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暴怒的熊妖

轩辕历1282年,北域。

天鹰岭一座高耸入云的小峰上,樊白和金雕王在一处小亭下棋。

一只鹰妖忽然慌慌忙忙的莽撞冲了过来:“鹰王,不好了!西边的棕熊妖在我族边境挑衅!”

“淡定淡定。”樊白不慌不忙的抿了一口小酒,黑子一落:“老金雕,这局你又输了。”

金雕王看着已经被樊白堵死了棋路的局面,烦躁的一挥手:“不下了,不下了,没什么卵用。”

樊白站起身来,动了动胳膊,淡淡道:“棕熊妖?慌啥,又笨拙又不会飞,随便让几个族人去摆平就行了。”

鹰妖再次说道:“但是棕熊妖的妖王带领全族来势汹汹,还嚷嚷什么着还他儿子,好像要拼命一样!”

听到这里,樊白眉头才微微一皱。

棕熊妖深知自己的实力肯定不能和四翼天鹰一族正面硬刚,历来都只是本分的守着自己的领土,偶尔发生点小摩擦互相碰碰也就过去了。

棕熊妖和四翼天鹰一族历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今天怎么会突然像发疯一样来寻仇?

还嚷着要拼命。

樊白深知那群熊瞎子一般不会太嚣张,脾气也算好,一直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棕熊妖一旦真的发火,拼起命来就是不要命也要整死你的那种性格。

“而且……少族长樊天星听到此事后,就立刻赶去干架了……”

“什么!”樊白突然慌张,重重一拍那个鹰妖的脑袋:“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早说!”

鹰妖有些委屈的捂着自己的脑门,小声嘀咕道:“不是族长你说淡定的吗……”

樊白一个眼神就把他吓得不敢说话了。

金雕王见樊白这副模样,不仅刻意玩笑:“你慌什么,淡定,淡定。樊天星的妖力已经在你我之上,区区棕熊妖不足为惧。”

樊白此时却有些急了:“樊天星的伤估计还没好完呢,妖力肯定还没恢复呀!这时候跑去和那群发起疯来不要命的熊瞎子打架,这不是胡闹吗?!万一再受伤怎么办!”

金雕王摇摇头:“老白鹰啊,我说你也太放不下孩子了,总要相信天星,让他自己闯一闯嘛……不慌不慌……”

金雕王可是见识过樊天星诡异的寒气的,棕熊妖纵使在强,也强不过那凶恶的血狼妖吧,樊天星还不是一样撵着血狼妖打?

“棕熊妖要是真的发起疯来可是不要命的,棕熊妖妖王身为一方妖王,也不是吃素的!不行,我要快去看看!”

樊白四翼白色四翼瞬间一开,“轰”一声如同炮弹般直冲云霄,快的化成一道白色残影。

“唉……护子心切,还是我淡定。”金雕王十分淡定地抿了一口小酒,略有些闲情雅致的微微摇摇头。

这时,那个通风报信的鹰妖颤颤巍巍的说道:“金雕王,您……您的女儿阿苏丹晴也去了……”

“我靠!”金雕王突然暴起,一拍小鹰妖的脑门:“这种重要的事情怎么不早说?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可以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女儿,你千万不要出意外呀!爹来了!”随着“轰”的一声,金雕王金色的双翅展开,话不多说一飞冲天,快成一道金光,连忙去追赶樊白。

小鹰妖看着两个老头远去的护犊子的身影,委屈的摸摸自己的脑袋,安慰安慰自己。

……

“老白鹰等等我!”

樊白正在往西边极速飞行,却隐约听见身后阿苏烈的声音,停下来回头一望,只见阿苏烈也火急火燎的扑棱着翅膀往这边飞来。

樊白稍微停顿了一会儿,随后金雕王赶了上来,与金雕王并排飞在一起:“老金雕,你不是不来吗?”

金雕王尴尬的咳嗽两声:“咳咳……想凑个热闹。”

樊白狐疑的看了阿苏烈这家伙一眼,总感觉他别有用心。

但现在的也想不得那么多了。

如果真是碰上不要命的熊瞎子,尤其是棕熊妖的妖王,樊天星也不知道伤势痊愈了没有,如果樊白不在的话,还真不好对付。

没过多久,就到了天鹰岭的西边边境,只看见天上飞着四翼天鹰,估计是在凑热闹的。

棕熊所生存的树林与雪地的交汇处,白色的雪地上醒目的看见几十个巨大的黑点,那估计就是几十只几吨重的黑棕色的熊妖。

樊白和金雕王由于飞的太高,只看见几十只棕熊妖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姿势有点怪异。

但当樊白俩人靠近后,被眼前的一幕惊的瞪大了眼睛。

每一只体型有小山坡般大的棕熊妖,不是口吐白沫就是四脚朝天,几吨重的身躯,就一坨坨横七竖八地瘫倒在地上,被坚硬的寒冰冰封成了一座座坚实的冰雕。

大多数被冰在冰块中的熊妖,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面目狰狞的翻着白眼,表明晕倒前受了极大的痛苦……

简直就是一排排的“大熊冰棍”。

有几只熊妖还在寒冰中没有晕倒过去,眼珠子骨碌一转,但却是不能动弹丝毫,因为寒冰实在太坚硬了。

而所有棕熊妖中,只有一只还没有被冻成冰棍。

棕熊妖的妖王,跪在地上。

而他身上的,则是翘着个二郎腿的樊天星。

樊天星风轻云淡地坐在棕熊妖王背上边,将棕熊妖妖王生生变成了一个熊皮座椅。

棕熊妖王使劲地颤抖着庞大的身躯,但奈何被看似弱不禁风的樊天星坐在上边,竟不能多动弹丝毫。

很明显,樊天星将所有棕熊妖都干趴下了。

棕熊妖妖王体型比普通棕熊妖大一倍,身披岩石制成的坚实铠甲,用岩石制成的巨大的狼牙棒武器也被打碎。

堂堂妖王,直接被樊天星当成座椅坐着。

旁边的四翼天鹰族人在为樊天星而欢呼着,似乎在高歌着他的英勇。

而金雕王也是看见了阿苏丹晴。

“女儿!”

“儿砸!”

樊白和金雕王两个老父亲同时冲向樊天星和阿苏丹晴。

“儿砸,你没有事吧,熊妖没有伤到你吧!”樊白对樊天星一阵打量,确认他身上没有任何伤后才放心下来。

樊天星拍拍胸脯:“爹地,你就放心吧,这群狗熊还伤不到我!”

而另一边,金雕王确定阿苏丹晴没事后,也松了一口气。

随后,樊白问道樊天星:“所有熊妖,全部是你一个人收拾的?”

樊天星拍了拍下边坐着的熊王:“也不全是……”

“其他人都喊了加油!”

樊白:“…………”

这时,樊天星屁股底下的棕熊妖王却突然震动着颤抖的身躯,吃力的开口:“可恶的四翼天鹰一族!把我的儿子给强行掳走,今日我来讨个说法还将我族中人打伤。我们是打不过你四翼天鹰,但是你们这做法实在欺妖太甚!你们四翼天鹰与那卑鄙的血狼妖是一样的丑恶嘴脸!”

樊白听到棕熊妖王这话,眉头紧锁。

熊妖虽然说身躯庞大且头脑简单,但性格却是有什么说什么,从不耍阴谋诡计,说话也从不绕弯子,换一句话说就是真性情。

棕熊妖王那副神情,凶狠至极,倒不像是在说谎。

但是,自己族中人,何时掳走了棕熊妖王的儿子?

捉走棕熊妖王的孩子没有任何好处,只会惹得一身骚,谁都不想招惹这群发起疯来就拼命的熊妖,谁会抽风了去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樊白皱眉质问:“我族中人何时掳走了你的孩子?”

“还狡辩!”棕熊妖怒喝一声:“我亲眼看见一个有白色四翼的人将我儿子抓走!除了是你们四翼天鹰还有谁!”

“诶呦呵,还跳乍了,老实点!”樊天星屁股一使劲,棕熊妖王又被压的死死的。

棕熊妖王四肢用力的吃力死撑在地上,死撑着最后的尊严,不被樊天星压垮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