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实力!

轰!!!

铺天盖地的寒气席卷而来,所有狼妖中心的那一个白色身影突然迸发出巨大的寒气,仿佛是寒冰锤炼了千年!

冰冷刺骨的寒气,直接把一众血狼妖生生逼开,即使隔得很远,寒气的余威散发到金雕王这儿,也不经让金雕王一颤。

而阿苏丹晴和樊战尘急忙用妖力聚成保护罩,但即使如此,两人也不经被寒气震得颤了颤身子。

“樊天星!”刚才被樊天星一击打的震开的红牙狼王怒吼一声,狼狈地反扑上来,两只巨大的狼爪挥了上来。

但樊天星,却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一爪迎上。

轰!

被打得震飞十几米远的,竟是红牙狼王!

红牙狼王不敢相信的瞪大的眼睛飞出十几米远后,在雪地上连打几个滚,在雪白的雪地上留下一道惊心触目的痕迹,怀疑人生的瘫在了地上愣住了几秒。

“为……为什么……”红牙狼王满脸不敢相信,双手微微颤抖着,而且狼爪还被隐隐冻伤!

“樊天星?!”

金雕王在看清楚了一拳击退红牙狼王的那个人之后,震惊溢于言表!

就是那个100年来都在外边四处闲逛的樊天星!

一击震退红牙狼王,如此恐怖的妖力,恐怕隐隐在自己之上!

“大哥!”

“不好,快撤!四翼天鹰一族来了,还有金雕族的!”

血狼妖二头领眼看不远处的众妖都飞了过来,心里明白,已经半路想突袭是不可能的了,连忙呼喊着狼妖要撤退。

要说这次最大的变数,就是樊天星。

连血狼妖狼王都隐隐不敌,诡异的寒气和深厚的妖力,樊天星甚至可以扛下他们三头领的联手攻击!

而金雕王和一众鹰妖都赶来支援,局面十分不利!

终于从愣神中反应过来的众鹰妖,看见狼要撤退,几百只鹰妖一冲而上乘胜追击。

尽管只是捡了个漏。

而樊天星,刚才透支的强大妖力逐渐空虚,樊天星的整个身子也开始支撑不住,双眼间逐渐发黑。

“云姐姐……我……终于……”

晕倒前息,樊天星嘴里还嘀咕着“云姐姐”,仿佛要向她证明自己做到了独当一面……

随后,樊天星双眼一黑,便晕倒了下去。

“樊天星……”

“樊天星……”

恍惚之中,樊天星听倒了外界是金雕王或者是阿苏丹晴或是鹰妖大哥的声音,然后……

樊天星陷入了昏迷……

两个时辰后,樊白带着两名族内高手姗姗来迟。

金雕王、阿苏丹晴、樊战尘和一众鹰妖都在族中大殿候着。

“怎么样,族人怎么样?血狼妖赶跑了?”樊白首先第一句话就问到金雕王。

“族人伤亡不大,只是有几个受了重伤,血狼妖被赶走,狼王也被重创。”金雕王神情一脸不自然,眼神瞟向不远处的一间房间,“樊战尘带领族人抵抗前方狼妖,但……”

“没多少伤亡就好!天杀的狼崽子……”樊白打断了金雕王的话,转身看向金雕王和樊战尘,“老朋友,多亏了你呀!还有你,战尘,真不亏是我樊白的儿子……”

樊白拍拍樊战尘的翅膀,对他和金雕王表示感谢。

但其他鹰妖看着樊白,却面面相觑,都想尴尬的想开口说些什么。

樊战尘也是尴尬的捂住嘴巴笑的笑,“父亲说笑了,我哪有二第功劳大。”

整个大厅里只有樊白是一脸懵逼的。

“老金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樊白只有问到金雕王了。

金雕王看着不远处雪地里堆积的血狼妖尸体,有的甚至还是冻成冰雕的样子,坚硬的冰冻着根本解不了封。

“血狼妖正面发动佯攻,血狼妖王带领大部队想从后山偷袭,但被樊天星识破。”

金雕王回想起樊白战斗时的场景,那副不顾生死的样子,金雕王现在甚至都不禁颤了一下。

“是樊天星,他只身拦下几百只狼妖,力战三大头领,甚至重创狼王……”

听到这话,樊白是呆住了好几秒。

樊白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那个天天跑到外面去瞎逛的三儿子,连自己都已经放弃樊天星了,怎么可能力战狼王,还拦下几百只狼妖?

樊白半天才回过神来,“这……是真的吗?樊天星?”

金雕王点点头:“我还跟你开玩笑不成?”

“樊伯伯,是真的,樊天星他……现在还躺在那边的房间里,他强大的寒气我们无法靠近,生死未卜……”

一直不说话的阿苏丹晴忽然开口了,手指向不远处的一间房间。

即使关着房门,也能从门缝里透出光靠眼睛就能看见的白色寒气,所有妖更是不敢靠近。

“天星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强?”

樊白震惊之余,还用了妖力去查探樊天星。

但樊白却发现,自己的妖力竟是在靠近樊天星那一刻,被他体内的妖力硬生生给逼了回来!

而樊天星身上所散发出的寒气,更是令樊白也有几分恐惧!

御寒控冰,召唤风雪,是四翼天鹰一族的看家本领,而身为四翼天鹰的妖王的樊白。

在北域,寒气樊白称第一,没有妖敢称第二。

然而现在,樊天星的寒气却是恐怖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程度!连樊白也甘拜下风。

“难道,天星是修炼了我们四翼天鹰一族已经失踪百年的传说中的秘术——极点寒爪!”

樊白突然一下子想起了这个可能,然后越想则越是这个可能,脸色逐渐沉了下来。

金雕王一脸疑惑:“这个秘术怎么啦?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在我父亲那一代就失传了……”樊白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我也只是听我的父亲老鹰王提起过,极点寒爪,本是我们一族上古传承下来的秘术,但是此法诡异至极难以驾驭,我父亲只是学到了一点皮毛,就走火入魔身亡,然后此法就销声匿迹了……”

“如果天星真的修炼此法,且不说从何而来,天星现在这种状态,应该是寒气反噬入体、生命垂危啊……”

阿苏丹晴一脸吃惊:“怎么会,他刚才明明很强的……”

樊战尘表情却一直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咪咪眼的看着樊天星所在的房间,眼睛突然睁开,闪过一丝狠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