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四翼虚影

“我说过,下次再见,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樊天星如同天神般从天而降,双手背负,深蓝色的瞳孔里现出丝丝杀气,纯白至寒的妖气弥漫开来,即使丝毫未动,也能感受到凌冽的寒气!

在樊战尘不断震颤着的瞳孔中,樊天星如同瘟神一般!

樊战尘浑身都抑制不住的颤抖着,刚才身上还十分嚣张地跃动的魔气,瞬间阉了一半。

樊战尘对樊天星的恐惧,是根深蒂固的,已经恐惧了他几百年了。

话不多说,樊战尘一个转身,竭力拍打着翅膀全力朝樊天星的反方向逃去。

“跑?”

樊天星眼神微微一凝,下一刻,身形原地直接消失不见!

而如鬼魅般的瞬间闪现到了樊战尘逃路的前方。

樊战尘大惊失色的看见樊天星恐怖的身影,想鼓起勇去硬闯过去,但是翅膀却发软了,后退了好几十米。

樊天星淡淡开口:“你跑的掉吗?天下之大,速度我认第二,无人敢认第一。”

樊战尘无法反驳,但还是用不服气的眼神盯着樊天星,那种眼神,就像想要把樊天星生吞活剥一般。。

“狗屁鹰皇!”樊战尘突然歇斯底里的破口大骂:“你的速度,你为什么还活着……全都是因为她,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你这个懦夫!是你导致了她的死!”

她……

“你说什么!!!”

樊天星听到这句话后,暴怒的脾气再次爆发了!

刹那间,惊天中的的风雪呼啸而来!

以樊天星为中心,妖气如同滔滔不绝的大海之水宣泄开来!

天地间,任何东西都黯然失色,一片白色寒绝苍茫。

呼啸的风雪,仿佛是一只巨兽在呻吟着,狰狞可怖的寒风仿佛要把一切都夷为平地!

这次的风雪,简直比刚才不久前的那次更加猛烈!

“哎呀妈呀!死人呐!”夜无殇拼尽全部的魔气化成一道渺小的屏障,将风心扬和昏倒的颜不煞保护起来。

但只是极力支撑,震天撼地的风雪,这一会儿夜无殇就快不行了。

然而,就在下一刻。

肆虐的狂风暴雪之上,隐约的看见一对白色巨帆。

夜无殇仔细看了一会儿之后,却发现白色“巨帆”貌似有两个,遮天盖地,每一单只都足足有百米!

“等等……”夜无殇看出了一丝端倪。

“白色巨帆”并不是方方正正的,而是呈现出一个不规则的菱形……而且,“巨帆”貌似有一根根巨大且纤长的白色羽毛。

“这……这是一对巨翼啊!”

夜无殇下巴都快要被惊掉了!

在那呼啸着的飓风暴雪之中,一对白色巨翼的虚影横跨几百米,将那青天都遮住了!

随后,又投下来横跨百米的黑影,又一对巨大的白色翅膀虚影显现出来,简直比几座灵舟加起来都要大了。

四翼,遮天。

而开出四翼的,不是樊天星,还能是谁。

四翼一开,谁与争峰?漫天冰雪,唯我独尊。

面对樊天星庞然遮天的四翼,樊战尘身后的诗意就显得弱不禁风了,就仿佛是一条河流与大海的区别。

在樊天星发出的威压下,樊战尘甚至只能勉强飞行。

樊战尘用胳膊抵住风雪,大喊道:“三弟,没想到几百年来你的妖力渐长!但云清翼,却还是你心中的结!”

“闭嘴!”樊天星霸气一吼,天地间随之一颤:“你没资格提那个名字!”

随着樊天星抬手一挥,樊战尘顿时被隔空弹飞。

下面的云清翼,却觉得莫名其妙,而且,自己要被樊天星刮的风吹走啦!

在飓风中,云清翼努力拍打着背后的青色小翅膀维持着平衡,看起来甚至有点滑稽。

樊天星:“…………”

樊天星将巨大到可怕的四翼虚影收了起来,随着妖力的收敛,风雪也逐渐停了下来。

云清翼一下子没适应就要摔倒在地上。

但樊天星却以极快的闪现速度接住了她,将娇小的云清翼抱在自己的怀中。

“师傅……”云清翼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樊天星,甚至歪过头不敢与他对视,任由樊天星抱着自己。

但是此时此刻,依偎在樊天星怀里,云清翼却感受到了一丝在前所未有的安稳。

云清翼耷拉着小脑袋,一双卡姿兰大眼睛楚楚可怜:“师傅,我刚刚错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樊天星换成是单臂抱着云清翼,却也抱的很安稳。

而另一只手,却悄悄的拿上了那颗白色的魂鸣丹。

“师傅,我……”

云清翼刚开口想再说些什么,而樊天星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魂鸣丹塞入她的口中。

云清翼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感到一股清凉的东西在口中化开了。

魂鸣丹被服下之后,化身白色气体,消失于无形。

云清翼除了吐小舌头:“呸呸呸……师傅,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

“糖。”樊天星脸不红心不跳。

云清翼将舌头在口中捣鼓一番:“嗯……没什么味道啊……”

樊天星看见云清翼没有任何变化之后,皱了皱眉:“你就……没有任何感觉?没想起一点事?”

“感觉……”云清翼细细回味一番:“呸呸呸,就像吃了一滴风油精!大脑都清凉了!”

樊天星:“……”

不对呀,要的也不是这效果呀。

莫非那引灵鸟骗自己?

但引灵鸟一族也没理由骗自己呀,招惹到自己对他们反而没有什么好处。

就在樊天星百思不得其解时,云清翼的大脑却突然由清凉转为一片空白,看向眼前的樊天星……

意思模糊了。

云清翼竟然下意识地吻了上去!

樊天星却也表示很懵逼,自己只是稍微思考了一下……然后,云清翼柔软且吹弹可破的温唇,就与自己的嘴唇紧紧贴合在一起了,没有半丝缝隙。

感受着她嘴唇上的温度……

樊天星大脑也一片空白。

不管了,享受这一刻的美好就行。

而云清翼却双眼发出隐隐白光,记忆,与樊天星共鸣了。

前世的一幕幕记忆在云清翼脑海中浮现出来,只记得,发出小山洞……百年陪伴……

还有,他……

樊天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