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两族激战!

“人类的灵舟?”云清翼眉头疑惑一皱:“三艘?”

“嗯。”小紫点点头,“声势浩大,从远处看灵舟上都是人类修灵者,明面上的也得也几百来名了。而且我隐约感觉到那三艘灵舟中有几股强大的灵力,所以没敢靠近看。”

灵舟……强大的灵力,那也只有法力高深的人类能散发出的了。

法力强大的人类,三艘巨大的灵舟,直逼北域中心……

云清翼眉头紧皱,樊天星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北域80%以上都是妖怪生活的区域,纵使有人类也只是普通人,普通修灵者靠近北域也根本不敢大肆声张,不然碰到一个凶恶的妖怪说不定就会被裹入腹中。

云清翼看向远方,略待担忧之色:“敢这样声势浩大的直逼北域中心,那无疑是——人类要向北域宣战!”

樊天星神情也变得更加严肃了,“人类敢犯我北域,我就让他有来无回!”

“不可鲁莽。”云清翼摇摇头:“如此明目张胆的进犯,人类定是有备而来。小紫,天星,先回天鹰岭。”

“好!”

随后,樊天星和小紫跟随着云清翼腾空而起,迅速飞回天鹰岭。

而就在同一时间,天鹰岭却已经乱做了一团,高耸的山峰下,一群黑压压的东西在极速前进。

“血狼妖来袭!”

“全族出击!抵制血狼妖!”

没错,红牙狼王率领着血狼妖全族来犯!

从天上往下看,浩浩荡荡的一片黑色在迅速移动着,仿佛那绝望的黑色要将所有白色的雪地给吞噬掉。

几百只狼妖龇牙咧嘴,凶恶的如铜铃般绿色的眼睛,形成了一股强有力而恐怖的威势!

血狼妖奔跑时的脚步激起沉闷的轰鸣声,同时扬起巨大的雪尘,形成了一场浩劫来袭般的狼潮!

狼潮如同汹涌的巨浪般朝天鹰岭涌去,仿佛要击垮一座巨岳!

天上的几只鹰妖看见狼潮如此阵仗,简直被吓得魂都掉了……差点翅膀一软就掉了下去,惊心动魄的回过神来,连忙屁颠屁颠的大喊着通知全族四翼天鹰。

四翼天鹰全族上下,气氛瞬间剑拔弩张,血狼妖已经气势汹汹的逼近天鹰岭下方。

这阵势,血狼妖是要强攻天鹰岭!

这场毫无征兆的突袭,血狼妖一族倾巢而出,太过突然!

樊白眼神中充满了杀意,四翼骤开,拔地腾空而起,翅膀所产生的巨大虚影散发出浓浓的妖气。

樊白大吼一声:“我们是四翼天鹰一族从来不是孬种,随我诛杀狼妖!”

随即,几百只四翼天鹰如同一枚枚白色导弹般从高空俯冲而下,划出一道道极速的直线,直冲黑色狼潮!

双方的战争,一触即发!

在红牙狼王的率领下,凶神恶煞的黑狼妖仿佛嗅到了鲜血的气味,让这群饮毛茹雪的狼妖们更加为之疯狂!战斗的更加兴奋!

但历来从不畏惧、天生勇敢的战斗种族四翼天鹰也不是善茬。

四翼天鹰的族人们以坚硬的寒冰附着在爪子上,痛击着一只只血狼妖,再配上灵活的身段以及在空中的走位,血狼妖吃了不会飞的亏,而且这是在是四翼天鹰的主场!

血狼妖力大无比,尖锐的爪子和牙齿也不是摆设。

但在这风雪之地之中,四翼天鹰早已适应,配合着风雪作战,让速度更加敏捷了。

血狼妖即使力气再大,牙齿和爪子再尖锐,咬不到、抓不着,也是白瞎。

一番不可开交的恶战下来,四翼天鹰一族隐隐占据了上风。

“可恶啊!为什么还没有人来!”红牙狼王在恶战中已经付了几道伤,但还是不影响其嗜血,血盆大口一口咬死一只鹰妖,在轻松将其脖子扭断。

“大哥,我看我们是被骗了!根本不会有人来支援!”血狼妖二头领面目狰狞,同样也在艰难的苦战中。

“可恶啊,该死的四翅草鸡,我要把你们通通杀光!”血狼妖三头领同样杀红了眼,已经不顾一切的看见鹰妖就杀。

但奈何四位战力不俗的鹰妖同时向血狼妖三头领扑来,使了个寒冰冰冻之法之法,瞬间将三头岭速冻成了一个冰棍,被控制住了。

两族所有妖都在拼命厮杀中——除了一个身影。

看见有狼妖扑过来了,就随便应付几下将其赶走,有鹰妖看见的时候装作努力“战斗”的样子,全程划水。

不是樊战尘还是谁?

樊战尘连动作幅度也不大,生怕把自己的衣服弄脏了似的。俯瞰整场战斗,所有人都在赌上性命的厮杀,只有自己站在一旁划水,樊战尘嘴角扬起一丝奸邪的笑……

红牙狼王也顾不得别人了,因为此时他也与几只天鹰激烈的鏖战。

但突然,红牙狼王看见不远处樊白在乱杀的身影,一爪子就掐死了两个狼妖,一翅膀又拍伤一个,瞬间青筋暴起,狼牙突出,怒吼一声:“樊白!死!”

红牙狼王的胸腔里仿佛压着千万斤的怒火!

蛮劲一上来,一把甩开身旁的所有鹰妖,红牙狼王如同一座移动的小山般锐不可当的朝樊白冲撞去。

“好哇,新仇旧账一起算!”面对来势汹汹的红牙狼王,樊白也毫不畏惧,翅膀一拍就迎了上去。

两大妖王想把互相置于死地,凶恶的缠斗在一起,一拳一脚打的有来有往,周身散发出巨大的妖气,平常小妖都不敢靠近这场妖王之间的生死战斗!

几个回合下来,樊白和红牙狼王身上都被对方打到,挂了点彩,但依旧眼神中燃烧着愤怒的火,想要将对方击杀,但又一下子奈何不了对方,形成了平手的局面。

“大哥,我来助你!”血狼妖二头领见此状况,也怒吼一声,冲上去加入了战斗。

有了血狼妖二头领的加入,妖王级别的血狼妖,即使强如樊白,也难以招架。

樊白被两只强大的狼妖打的节节败退,最后甚至只能勉强招架,身体和翅膀还被狼妖的爪子多次抓伤。

红牙狼王又是一爪子拍下来,樊白又是惊险躲过,但是还是在胸膛处开了一道不深不浅的血口子!

好险!差点就要被狼爪撕破胸膛了!

樊白体内强行爆发出一股寒气,将两只狼要强行挣开锦医院自己的后退几步,捂住胸口,心有一句的喘着出气。

红牙狼王身上也挂了彩,但仍不服输,目光依旧凶狠:“樊白,你是个不错的对手!但今天,我会让你葬身此地!”

樊白止住伤口的血,冷哼一声:“你这头脑简单的狼犊子玩意,也就会在我面前吹罢了!”

“父亲,我来助你!”此时樊战尘的声音传来,樊战尘好巧不巧地迅速赶来,站在樊白身旁。

樊白大喜:“好,樊战尘,祝我一臂之力,斩杀狼妖头领!”

樊战尘嘴角未被人察觉的扬起一丝诡异的笑,但随后恢复了“大义凛然”的神情:“是,父王!”

红牙狼王与二头领相视一眼,心照不宣的一个邪笑,随后便再次向樊白冲来。

樊白和樊战尘同时迎了上去,双方扭打成一团,明面上又成了平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