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大英雄”的待遇

“天星,你先放开他。”樊白觉得事有蹊跷,先叫樊天星别压着棕熊妖王了。

“这熊发起疯来,有点管不住……”樊天星耸了耸肩膀,但随后一想:“算了,如果你还敢反抗的话,我就把你冻成冰棍,听到没,大狗熊!”

樊天星使劲一拍棕熊妖王圆滚滚的屁股,随后站了起来。

但当樊天星刚刚松开的那一秒,棕熊妖王突然暴起,抡起巨大的熊掌就朝樊白拍过去!

棕熊妖虽然不灵活,但力气可是蛮大的。樊白又是毫无防备,要是被这一掌拍中,樊白估计也得伤了。

熊掌即将拍到樊白身上的前一秒,樊天星却单手挡住了棕熊妖王的熊掌。

“真不老实!”樊天星怒斥一声,随后强劲的寒气涌动。

棕熊妖王的四肢瞬间都被冰冻了起来,只剩下躯干和头颅还没被冰封,使劲挣扎着,却不能突破坚硬的寒冰。

但一张凶恶的熊脸还不断地朝樊白和樊天星喷着唾沫星子:“可恶的四翼天鹰!下作卑鄙!恃强凌弱!做了卑鄙的事情还不敢承认!”

樊白面对棕熊妖恶毒的骂词,不仅没有生气,法却一本正经的质问道:“我从没有做,为什么要承认?抓走你的儿子对我有何裨益,我族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可没那个闲情雅致去随便招惹别人!”

“樊白!还不承认!”棕熊妖更加怒了,一双熊眼充斥着红色的血丝:“你们一定是抓走我的儿子,以此来要挟我!”

听到这儿,樊天星眉头一皱,瞬间有点不乐意了。

樊天星直接给了棕熊妖王一个爆栗:“你是不是傻?长着四个翅膀抓走你儿子的就是四翼天鹰了?有四个翅膀就是?小鸟插两个翅膀就是四翼天鹰?而且你们棕熊妖弱的一匹,我一个都可以干趴下你们。何必费那么大的劲把你的儿子抓走,把你们冻成冰棍,很难吗?”

棕熊妖王顿时被怼的哑口无言。

但棕熊妖王细细一想……

诶,好像真是这么回事哦。

“那会是谁掳走了我儿子?”棕熊妖王疑惑道,但随后又“机智”的转念一想:“不对!你是不是蒙我呢?以为我蠢吗?”

樊天星无语的一捂脑袋:“你这智商……感觉石头都比你聪明。”

在和棕熊妖磨了好一会子嘴皮子后,他们才勉强相信了樊天星。

“所以啊,说你们不聪明还不信。”樊天星摇摇头,和这群一根筋的家伙解释起来还真费劲。

樊天星手一挥,被冰起来的所有熊妖都缓缓解封了,一个个冷的发抖,就连棕熊妖王也不例外。

“哇欧!樊天星以前误会你了,现在才发现你这么帅!”

“樊天星威武!你是我们下一任的族长!”

“好帅呀,那迷你的小眼神……那别致的小嘴角……”

一旁的四翼天鹰族人们,不管是小弥妹大妈大哥大叔大婶们,看见樊天星完美解决问题,都欢呼了起来。

樊天星也很享受这一刻,在众妖的簇拥中飞了上去,被众妖团团围住。

不管在哪里,妖怪们都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强者为尊,大多数妖怪们只认比自己强劲的妖王,崇拜和追随实力更强者。

四翼天鹰也不例外,一些喜欢大英雄的小迷妹们更是把樊天星围成了一团,眼里冒着小星星。

樊天星现在,可是四翼天鹰一族名副其实的大英雄!

不仅一力战百狼,现在更是轻松解决了来捣乱的熊妖,哪个怀春的少女不爱大英雄?尤其是在以实力为尊的四翼天鹰一族。

被围住的某妖却是有些腼腆的微微红了脸……樊天星从小到大一直被冷落,实在没有一下子面对这么多妹子。

而樊天星一下子却大意了。没发现,就在不远处的山峰上,云清翼正在注视着这一切。

三四个水灵灵的妹子,将樊天星围成一团,搔首弄姿,努力的往他那里靠。

“樊天星哥哥……你太厉害啦!你可不可以……私底下……教教我……”

樊天星看着那个妹子吹弹可破的小脸庞,而且那个楚楚可怜的小眼神儿……不由得结巴了:“这……啊……也不是不……”

话音刚落,你一个长相还不错的女妖说到:“天星,别看他喊你哥哥,他是在装嫩,他比你都还大几岁呢!”

听到这,樊天星立马清醒了几分。

看着眼前这个揭发她的妹子,身材还行。

但比起云姐姐来,还是差了那么一丢丢,提不起来什么兴趣。

大姐姐这种类型的,樊天星已经尝试了100年了,“姐姐弟弟”这种角色樊天星早已驾驭的如火纯青。

两个女妖互相急眼,在旁边吵起了嘴来。

但此时,一对q弹的双马尾出现在樊天星面前,“duangduangduang”的晃荡几下。

只见,也是四翼天鹰族人,但却是萝莉的模样和身材。虽然长相也算中上,但是一对双马尾,樊天星眼前瞬间一亮。

双马尾小萝莉走到樊天星面前,含情似水的说道:“天星哥哥,你喜欢……双马尾吗?”

双马尾小萝莉……樊天星心里有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某种神秘的阀门被打开了……双马尾,小萝莉,好驾驭……征服啊!

樊天星呆住了一下子,鬼使神差地说道:“嗯……喜欢双马尾吧……”

“好耶!我就知道,樊哥哥,你不喜欢那些老的!”

刚才两个女妖受到了1万点暴击,差点就一口老血吐出来了。

而不远处云清翼,却全都听见了。眉头更是跳了两下,手都颤抖着,却努力克制着自己。

双马尾小萝莉又说道,“樊哥哥你喜欢年轻的吧,不喜欢那些老的对不对?”

“额……”樊天星犹豫了一下,刚想反驳些什么。

但突然,背后传来一股浓烈的杀气!

樊天星瞬间竖起了寒毛,这种杀气,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

这是来自于云清翼的专属杀气,也只有樊天星感应的到。

每次自己偷看云姐姐洗澡或趁机谐油啥的,云清翼都会露出这种杀气,但这次似乎……更加浓烈。

“云姐姐……”樊天星僵硬的抬头,就看见了云清翼一张“杀气沉沉”的脸。

云清翼板着脸,声音微微沉闷:“喜欢嫩的?双马尾?哈?”

樊天星瞬间流了满头大汗:“不是,云姐姐,你听我狡辩!”

云清翼脸色愈发阴沉:“你的意思是,说我老喽?”

樊天星汗颜:“不老不老,才几千岁而已。”

云清翼身上隐隐发出浓浓的杀气,把旁边的几个女妖都吓得退了好几米……

“呵……”云清翼突然冷笑一声,冷冷开口:“去找你的小萝莉吧!”

随后,云清翼猛然转身,化成一道青色残影,眨眼就消失在原地。

其他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樊天星就追了上去:“云姐姐,我!错!了!”

樊天星和云清翼仅仅是刹那间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而谁都不曾注意的是,那金雕王的女儿阿苏丹晴,望向樊天星离去的背影,眼神中却多了一丝异样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