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云姐姐,我讨厌你!

此时,昏迷中的樊天星,眉头稍微动了动。

一直绷着脸神色清冷的云清翼,表情有些紧张的触动了。

云清翼下意识的伸手去摸了摸樊天星的脸颊,但突然反应过来,身旁还有樊白和金雕王,便也立马收回了手。

这一幕,被金雕王和樊白看在眼里。

两个都是千年的妖王了,也经历过大风大浪,懂得都懂。

樊白和金雕王互相对视一眼,便也没说什么了。

“云姐姐……”

迷迷糊糊中,樊天星口齿间含糊不清的吐出“云姐姐”这三个字。

樊白老脸一沉。

云姐姐?

“我在。”云清翼在外人冰冷的眼神中,露出一股关切之意,轻声细语地回应到樊天星。

随即,云清翼又用玉指擦了擦樊天星额头并不存在的汗。

嘶~~

看的樊白和金雕王两个老妖怪,直接倒吸一口凉气。

这就算是傻子,也看得出来樊天星和云清翼的关系有些不正常吧,起码不是正常的朋友关系。

樊天星即使在昏迷之中,听见云清翼的声音也安心了,嘴角若有若无的扬起一丝笑。

在外人面前冰冰冷冷,面对樊天星昏倒时却十分关心,云清翼甚至有些……温柔。

而樊天星即使昏迷嘴里也嘀咕着云清翼,而且这……称喂——云姐姐?

貌似,论妖怪辈分,樊白四翼天鹰妖王、阿苏烈金雕王貌似和云清翼是平辈呀!

金雕王头皮直发麻,眼皮跳了跳,一拍旁边樊白的肩膀:“老白鹰,你跟我出来。”

樊白见气氛有些尴尬,金雕王又开口了,就跟了出去。

到了外边,樊白直接开门见山:“老金雕,你我都认识几百年了,有什么话就说吧。”

金雕王一脸严肃的问到樊白:“你看出来了吗?”

樊白有些疑惑:“看出来什么?”

“你傻啊!”金雕王直接一拍樊白的脑门:“你没看出来那青翼鸢妖王云清翼和樊天星关系有些……不一般吗?”

“你才傻嘞!”樊白又一拍金雕王的脑门:“云清翼看天星的那种眼神,不就是你老婆以前看你的眼神吗?”

金雕王突然意识到不对:“你为什么会看我老婆!”

樊白尴尬地将目光转向别处:“咳咳……这个问题不重要,略过。”

两个老头一阵尴尬的互掐后……

“话说……”金雕王表情瞬间严肃:“樊天星的实力已经超出我俩,这是不可争议的。”

樊白表情也忽然正经:“樊天星实力提升很快,快到令我都感到诧异,如果我没猜错,这100年云清翼和樊天星的关系应该很不一般。”

金雕王听到,也是点了点头:“那下一任四翼天鹰的族长,估计也是樊天星了吧。”

“嗯。”樊白十分严肃的说道:“樊战尘虽然也不错,但他有些心浮气傲,樊天星无疑是最佳人选。”

“嗯。”金雕王也认可的点点头。

殊不知,不远处的角落里,樊战尘和阿苏丹晴将樊白和金雕王的谈话偷听得一清二楚。

樊战尘表面上没有什么太多的表情变化,只不过听到樊天星是下一任族长之后,樊战尘眼睛缓缓张开,眼神中多了一丝鹰鸷。

旁边的阿苏丹晴,倒不如说是陪着樊战尘偷听,“战尘,我们这样偷听是不是不太好?”

“闭嘴!”

樊战尘没有搭理阿苏丹晴,只是冰冷无情的怼回去了两个字眼。

阿苏丹晴还想再说些什么,但看了看樊战尘的眼神,又不敢说了,只能委屈的低头在樊战尘身后。

樊战尘用略微阴毒的眼神看着樊天星所在的房间,嘴里低声念叨着:“樊天星……”

另一边,樊天星终于有了知觉。

樊天星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第一眼就瞅见了云清翼的面庞,然后又把立马眼睛闭上了。

云清翼当然看见了。

见樊天星醒了过来,云清翼第一反应便是有点高兴,随后又故作高冷:“行了,我都看见了。”

樊天星睁开半只眼睛,眯成一条缝,自认为悄摸的看了看云清翼,云清翼正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

樊天星嘻嘻一笑,挣起身来:“嘿嘿嘿,还是瞒不过云姐姐的眼睛。”

“先别嬉皮笑脸的。”云清翼此刻忽然眉头紧锁,一双眼睛严肃的盯着樊天星:“樊天星,你为什么不听我的劝告,要去修炼极点寒爪?”

“这个嘛……一时兴起就练着玩了呗。”

樊天星本想笑一下糊弄过去,但云清翼显然没打算轻易放过自己。

“你知不知道你胡乱修练有多危险!要是你今天真的一发不可控制,那该怎么办!”

云清翼声音都提高了几度,甚至是以一种质问的口吻问樊天星。

樊天星如果今天真的出什么事了,云清翼绝对将会后悔一辈子,往后都活在愧疚之中。

樊天星尴尬地笑了笑:“我这不是没事吗……”

“要是万一有事呢!”云清翼微微生气了。

生气樊天星为什么这么不惜命。

“你要有事了怎么办!”

“你让我怎么办!”

一时之间,云清翼的生气让樊天星语塞。

其实,云清翼也不是真的生气了,只是想训训樊天星,让他下次别这么拼命。

可云清翼也不清楚,樊天星也是一肚子的委屈没地方说呢。

最开始没人相信自己,导致樊天星一个面对百只狼,才造成重伤,要不是自己在濒死状态领悟极点寒爪,说不定现在自己的灵魂已经被引灵鸟勾去了。

樊天星自己的委屈跟谁说去!

“你呀,能不能……”

“够了!”樊天星突然打断了云清翼的训话,眉头一皱:“你只知道训我,那你知道我差点死了吗!我被狼妖撕扯的时候,你在哪里!”

“云姐姐,我讨厌你!”

冰冷的几个字眼从樊天星口中发出……樊天星甚至没给云清翼反驳的机会,就起身冲出房间,直接忽略门口的金雕王和樊白,“嗖”一下展开双翅冲上云霄,眨眼间消失在天际。

而云清翼,则是一脸懵逼。

“讨厌我……好小子……”云清翼也走出房间,想要上去追赶他。

“樊天星他……”樊白想要上前问问云清翼什么情况,但云清翼却直接化成一道青影,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了他眼前。

普通青翼鸢的速度,纵使樊白是妖王,也是不可能追上的,更何况是青翼鸢的妖王。

金雕王看着云清翼一下子消失不见的青色身影,摇摇头,走上前来拍拍同样望着天边的樊白的肩膀:“多像你老婆当年闹别扭离家出走,你去追的样子啊!”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