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戳破

齐乐山蹙了蹙眉头,似乎有点意外,林奎山先是一脸惊讶都看了看齐乐山,然后又将视线转到了叶开这里。

与齐乐山共事这么多年,林奎山根本不知道齐乐山还有这层身份,心里很是怀疑,但是叶开却是笃定但神情,不像是在瞎说。

“是又如何?”

齐乐山反问道。

林奎山彻底的惊了,他跟齐乐山修为境界相当,但他只是一个武者,齐乐山要是定穴师的话,两人不论是实力还是前景都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想来是齐大人开了个玩笑,是吧?”

叶开笑着望了过来,这话林奎山听着着实没头没脑的,但他敏锐的感觉到,叶开应该是抓住了某个重点。

“玩笑?”

齐乐山向着叶开看了过来,两个人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对视。

叶开面带微笑,齐乐山则是微蹙眉头,就这样僵持了有一分钟之久,齐乐山才开口道:

“骨冢遗失乃是皇朝大事,我怎么会开玩笑!”

叶开叹了口气,随即神色一变,笑容收敛,指着身后的库房道:

“骨冢就在这里面!”

林奎山完全傻眼了,他跟周围的人都看的真真的,里面空无一物,叶开自己也亲自进去看了,怎么还一口咬定东西没丢。

“哦,在哪呢?”

齐乐山嘴角扬起,质问道。

叶开走回了库房门口,却没有进去,而是站在那里向众人招了招手。

林奎山率先走了过来,其他人跟着也过来了,他们实在是想知道,叶开指着一个空荡荡的仓库信誓旦旦的说东西就在里面,到底要怎么解释?

齐乐山是最后走过来的,没人觉察到,他背在身后的手微微晃动。

“叶老弟,这里确实什么也没有啊!”

林奎山站在门外,细致的打量了一遍,依旧没看出任何的问题来。

“当然不可能有了,因为咱们看到的,根本不是真正的库房!”

叶开凝视着齐乐山说道。

齐乐山眉头蹙的更紧了,叶开在说他开玩笑的时候实际上是在给他一个台阶下,但是齐乐山自信没有人能看穿自己但手法,所以执意认定骨冢丢了。

现在叶开这句话抛出来,齐乐山的信心开始动摇了。

“叶老弟,你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明白!”

林奎山一脸的迷茫,其他人也是同样的神情看着叶开。

“这里面是幻阵,无论谁走进去,都看不到也碰不到真正都库房!”

叶开解释道。

“幻阵?这怎么可能?”

众人发出了惊疑的声音,有人直接走了进去,库房里是空的,但是墙壁跟门框摸上去都是真实都,这要说是假的,谁能相信。

“这是个高级的幻阵,不仅能影响感知,甚至改变了空间!”

叶开走了进去,站在了库房的正中央。

大家跟着走了进来,齐乐山却是站在了门口,依旧板着脸。

“叶老弟,这也太玄乎了吧?”

林奎山看周围的人眼神都变了,打了个茬。

定穴师太过于稀少了,真正见过幻阵还能活下来的并没有多少,哪怕是林奎山,也只是听说过。

但哪怕是听说的,幻阵也没厉害到这种地步啊!

“大人稍候,我马上就让大家看到库房的原貌!”

叶开往后一步一步的退去,齐乐山的脸色逐渐的变化了起来,直到叶开站定,齐乐山瞬间脸色一沉。

“齐大人,真不是开玩笑么?”

叶开问道。

齐乐山咬了咬牙根,这个时候他要是应下来,主动将幻阵解开,这件事情还能糊弄过去。

只是齐乐山太恨叶开了,他冷笑了一声。

哪怕叶开现在站在他这个幻阵的阵眼上!

“既然如此,那对不住了!”

叶开左手一挥,一柄散发着白光的长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包括林奎山在内的所有人都是眼神一紧。

这个颜色,这个纯净度,天道炁体!

没有花里胡哨的动作,叶开抬手就向着头顶一指,剑尖上冒起了炽烈的白光,一冲而起,只听得“啪”的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打碎了。

随着几片碧绿色的碎片落在地上,众人视线里的场景瞬间变化了。

就像是一层雾蒙蒙的纱被揭开了一样,原本空荡荡的库房回到了原来的样子。

等待清点的骨冢珍宝就在原地,有几个人甚至站在箱子上面。

而在这之前,他们是一丁点都没感觉到的。

“齐大人?”

叶开收起了长剑,向脸色已经有点难看的齐乐山看了过来。

“何人在此设置的障眼法,太放肆了!”

齐乐山脸色一变,突然怒喝道。

林奎山嘴角一撇,这一招也太拙劣了,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就是他齐乐山干的!

“如此高明的幻阵,我杨家是没这样的人才!”

叶开回道。

“最近金兰城聚集了不少江湖武者,想来是有高手想浑水摸鱼,这件事情我会彻查!”

齐乐山说道。

“既然不关我杨家的事,齐大人之前的做法是否过分了?”

齐乐山一副不要脸的架势,但叶开并没打算就这么揭过去,几次三番的给台阶下不要,现在想蒙混过去,没那么容易,所以,叶开的语气透出了质问。

“事出突然!”

齐乐山板着脸,很敷衍的说道。

“齐大人可是扣押了我的妻子!”

叶开往前走了几步,逼问道。

“在你杨家出了事,拿你杨家的人问话有错么?”

看着叶开逼过来,齐乐山怒声喝问。

“现在与杨家无关,齐大人还觉得没错么?”

叶开毫不退让,又往前走了几步,两人几乎是面对面了。

“叶开!你这是什么态度,我等是奉大将军之名前来接收骨冢的,出一点差都担当不起,我只不过留你妻子问了几句话,受什么委屈了?”

齐乐山彻底恼了,他现在算是有些体会到肖炎到感觉了,这个小小的赘婿,得势便不饶人,着实可恶。

“在我看来,齐大人不是问话,而是扣押内子,并且想借此做点什么!”

叶开冷笑着回道。

“信口雌黄!”

齐乐山翻了个白眼。

林奎山皱了皱眉头。

现在的局势有点难弄了,齐乐山的把戏虽然被叶开戳破了,但毕竟没有人亲眼看到是齐乐山布置的幻阵,他不要脸的否认,就算是林奎山也拿他没办法。

叶开看来是不打算息事宁人了,只是他跟齐乐山,无论是个人实力还是背景相差都很大,这个公道想要讨,无疑是痴人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