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前世记忆!

“额!”

恍惚之中,云清翼听见樊天星的一声惨叫,随后是身体肉被刺穿的声音……

刚才所有的画面……北域……樊天星……徒弟……在云清翼脑海中一闪而过,仅仅是几秒钟,却是有百年的冗长……

自己,竟然是樊天星前世的师傅。

但当现在的小萝莉云清翼睁开双眼,看见现实……

看见面前的樊天星嘴角一丝血迹,顺着脸颊流落在下巴,但最重要的是,他的胸膛竟然被一击黑刺刺穿!

樊天星身后,竟然是樊战尘!

樊战尘用全部魔气和妖气化为一根黑刺,趁樊天星还在回忆之际,一击刺穿了樊天星的胸膛。

但即便如此,樊天星的一双眼睛的是含情脉脉的看着面前的云清翼。

“啊!”

樊天星强仍剧烈的疼痛,大吼一声,妖气爆发,将体内的黑刺连同着樊战尘震开百米之远。

“天星……你……怎么办……”云清翼大惊失色的看着眼前被捅了一个血窟窿的樊天星,慌乱的小手颤抖着想去捂住血口,但却不停的发颤。

樊天星将嘴角的血渍一抹,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你……全部想起来了?”

云清翼眼角已经湿润,一把将樊天星抱住,浑身颤抖着点着头:“想起来了,全部都想起来了……以前和你在北域的点点滴滴……”

樊天星露出一丝由衷的笑容:“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就好。”

但面对樊天星勉强的笑容,云清翼还是绷不住哭了出来:“你……你怎么这么傻,为了我,你从北域千里迢迢跑到炎黄国来,只为了……寻找转世的我……”

樊天星在所有人面前都没有露出过温柔的眼神,但这次,却在云清翼面前露出了柔情似水的眼神。

樊天星又露出了曾经少年般的笑容:“那……云姐姐……现在,你,还愿意陪伴我左右吗?”

“嗯!”云清翼流着泪露出一个笑容,使劲点了点头。

樊天星身后,缓缓涌现出一双翅膀的虚影,并不是樊天星刚才说展现出的四翼天鹰的纯白色翅膀,而是青色的翅膀,除了更大更长,就与青翼鸢翅膀没有区别了。

“还记得吗。”樊天星的青色翅膀虚影缓缓包裹住自己和云清翼,“这对翅膀,是你给我的。”

“800年前,是你保护的我;现在,换成我保护你。”

“…………”

将记忆的刻度拨回到1282年的北域雪山,漫天的格桑花瓣加上洒落的冰晶。

这场绝美的冰晶花瓣雨仅仅持续了一分钟便退下去了,但仅仅这一分钟,对于樊天星和云清翼而言,却如同一个世纪那般冗长。

云清翼面带桃花之色,看向樊天星:“你这小混蛋,是不是惦记我很久了?还有……你不嫌弃我比你大几千岁吗?”

樊天星还抱住云清翼的腰,相视一笑:“哪有,是云姐姐实在太太美丽了,深深吸引了我。”

“而且云姐姐这么漂亮,大几万岁都没关系啦。”

云清翼脸颊微红:“贫嘴。”

云清翼尽管如此说,但还是在樊天星的怀里偷偷的笑了一下。

“樊天星。”云清翼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本正经的问道:“如果有一天我会离开你,而且是永远的离开……”

“不会的!”

没等云清翼说完,樊天星就坚定的打断了她的话。

“云姐姐,你不会永远离开我的,对不对?如果真的有别人想伤害你的那一天,我会拼了命也要保护你。”

云清翼噗嗤一笑,推开了樊天星,傲娇的抬起头:“傻瓜!我还才要保护你呢!”

“云姐姐,你脸红起来的样子真可爱!你说是吧,小紫。”樊天星一把拍拍旁边的小紫,说道。

等等,小紫?

樊天星瞬间反应过来,小紫怎么会突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这里!

“小紫!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

樊天星和云清翼同时惊讶。

云清翼更是老脸一红,刚才自己与樊天星的“羞耻之事”岂不是全被他看见了?

自己好歹也是小紫的族长啊,以后怎么在小紫面前混?

好歹也是一族妖王,既然与自己的小徒弟暧昧不清。

没脸见人了啊……

社死现场。

小紫邪魅一笑,露出一脸八卦的神情:“早就在这了,看你们在那里……”

“……哪有,是云姐姐实在太太美丽了,深深吸引了我……”

“……你这小混蛋……”

小紫一会要模仿樊天星的话语,一会儿又模仿云清翼的语气,在配上夸张的表情幅度和动作扮演,简直“惟妙惟肖”。

樊天星和云清翼眼角不由得抽搐了几下。

“小紫……”云清翼看向小紫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好像就要把小紫“吃了”一般。

小紫也是云清翼“恐怖”的神情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挥手:“族长,我开玩笑的呀,这件事我绝对不会和别人说!”

“我发四!我保密!”

这时,樊天星却突然站出来了,一脸嚣张且得意的在小紫面前说道:“既然你看到了,我也就不隐瞒了。我以后可是要娶你们族长当老婆,你以后可是……哎呦……疼疼疼……云姐姐……疼啊……”

云清翼红着脸,一把掐住樊天星的腰,用出洪荒之力全力一扭——这一扭,简直就是比血狼妖的尖牙利爪刺破胸膛更具有疼痛感!

樊天星疼的直叫唤。

小紫看见此情此境,不由得也露出了由衷的姨母笑。

但下一刻,小紫神情刹那间严肃起来。

小紫一改刚才嬉皮笑脸的样子,对云清翼抱拳,一本正经的说道:“族长,有正事。”

正在与樊天星“打闹”的云清翼听见后,仅仅只是一个转身,就恢复了平日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云清翼与刚才羞涩的么样形成了巨大反差,冷冰冰地开口:“何事汇报?”

樊天星不得不佩服她们青翼鸢一族变脸的神速。

要不是樊天星的腰间现在还疼着,而且有云清翼手指掐出来的印子——樊天星差点都相信了云清翼的高冷清雅的样子。

不过,高冷与羞涩。

这种性格的两面,云清翼这种反差,倒也让樊天星觉得蛮可爱的呢。

“族长,北域边际,有三艘人类修灵者的大型灵舟,正在向北域中心靠近。速度极快,预计还有一个时辰到达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