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心中的那柄剑

由魔气所化的黑色巨鹰,裹挟着呼啸的狂风,撼天动地般的气势,朝颜不煞突袭而来!

一双巨大到恐怖的黑色巨爪,仿佛可以撕碎一切!

在黑色巨鹰面前,颜不煞是那么的渺小,仿佛只要巨鹰的巨大翅膀轻轻一拍,颜不煞就会晕倒过去。

而颜不煞,却并不畏惧,依旧面无表情。

手腕一转,一剑,刺去。

但那聚千万魔气汇于一体的,岂是那么容易被一剑击溃?

只看见面前一只巨大的黑爪铺天盖地的袭来!颜不煞尽管与拼尽全力刺去,但颜不煞却被一股强横至极的力道弹开!

擎天剑并不是颜不煞的本命之剑,根本无法驭剑。

擎天剑从颜不煞手中脱落后,是根本无法用灵力召唤回来的。

而擎天剑的主人风心扬,才刚刚入学,纵使天赋在佳,但本身灵力就不会完全驾驭,刚才又被黑色巨鹰一击打飞,距离太远是无法召唤回来了。

擎天剑“砰”一声坠落地面,在地面上砸出剑痕的同时,也死死的插在了地面中。

“完了完了完了,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夜无殇眼看擎天剑也不敌,被吓得发型都乱了,惊慌失措起来。

“呵呵呵……”樊战尘嘴角扬起一丝因蹂躏他人而获得快感的笑。

夜无殇双爪一挥,那只黑色巨鹰随即四翼一挥,激起一震狂风迅速升空,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俯冲向夜无殇等人!

遮天蔽日的黑色的魔气盖住了阳光,仿佛透不进来一丝希望。如同一张黑色巨网般罩下来,而那双黑色巨鹰的巨爪,更是隐隐发出了渗人的邪光!

夜无殇、风心扬和云清翼感觉体内的灵气和妖气都堵塞不能运行了,面对着樊战尘强大的威压,几人根本连动弹都不敢动弹。

而不动弹的结果,几秒后,将会血肉横飞。

绝望,不过如此。

“死吧!”

樊战尘丧心病狂的扬起嘴角,这一刻眼珠子都仿佛要爆出来的似的,想要亲眼看到这苦苦等待几百年的一幕,享受这种手刃仇人的感觉!

云清翼傻眼了。

愣住了,并不是被这一瞬间翻天覆地的妖力给吓住唬住了……

而是,在心中,蓦然想起了一幕,与这一幕十分熟悉契合……

“不要啊,本公子不想英年早逝啊!我还这么帅,还没有老婆……”就夜无殇吓得最厉害,惊恐万分的大喊。

而风心扬,则是闭上了眼睛。

但下一刻,云清翼感觉一个高大的人挡在自己前边,在这阴暗无比的时刻,搂住了自己。

这一刻,有了温暖。

这样一看,映入风心扬眼帘的,便是颜不煞眉头紧皱的面庞。

颜不煞一手搂住了风心扬,将她紧紧护在怀中。

他手里没拿任何东西,甚至连一根树枝也没有,却选择挡在了风心扬前面。

风心扬眸间微红:“你……不怕吗?”

“我不知为何。”颜不煞表情凝重,一双冰冷如玉的眸子看向风心扬:“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想护着你。”

“现在,天塌下来,我也永远站在你前面。”

听见此话,风心扬就像在做梦一般,眼前这个自己仅仅认识一天的少年,竟是想用命挡在自己前头。

风心扬愣住了。

此刻,风心扬已经无视已经近在眼前的黑色巨鹰的鹰爪。

能与他死在一起,倒也好。

巨鹰巨大的鹰爪以万钧之势挥了下来……

仿佛,下一刻,风心扬就将至身另一个世界。

但手中没有任何东西的我竟然直接用胳膊抵挡它那巨爪。我瘦小的胳膊在那巨爪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但,颜不煞的身子被压下来了,却死死是抱住怀中的风心扬。

由于角度姿势问题,也就在下一刻……

风心扬的朱唇,竟然被低下头的颜不煞亲到了!

你说的是在嘴唇触碰的那一刻,我的脑海。中突然一黑。

颜不煞仿佛出生于一个永无尽头的黑暗空间。

下一刻,就在颜不煞面前,一把轮廓模糊的,由金光缓缓组成的金色长剑显现浮现出来。

金剑缓慢在颜不煞地转了一圈。

一面,显出山川草木;一面,显出日月星辰。

而那柄金色长剑,竟然散发出无穷无尽的灵力!

“握住,那把剑……”

一道沧桑的声音在颜不煞耳边响起,声音中,是那般的绝绝。

握住,那把剑……

颜不煞伸出手,下意识的去抓住那柄金色长剑,就是常见带来的久违的,熟悉的感觉,好像就是源于自己的本命本灵一般……

轰!!

现实中,黑色巨鹰巨大的身躯瞬间吞噬了颜不煞等人,漫天的黑烟四散开来……

樊战尘嘴角扬起一丝得寸的奸笑,但下一刻,樊战尘的神情骤变。

一道骇人的金光,划破浓烈的黑色魔气!

仿佛就是在漫天黑雾里划破了一个金色的口子,格外的刺眼。

颜不煞手中,竟不知何时手握一柄金光所化的金色长剑!

一剑,破万邪!

一剑,斩万魔!

“这是……何剑!”樊战尘惊讶不已。

竟然能一剑破开自己全力放的大招,而且他刚刚手上明明没有任何剑,唯一一柄剑也被自己打掉了,颜不煞何来一剑!

“不对,这不是剑……”樊战尘看着颜不煞手中那把金光所画的虚体长剑,脸色愈发惊恐:“那是……剑意!”

不是震惊,而是惊恐!

剑意,可是几百年没有现过世了!

樊战尘也只是听说过未曾亲眼目睹,只有修为极其高深的剑修当中天赋最佳的一小部分人,才可悟出剑意。

而颜不煞,怎么看都只是个十多岁的少年啊!

如此年轻且修为低下的人,怎么可能……

而颜不煞,在手中用尽全力将金剑斩出一剑后,双眼一黑,意识模糊就失去了知觉。

眼看就要从空中坠下,而风心扬及时接住了颜不煞。

但,就在双方都愣神之际,四周的温度却突然急转直下,寒冷至极,四周的建筑物迅速结起一层白霜。

而樊战尘,却突然感受到了什么,浑身都忍不住的颤抖,双瞳震惊的望向天空中。

层层厚云被强烈的寒气逼得退向百米之外,每一滴水都被冻成了寒冰,空气仿佛都变得诡异的安静……直至望见一个令樊战尘畏惧至极身影!

樊天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