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坚强而不落泪

当樊天星醒来时,已经身处一个山洞里了。

全身传来剧痛,星天凡环顾了一下四周,只看见山洞门口处,一个青衣女子背对着自己迎风而战。

青袍柔发随风飘扬,美若天仙。

不是云清翼还是谁?

“醒了?”

“你是……”樊天星似乎在哪里见过眼前这个青衣女子,在脑海中搜寻一番,突然想到了那天开翼时匆匆见过一眼的青衣女子。

“你你你,是开翼仪式那天那个……”

云清翼转过身来:“别你你你的,我叫云清翼。”

樊天星脑海中隐隐回想起刚才的事情,全身仍还能留有剧痛,只是隐隐觉得自己被人救了就晕倒了。

“是你救了我?”樊天星看向云清翼。

但当樊天星看到云清翼绝美脸庞的那一瞬间,呆滞了。

这绝对是自己看过最漂亮最成熟的姑娘!

秀雅绝俗,自一股飘然仙气,含辞未吐,就如冰山雪莲般清雅秀丽、纯洁高雅。

金雕王的小女儿阿苏丹晴虽然也是个水灵灵的美人坯子,但与云清翼相比,还未完全长开。

“不是我救了你还是谁?”云清翼开口:“你也真是个小流氓,盯着我看这么久……”

天天面对无情的暴风和冰冷的寒雪,突然在冰天雪地中这么一个美若天仙的御姐在自己面前,樊天星不由得第一次有些春心萌动了。

樊天星脸颊微红,但还是讲出了内心真实的想法:“姐姐,你是我见过长得最漂亮的女人!”

云清翼也干咳两声:“咳咳……姐姐最喜欢讲实话的小朋友了。”

毕竟被夸谁不爱呢?

但随后,樊天星又想到了什么,回过神来,有些焦虑的问到云清翼:“云姐姐,阿白呢?阿白怎么样了?”

云清翼疑惑道:“阿白?”

樊天星更加焦虑了,因为在四周没看见随时跟在自己身后的那只冰晶兽。

“就是一只冰晶兽,它叫阿白!”

云清翼眉头微微一皱,脸色凝重的沉默几秒,然后开口:“我发现血狼妖与你时,那只冰晶兽就已经奄奄一息。而且当时那种雪崩的情况下,我只能救下你。冰晶兽沉重的……尸体和你,在那一瞬间,我只能救下一个……”

听到这话,樊天星已经面如土灰,整个人都呆住了。

“阿白……他……死了?”

巨大的悔恨感和愧疚感油然而生,樊天星微微颤抖着身躯,强忍着泪水不从眼眶滴落。

“要不是……因为我……阿白……你也不会死……”尽管樊天星的声音已经接近哽咽,眼眶已经红肿,但眼角硬是没留下半滴泪水。

“你……”云清翼想上前安慰一下,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才好。

失去自己莫过于亲人的玩伴,而且是为了守护自己而死,这种愧疚感,会一直萦绕在他心头吧。

她只知道——眼前这个年龄不大的小妖,顽强的不允许自己落下一滴泪水。

犹豫半天,云清翼才慢慢伸出一只手碰了碰樊天星:“樊天星,你也不必太过自责了,那两只血狼妖乃嗜血狼妖的二、三头领,实力太过强大,你的冰晶兽阿白……”

而樊天星,虽然蹲在地上颤抖着,但还是坚强的抬起头,对云清翼十分勉强的露出一个微笑:“云姐姐,不用安慰我……我……很好的。”

这么不像谎言的谎言,却如此让人心酸……

樊天星使劲抵住泪水,依旧强颜欢笑:“谢谢你了,云姐姐。”

那个坚强的少年,不允许自己落一滴泪水。

樊天星努力收敛起脸上的不愉悦,吸了吸鼻子:“对了,云姐姐,已经快天黑了,我也该回家了,不然父亲该担心我了。”

在这凶兽纵横的北域雪山,樊天星一个妖力微弱的小妖,若天黑不回去,樊白肯定以为樊天星遭遇了不测。

樊天星不想让别人为自己担心。

“云姐姐,下次,我一定会报答你啊!”樊天星笑着说出这句话,就跑出山洞,展开双翼,飞向四翼天鹰的领地。

“哎,懂事的让人心酸。”云清翼摇摇头,也展开青色双翼,快的化成一道残影跟着上去。

北域天鹰岭。

四翼天鹰一族大本营,是北域最高的一座巨大雪山。

沉落的夕阳被远处的山峰慢慢罩住,也只有此刻,夕阳的余辉才给这到处白茫茫一片的雪山带来了一丝红色光霞。

很美,这大概是天鹰岭唯一让人感到温暖的时刻了。

樊天星迎着夕阳,扇动着并不宽大的小翅膀,飞行到了天鹰岭后山。

下降之际,看见山脚下的格桑花地里有两个熟悉的人影。

“战尘,我们这样瞒着天星他……真的好吗?我觉得还是跟他说清楚比较好。”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红着脸站在一个男人面前。

格桑花丛中,略有些浪漫,好一对靓男嘉女。

“丹晴,反正你与我三弟也只是口头婚约罢了。况且我们两个是真心相爱,你也喜欢我不是吗?”

开口的,正是樊天星那二哥——樊战尘。

而在他旁边谈情说爱的少女,正是与樊天星口头订过婚、谈过嫁的金雕王的小女儿——阿苏丹晴!

樊天星看见这一幕,脸色缓缓地沉了下来。

樊战尘上前一步,一把将阿苏丹晴抱在怀里,而阿苏丹晴只是全身颤抖了一下,也有些害羞的缓缓的抱住了樊战尘坚实的身躯。

樊战尘含情脉脉的开口:“丹晴,我我喜欢你,我对你的心天地可鉴,难道你不喜欢我吗?”

阿苏丹晴迟疑了一下:“喜欢……”

“但我还是觉得我们的恋人关系,哪天和樊天星说清楚比较好。”

樊天星毕竟也是四翼天鹰,即使再不济,也有着天生灵敏的听觉。

听到这儿的时候,樊天星的心微微一刺痛。

小时候,那个和自己谈婚论嫁的天真小女孩,如今已经成了自己二哥的恋人。

同时,樊天星拍的翅膀的声音也被樊战尘察觉到了。

樊战尘眼睛微微一眯:“看来,今天就可以说清楚了。”

“你说是吧,二弟?”

樊战尘朝天空中的樊天星打道到招呼,而阿苏丹晴也是微微一愣,看见了天空中呆滞的樊天星。

阿苏丹晴对樊天星眼神稍有躲避,仿佛做错了什么事一般,但仔细一想,自己似乎也没做错什么。

自己喜欢的人应该是盖世英雄,本领通天。

阿苏丹晴与樊天星小时候的谈婚论嫁,也不过是不懂事嘴上的几句玩笑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