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定情之地,北域雪山

“樊天星,多好的小伙子呀,可惜……唉……”金雕王不仅有些惋惜的长叹一声。

想当初,樊天星可是和阿苏丹晴定下过婚约的。

但奈何樊天星开翼后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后来阿苏丹晴又和樊战尘谈上了恋爱,两家的婚约也就是作废了。

谁能想到樊天星现在会变得如此之强。

况且,那个青翼鸢妖王云清翼,和樊天星的关系貌似也不一般。

“爹……你别说了,我去找战尘……”阿苏丹晴有些心不在焉的耷拉着脑袋,独自一人朝远方缓缓飞去。

阿苏丹晴那时候其实是只是崇拜强者,崇拜英雄。

阿苏丹晴与樊战尘谈恋爱的时候还年轻,年轻的小姑娘,谁不喜欢英雄、喜欢强者呢?

随后,而且,樊战尘那时也对自己又温柔,阿苏丹晴便你所应当的与樊战尘成了恋人,毫不顾忌樊天星的感受。

等到后来阿苏丹晴再回想起来的时候,甚至有一丝丝的后悔。

因为当时那种情况下,说出那样的话也是挺伤樊天星心的,樊天星本来就因为自己的双翼而生出自卑之心,而自己好像又落井下石。

可惜当阿苏丹晴回过神来知道事情严重性时,已经晚了,自己欠他一个道歉。

现在看见樊天星变成强者,阿苏丹晴心里又不禁有了一丝小小的懊悔,懊悔当初为什么不选择樊天星。

但毕竟与樊战尘已经是百年的感情了,也不是当初那个懵懂的小女孩。

或许当初,阿苏丹晴选择陪伴樊天星,现在,结局或许就会不一样了吧。

现在,阿苏丹晴只想去找樊战尘,毕竟是当初自己选择的。

虽然最近樊战尘对自己有些冷落,尤其是在樊天星所展现实力后,樊战尘对阿苏丹晴更是爱答不理,好像在忙自己的什么事情似的……

阿苏丹晴飞到了樊战尘常年所在的居住房间内,却不见樊战尘的身影。

“战尘!战尘!”阿苏丹晴往四周瞟了一下,呼唤着樊战尘。

阿苏丹晴看见地板上有一撮棕色的毛,看上去十分像棕熊妖的熊毛。

当阿苏丹晴刚想拿起来仔细看看的时候,突然,背后传来一阵剧痛,阿苏丹晴被强大的妖力偷袭,眼前一黑,昏倒了过去。

樊战尘阴沉的脸出现,看着被自己打晕的阿苏丹晴,眼神中充满了暴戾。

另一边,樊天星在一处北域雪山之上,好不容易追上了云清翼。

樊天星面对生气的云清翼,慌乱的解释道:“云姐姐云姐姐,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还是喜欢云姐姐的。”

云清翼却面色冰冷,“你怎样,与我有何关?哼……”

云清翼傲娇的一哼,撇过了头去。

“难道……”樊天星眼珠骨碌一转,嘴角微微一扬:“云姐姐,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哪……哪有!”云清翼仿佛被说中了,鼓起腮帮子:“谁爱吃谁吃去。”

随后,云清翼便不搭理了樊天星。

吃醋,实锤了。

樊天星伸出手想碰云清翼一下,但随后一愣,手又缩回来了。

想解释一下,但却不敢开口。

樊天星和云清翼相处了百年,深知云清翼的性格,在气头上的她是不会听进去我任何解释的。

任何解释在生气的云姐姐面前,都只会变成苍白无力的狡辩。

樊天星后退一步。

而背对樊天星的云清翼,只感到一阵风刮起,随后传来了翅膀挥起的声音,是樊天星离开了。

云清翼猛然一转头,果然已经不见了樊天星的身影,高空之上也没看见他的任何踪迹,樊天星他已经飞远了。

在云清翼的心中,竟然隐隐生出一股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反正就是……很难过。

也不知道为什么,樊天星离开了自己,云清翼竟然会感到莫名的难过。

就像云清翼离开,樊天星也感到难过一样。

“樊天星,在你心中,我……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

云清翼看向宽广而空空如也的天空,自言自语。

一股油然而生的落寞感在云清翼心底滋生,不知不觉中,樊天星已经在自己心里占了绝大部分的位置。

也许,是因为樊天星的天真。

樊天星对云清翼暗生情愫,而云清翼,又何尝不是。

与樊天星百年来的朝夕相处,云清翼发现樊天星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把自己当成唯一的家人。想当初自己收的徒弟,竟也开始学会了保护自己……甚至,喜欢上了自己……

云清翼也由最开始对樊天星的视而不见,变为了习以为常。

樊天星每次对云清翼表殷勤,都会不知从哪里摘来小野花,而云清翼到后来,竟也是慢慢呵护起了那些花朵直至完全枯萎。

刚看见有许多妹子围在樊天星身边时,云清翼竟然十分生气,虽然云清翼十分不想承认,但自己的的确确是吃醋了。

而且当听见樊天星说“嫌弃老的”时候,虽然不是樊天星说的,云清翼还是有点委屈、烦躁的感觉。

而樊天星那句“云姐姐,我喜欢你”,从当时直到现在,也在云清翼心头久久回荡。

也不知道樊天星是不是开玩笑的。

云清翼,当真了。

只是撂下一句“等你变得更强”,也算是默认了。

久久的发呆,樊天星的离去让云清翼不知所措。

本以为樊天星会极力解释一下,但没想到他连解释都不解释一番,想到这,云清翼眼角不经有些委屈的湿润了。

难道,樊天星说的话,只是开玩笑的吗?

正当云清翼抬头望着天空发呆之际,忽然看见上方的云层下竟然凝结出了一层密匝匝的多菱形冰晶。

还有……花瓣?

密密麻麻的细细的冰晶从天而降,反射出太阳七彩的光辉,伴随着白色、淡紫、紫红色的花瓣优雅的从天而降,飘落了有如一场声势浩大的冰晶花瓣雨。

是格桑花的花瓣。格桑花也算是被北域数不多的一种美丽的花了。

格桑花它不高傲,它虽然是一朵野花,虽然渺小,但对漫天风雪有着顽强的抵抗力,在北域象征着纯洁美好的爱情。

花瓣的色彩点缀了漫天冰晶,洒洒落落地飘下,顺着微微的风漫天飞舞,每一片花瓣都犹如一只美丽素雅的蝴蝶,细细的冰晶相撞在一起也发出“沙沙”的铜铃般的美妙声响,再配上那白银银的雪山……世间奇美之景,不过如此。

云清翼环顾着四周,看着这美妙的景色,竟是微微有些陶醉,一时之间看呆了。

然而这时,一双手突然从云清翼背后伸出将她的腰搂住,一具温热躯体从后面抱住了云清翼。

云清翼浑身一颤,但意识到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人的气息之后,身体便软了下来。

樊天星。

这一切当然也都是樊天星弄的。

花瓣漫天,散发着微微的光泽缓缓落下,如此景色,樊天星从后边抱住了云清翼。

樊天星就缓缓将脑袋靠在云清翼的香肩上,云清翼身体又是一震。

“云姐姐,我的心里只有你,我只想保护你……”

随着樊天星温柔的话语酥麻的传入云清翼的耳中,云清翼僵硬的身体缓缓柔软了瘫了下来。

北域雪山,冰晶雪景下,定情之地。

云清翼咬着嘴唇,红着脸微微开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