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回归救场

“唉……”樊白无奈地摇摇头:“毕竟樊天星是我的儿子。现在只能他所发出将寒气吸入我自己的体内,以来缓解。”

“不可啊鹰王!”

“族长,不行啊,万一你要出什么意外……”

一旁的四翼天鹰族人有点急了,血狼妖刚刚才走,难保不会再卷土重来,如果此时四翼天鹰妖王樊白在出事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老白鹰,你别乱来。”金雕王也劝到樊白。

“为了天星,我要赌一把!”樊白四只巨大的白色翅膀展开,眼神坚决:“我已经亏欠他太多了,这次,我不能亏欠了。”

的确,这些年樊白对樊天星的关心少了。自从开翼仪式后,樊白对樊天星便是一种略微失望的态度,没有多少的沟通了解,有时候忙起来管的懒得管,干脆由樊天星胡来。

说完,樊白便运气全身妖力,四周灵气入体,而且专门吸收从樊天星房间里所散发出来的寒气。

砰!

樊天星房门突然打开!

恐怖冲天的寒气鱼贯而出,席卷了整个天鹰大殿!一瞬间,整个大店都被冰冻了,众妖纷纷后退妖力护体,才勉强挡住寒气。

而吸收不了庞大寒气的樊白,也是被这股强横的寒气给弹开了。

“噗——”樊白口吐一抹鲜血,到飞出十几米远,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重重砸在地上。

“都说了不要冒险!”

金雕王见状,赶忙飞上去搀扶住樊白,用妖力给樊白治疗起来。

黑暗之中,樊天星感觉迎面袭来一只血狼妖的血盆大口!

“啊!!”

昏迷状态下的樊天星怒吼一声,在内心深处有一只饿狼向自己扑了过来……

轰——!

樊天星体内又是迸发出一股强大的寒气,瞬间席卷整个天鹰岭!

在樊天星的内心深处,自己在于一只强大的血狼妖战斗,无论自己怎么战斗,依旧无法伤血狼妖分毫……

“啊——!”

轰!随着樊天星的又一声怒吼,樊天星冲破房顶,一飞冲天。

在高空之处,樊天星停了下来,周身散发着恐怖让人无法靠近寒气,就连樊白一靠近似乎也会被瞬间冻成冰雕!

“糟糕!”樊白看着高空之上暴走的樊天星:“樊天星已经完全走火入魔了!咳……”

樊白又咳出几口血。

现在,樊白也是无力回天了。

“天星,你又顽皮了……”

北域雪山之间,一声轻盈的声音久久回荡,如清风轻轻波动着心弦,美妙的女声在这被樊天星搅的天翻地覆的雪山中格外突兀。

樊天星头微微抬起。

这道声音……在樊天星的脑海中慢慢化开……

樊天星的脑海里,极力回想起一个人,那个人……缓缓浮现出模糊的轮廓——

这声音……既熟悉,又温暖。

云姐姐……云清翼……云姐姐……

“云姐姐……”

樊天星发疯似的冒白光的瞳孔缓缓恢复正常,目光之中,漫天冰雪,唯有那一个远方的青色身影,让樊天星的心头变暖了。

是呀,云清翼。云姐姐,你可是我最想要保护的人啊。

樊天星缓缓飞向云清翼,云清翼也缓缓向樊天星飞来,两人靠得越来越近。

“那是……青翼鸢妖王?”金雕王抬头望着高空中的樊天星和云清翼,有些疑惑,他们两个什么时候认识了?

樊天星身上的寒气缓缓收敛起来了。

云清翼也到了樊天星面前。

樊天星露出一个笑容:“云姐姐,你……回来了?”

看着樊天星这副自己身体都受不了了,反而对自己露出笑容的样子,云清翼也不禁“噗嗤”笑一下。

“行了,天星,别强撑着了。”

“还是……云姐姐……了解我……”樊天星露出疲惫的笑容,对着云清翼最后笑了笑,然后终于支撑不住,一下子晕阙过去。

樊天星身体如同白色流星般急速下坠,已经完全失去了神智。

刚才大量的寒气泄露,樊天星的妖气也已经被压榨殆尽。

“快,接住樊天星!咳!”樊白看着下坠的樊天星,刚动一下就是又咳出一口血。

樊白尽管万般焦急,现在自己也已经元气大伤。

金雕王让阿苏丹晴搀扶住樊白,自己二话不说直冲樊天星下坠的位置。

但,急速下坠的樊天星却突然停住了,被一个一晃而过青色身影稳稳接住。

当然,是被云清翼接住了。

云清翼两手抱住樊天星,温柔的搂着他。

谁都未曾发觉,甚至就连云清翼自己也未曾感觉,自己下意识地用温柔自己的眼神看着樊天星的脸庞。

眼神中竟隐隐约约略带一丝情愫,更多的,却是心疼,对樊天星的心疼。

就那么几秒,就在那么几秒的恍惚中。

天地冰雪之间,只有樊天星和云清翼。

云清翼竟然下意识的朝樊天星的脑袋越凑越近……

越靠越近,甚至快要亲上了……

“青鸢妖王云清翼!”

这时,金雕王却急匆匆的飞了过来。

“嗯咳……”云清翼连忙把脸撇到一边,老脸微微一红,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随后云清翼调整过来,以冰冷的面孔面对金雕王。

“樊天星他元气耗尽,需要调整。”

金雕王此刻也没多问什么,“嗯,还请到天鹰岭。”

天鹰岭房间内,樊天星气息平稳的躺在一面冰床上。

樊白、金雕王、阿苏丹晴、樊战尘和云清翼围在樊天星床边。

阿苏丹晴看着樊天星:“樊天星,他不会有事不吧?”

樊战尘率先开口了:“三弟妖力强横,怎么可能会有事?”

樊白眉头一皱,挥挥手:“行了,樊战尘,还有丹晴,你们先出去。”

阿苏丹晴倒是觉得没什么,只是樊战尘眼神中闪过一丝阴霾,然后就和阿苏丹晴出去了。

见樊战尘和阿苏丹晴出去了,樊白眼神一凝,严肃的看向云清翼:“云清翼,现在这里没有外人,老金雕也信得过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云清翼背对樊白,目光一直注视着樊天星:“功法的确是我给他的,但天星他仅仅只是匆匆看了一眼,我也没想到他看一眼就能记住,并且学会。”

樊白和金雕王都是不说话了,长久的沉默。

樊白最清楚,修炼“极点寒爪”这种霸道至极的功法是不可回头的,要么修成无敌天下,要么失败陨落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