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要个公道

“你莫以为大功在手,眼里就谁都放不下了?你待怎样?”

齐乐山往前走了一步,面带讥笑。

“不好,他在激叶开!”

林奎山心下一惊。

齐乐山是个极少破坏规矩的人,一旦他肆无忌惮起来,那就是动了杀心。

叶开在年轻人里可谓翘楚,假以时日修为是肯定要高过齐乐山的。

只是眼下,两个人差着两个小境界,叶开一旦动手,非死即残。

哪怕是活下来,也会被坏了修为。

“叶老弟,不要冲动!”

林奎山来到了叶开身旁,压低了声音。

“齐乐山此举我必如实禀报大将军,大将军向来公正,必然会惩罚于他!”

叶开转头看了林奎山一眼,凝声道:

“大将军会让他给我杨家道歉么?”

林奎山神色一滞,别看道歉是件很简单的事情,也就是说一句对不起。

但无论是齐乐山还是大将军府,显然是不会低这个头的。

最简单的要求反而最难达成。

“叶老弟!”

林奎山加重了语气,他希望叶开能理解自己的良苦用心,有的时候,该忍让还是得忍让。

“林大人,叶某心里有数!”

叶开迎着齐乐山又往前走了一步,几乎是贴在齐乐山面前了。

“我要挑战你!”

叶开一字一顿的说道。

齐乐山顿时咧开嘴笑了,这是他最希望的结果了。

“好!”

齐乐山答应了下来。

“我若是赢了,你要在我杨家大门口亲自认错,并且给我内子赔礼道歉!”

叶开接着说道。

“找死!”

齐乐山撇了叶开一眼,冷声道。

“我就当你答应了,这里这么多人都是人证,如若再反悔,你可不是只丢你自己的脸!”

叶开指了指周围说道。

“来吧!”

齐乐山将身上的银甲卸了下来,这个举动似乎是为了公平,毕竟叶开没有甲。

但根据齐乐山的神情,更大的可能是他根本不觉得叶开是自己的对手,带甲那是侮辱他自己。

院子被腾了出来,其他人包括林奎山都站到了屋檐下面。

虽然叶开的挑战并不是那么的正式,但是根据修行者之间不成文的规定,口头约战也是挑战的一种。

武者对于挑战是十分看重的,一旦约定,任何一方毁约都是自觉于整个武者世界的。

叶开挑战齐乐山的消息不胫而走,杨筱素第一时间赶了过来,看到叶开已经在备战了,杨筱素心下顿时慌了。

银羽卫的威名在西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作为仅有的三位百人长之一,齐乐山无论是修为境界还是实战经验均是出类拔萃的。

叶开跟他的差距,实在是过于明显。

这样的挑战,太过于意气用事了。

“鸳儿,怎么办啊?”

杨筱素急得攥紧了鸳儿的胳膊,眼眶里闪着泪花。

鸳儿也是懵了,她也没想到,叶开为了要个公道,竟然连自己命都不要了。

“我可以给你时间去和你如花似玉的娇妻道个别!”

齐乐山一脸的嘲讽。

叶开活动了一下手腕,左手一挥,炁体化作白色长剑。

“不用了!”

叶开淡淡的说道,同时向齐乐山走来,几步后身体开始冲刺,两人间的距离瞬间被拉进了。

“太慢了!”

齐乐山摇摇头,身形一晃,再定格的时候已经到了叶开的身后。

看到这一幕的杨筱素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林奎山则是叹了口气。

随着境界的提升,武者小境界之间的差距也随之越来越大。

就最基本的反应能力跟速度来说,齐乐山就要比叶开高好几倍。

普通的攻击,根本碰不到齐乐山。

叶开转身又是一刺,只是终究慢了许多,齐乐山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还挑衅的拍了拍叶开的肩膀,等到叶开再转过身刺的时候,他又到了叶开身后。

“还是太慢了啊!”

齐乐山一脸的讥笑。

“是么?”

叶开突然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剑往地上一插。

炁体随即四散了出去,在地面上画出了一个阵图。

“困!”

叶开捏了个发印,言出法随,阵图猛然间亮了起来。

齐乐山眉头微微一蹙,这个阵图是他完全没见过的,发自本能,齐乐山向身后急退!

就在这时,阵图中哗啦啦的飞出了好几条锁链,瞬间缠绕在了齐乐山身上将他拉回了阵图当中。

叶开没有丝毫的停顿,举剑就刺向了齐乐山的胸口要害。

噼里啪啦的炸响声中,叶开手中的剑寸寸断裂,齐乐山身上则是闪起了金色的光芒。

叶开脸色顿时一变,四级武道后期的防御力实在是太强了,他的炁体长剑根本破不了防。

也就是这一剑过后,极速催动炁体的齐乐山发挥出了自己作为四级武道后期的威力!

锁链开始一根一根的崩断,叶开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眨眼的功夫,齐乐山就将锁链全部挣断了。

阵图消失,叶开嘴角溢出了一抹血红。

“武技不错,可惜你太弱了!”

齐乐山说道。

叶开这个困人的手法还是挺神奇的,隔着两个小境界都能困住,虽然时间不长,但如果是同级别战斗的话,这个武技就相当的有用了。

“可惜了!”

齐乐山摇了摇头,他对这个武技很感兴趣,不过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是没有得到的机会了。

连说两句可惜之后,齐乐山没了玩闹的心思,他的炁体开始逐渐的收敛然后再次绽放。

跟低级武者浑身冒光不同,武者一旦接近或者到达五级武道。

炁体就会凝聚成液态,光芒会逐渐消失,不用再将炁体附着全身,受到攻击,炁体就会自动流转过去进行防护。

不仅是防御力升级,也从被动防御转为主动防御。

“齐兄,手下留情!”

林奎山硬着头皮喊了一句,只是齐乐山根本不在乎他的求情。

稍微的蓄势之后,齐乐山向着叶开冲了过去,速度快的连影子都没了。

叶开似乎来不及反应,直接被齐乐山踢到了半空中,齐乐山猛然胳膊一拉,炁体迅速的包裹在了他的拳头上。

隔空就是密集的几十拳,每一拳都打在叶开的身上,只听的一阵闷响,叶开落地后,齐乐山脸上闪现出了一丝狰狞。

他将胳膊扬起,在落下来的时候,他的拳头已经完全变成了金色。

“通”的一声,叶开直接被砸的看不见了,周围的人只感觉地动山摇,回过神来再看的时候,院子整个被砸成了一个大坑,齐乐山落拳的地方更是几尺长的裂缝!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林奎山更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齐乐山刚刚那一拳是他的成名绝技,别说是叶开了,就算是他被打中了也得重伤!

叶开恐怕是凶多吉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