事就给搁置了。

真实的情况雷广自然不能说了,说了就是肖炎的过失了。

这种过失追究起来,可大可小。

全体将官都保持了沉默,叶开就有几分明白了。

“禀告家主,属下这就带人前去查看!”

胡文龙主动请缨道。

“我去看看!”

叶开拒绝道。

胡文龙只能退了回来。

点卯结束之后,叶开分出一半的亲卫留给了邓秃子,让他守在大营,自己则是带上了另外一半人,赶赴关口。

“你还别说,家主挺勤奋的!”

雷广抱着头盔,看着扬长而去的叶开说道。

胡文龙点点头,翻身上马,带着自己的人也出了大营,去往他的本部防区。

肖兵卫的日常工作除了训练就是巡逻,有敌情的时候才会集合出动。

“家主,小小一个关口,我们去就是了,您何必亲自前往!”

名叫曹峰的男子在马上问道。

这人二十多岁的年纪,面相白净,长得秀气,是叶开选拔亲卫时第一个跳下去的,他也是叶开任命的亲卫队长,邓秃子不在身边的时候,他就是叶开的头马。

“那条河最宽处不过十来米,水流也不湍急,即使是连日暴雨,河水又能涨多少,关口离河岸八百米之遥,这条河会飞么?”

叶开问道。

曹峰略一思量,就意识到有蹊跷,只是他想不出,那么一个小小的关口,平日里的守军也只有七八人,除了异族人大举来犯的时候点个狼烟报个警,并没有大用。

“属下想不出那里有什么图谋的!”

曹峰如实回道。

“我也想不出,所以我去看看!”

叶开微微一笑。

叶开要去的这个关口名叫虎口堡,名字霸气,但实际上只是个土山包,就连守军们住的地方,也是就地掏出的洞子,简陋之极。

虎口堡周围视野开阔,原有的林子都被砍干净了,一眼望去一马平川,十里外,就是神龙皇朝与异族人的交界处。

天空中飞来了一只苍鹰,绕着土包转了几圈,竟然俯冲下来,落在了一辆停在土包后面的木板车上。

寂静的土包瞬间有了动静,几道人影从一个地洞里钻了出来,领头的一人快速的跑到了车旁,从腰间系的袋子里摸出一块肉干甩了过去,苍鹰低头啄了起来,他则是从苍鹰的腿上取下了一个竹管。

打开后,里面是一封短信。

“有人过来了!”

看完信后,男子沉声道。

“什么人?”

另外几人问道。

“肖兵卫的人!”

“肖炎不是在养伤么,怎么突然想起这里了。”

问话的人皱起了眉头。

“肖兵卫被接手了,我们几个先去盯着,你去报信!”

拿着短信的人说道。

随后,几人分道扬镳,一人向着虎口堡背面飞奔而去,剩下的则是冲向了不远处的那条河。

肖兵卫是骑兵大营,并不缺马,叶开跟亲卫们都骑着马,一个时辰不到,他们就来到了河边。

看着眼前缓缓流动的河水,再看看河对岸,只要是脑子正常的人,都能意识到关口被淹有多么的荒唐。

“家主,果然跟你料想的一样!”

曹峰看着对岸,带着几分钦佩的说道。

别说虎口堡离的那么远,就对岸看起来也不像是有河流蔓延过的痕迹,显然之前关于这里关口被淹的军报是假的。

这里一定有古怪。

“家主,我带人过河去看看?”

曹峰问道。

“走!”

叶开却是翻身上马,拨转了马头,曹峰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咦,走了?”

趴在河岸边不远一处矮坡上的几个人也是一脸的疑惑。

“许是来装装样子的!”

之前拿了短信的那个男子思索着说道。

“虚惊一场啊!”

几个人松了口气,又在原地等了一会,确认叶开等人是真的走了,这才向虎口堡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