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妖生导师云清翼

如今樊天星几乎是四翼天鹰一族里垫底得存在。

自己的父亲金雕王樊白对当年得婚姻也是只字不提,而樊天星得父亲也因为当年得事丢尽了脸面,也不好说什么。

再说,阿苏丹晴也要为自己的未来考虑。

而樊战尘天赋不错,妖力高深,长相也是风流倜傥,又对自己有所追求……而阿苏丹晴对樊天星本来也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可言,所以,也就顺利得成为了樊战尘的恋人。

只不过还没来得及和樊天星坦白大了,自己还没做好那个准备。

但现在被樊天星无意间捅破了,不如就一鼓作气说出来吧。

阿苏丹晴上前一步:“樊天星,今天必须和你坦白了,我和战尘他,已经是恋人关系了。”

“我知道小时候和你说过一些开玩笑的话,但那也是过去的事了,我喜欢大英雄,而战尘他就是大英雄。”

“我们是真心喜欢对方。”

阿苏丹晴一下子对樊天星说出一大段,樊战尘眯着眼,也笑着点了点头。

刚刚痛时最好的伙伴,而现在却……

好像所有的糟心事都在一天爆发出来了。

的确,樊天星和阿苏丹晴没有什么感情基础,自己有时候也觉得配不上阿苏丹晴。

毕竟……自己可是个废物啊……

樊天星强压有些颤抖的嗓门:“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

“没有。”阿苏丹晴眼神坚定地说出这两个冰冷的字眼。

是那样的斩钉截铁,那样的毫不犹豫。

樊天星回想起当初阿苏丹晴说要嫁给自己的话语,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樊战尘也缓缓开口:“三弟,我是真的喜欢丹晴。”

“好的。”樊天星冰冷的说出这两个字眼,头也不回的向远方飞去。

而樊天星和阿苏丹晴都未曾发觉的是,樊战尘嘴角扬起一丝轻蔑而嘲讽的笑容。

狂风如巨兽在嘶吼,一团团暴雪毫不留情的坠打在身上,但樊天星早已没感觉了。

樊天星越飞越远,最后一点夕阳的余晖也被远方的山脉所吞没,无情的黑夜悄然而至。

而糟糕的是,这漫天的嚣张暴风雪竟也还没有半丝停留的迹象。

樊天星稚弱的双翼,最终还是抵不过狂风暴雪,在一处山崖边勉强停了下来。

心乱如麻已经不能用来形容樊天星此时的心境了,内心已经接近麻木。

樊天星就傻傻的坐在那里,像块石头一样一动不动,长夜漫漫,下个不停的暴雪缓缓盖住自己的身体。

暴雪下了一夜,樊天星就在那儿一动不动的待了一夜。

第二天的时候,樊天星周身已经被雪包裹,成为一个雪堆看不出人形了。若不是仔细看,还真会以为只是一块落满了大雪的石头。

雪停了。

远方的地平线缓缓升起黎明的太阳,几丝金色的阳光照射而来,北域雪山上难得开了一个晴天。

被裹成雪人的樊天星身后,云清翼的青色靓影缓缓而落。

云清翼看着被雪裹得不成人形的樊天星,有些触动:“你就打算这样一直在这发呆吗?”

跟前的樊天星不做声,就真的像块被雪包裹的突兀的岩石般。

云清翼指尖轻轻一挥,樊天星身旁的雪被除去。

樊天星双目呆滞失神,蹲在地上,抱住自己,两翼十分没有安全感的护住自己。

云清翼也俯下身,与樊天星并排蹲着,轻声开口:“别人看不起你,就连你自己也要自我颓废了吗?准备认命了吗?”

樊天星没有看云清翼,依旧不语。

也不知道是真冻僵了,听不到还是故意装作听不到。

云清翼又看向远方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雪山:“你看这雪山之巅,如果在这儿看的话,天晴时倒也是一番美好风景,但如果有暴风雪就不会这么想了。万事都有正负两面,就像你,被众妖瞧不起,但这正好可以化为你前进的动力啊。”

“别人都认为你做不好,那你做给别人看。”

“你不差,北域能有几个敢和实力相差悬殊的血狼大妖拼命的?”

“忍常人不能忍受之苦,吃常人不能抗拒之痛,才会享受的比别人更多。”

“在狂风暴雪之中,只有逆风飞行前进才能寻得一丝安逸。”

“所以,樊天星,你觉得呢?”

樊天星眸中闪过一丝光芒。

但还是沉默了许久。

云清翼就静静的等着樊天星的答复。他相信,眼前这个敢于和凶狠的血狼妖搏命的少年,不会就此颓废下去一蹶不振。

七八秒过后,樊天星僵硬的开口:“我……我……冻僵了。”

云清翼:“……”

一会儿过后,樊天星在云清翼的帮助下活动了活动,身体总算恢复了。

樊天星转了转胳膊,摇摇头:“我去我去我去,呆一夜思考人生。发了一下呆就莫名其妙的被冻僵了,可真不好受,谢谢你啦哈,云姐姐。”

云清翼十分无语的看着樊天星,甚至有一巴掌呼过去的冲动。

自己当“妖生导师”说了那么一大段,结果……想想也挺尴尬的。

不过看樊天星这样子,估计也不颓废了吧……也可能他是装的,谁知道呢?

樊天星拍拍翅膀,抖下身上的一些冰渣子:“哎呦哎呦哎呦,总算活动开了。”

樊天星无语:“冻死你得了,为什么要来找你,唉……”

樊天星看了看云清翼,眼神却突然坚毅,转过身去,看向远方座座连绵起伏的雪山和更远处莽莽的北域。

樊天星正儿八经的开口道:“云姐姐,刚才你说的话我其实全部都听进去了。”

“你说的对,要想要别人看得起,就要逆风而行。”

“的我要悄悄变强,然后惊艳所有妖!”

“我要当北域最强的妖!”

樊天星转过身来,眼神愈发坚定的看着云清翼:“云姐姐,你愿意陪我一起变强吗?”

樊天星此时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坚定的气势,云清翼也是愣了一愣,然后笑了笑。

从樊天星口中说出“成为北域最强的妖”,云清翼这并不觉得好笑,只是欣慰的笑了。

因为她知道,眼前这个少年有着别人说永远的勇气和坚毅!

云清翼上去一拍樊天星的脑袋:“没大没小,还叫云姐姐,我可比你大一千多岁呢。”

樊天星故作震惊,张大嘴巴:“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云姐姐,你这么老哇,干脆叫云婆婆……”

砰!

云清翼“爱”的拳头落在樊天星脑袋上,樊天星的头上多了一个红光闪闪的大包。

云清翼抽搐着眼角,说道:“我这是成熟,成熟懂吗?”

樊天星捂着头上的大包,假哭着说道:“呜呜呜,云姐姐好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