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樊白陨落

激战之时,红牙狼王和二头领突然转身,向不远处的山峰上跑去。

“战尘,追!”樊白战的正酣,还以为是血狼妖怕了,追了过去。

樊战尘嘴角扬起一丝阴谋得逞的微笑,也跟得上去。

到了开阔的山峰之上,血狼妖、天鹰两族人都在下方交战得不可开交,没有几个人把注意力放到已经跑开了的樊白身上。

“鹰王跑开了,要不要上去看看?”

“得了吧,我们这种路人级角色就安心的在这下边杀敌除小兵,强行给自己加戏分,只会被作者写死!”

“哦哦……你说的也是!血狼妖,受死!!”

妖王之间的战斗,不是他们这群小兵可以参与的,稍不留神就会被战斗的余威所波及。

山峰之上,空无一人。只有樊白、樊战尘,还有血狼两妖。

樊白看着血狼两妖王,冷哼一声:“怎么,你们这群狼崽子,怕了吗?”

“怕?”红牙狼王眼中闪过一丝凶光,红色的骨爪又伸长几分:“樊白,你太自以为是了!”

红牙狼王和二头领同时将妖气提升到了极致!狼眼中闪烁着的红色气息,也不知道是因为杀戮太重而显示出血色的妖气还是单纯的红色血液流了出来!就连牙齿也缠绕上腥红色的血丝,红牙狼王和二头领整个体态更加雄壮,恐怖的如同从深渊里逃出来的恶鬼!

“我会怕了你!”樊白同样从体内迸发出妖气,丝毫不惧的朝两只狼妖扑去!

嗤!

下一刻,随着刺破胸膛的声音,一根尖锐的冰刺贯穿了樊白的胸膛!

樊白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胸膛刺出的冰刺,颤抖着回头一看,眼中尽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刚回头一看,樊白就对上了樊战尘那双充满阴霾的阴毒的眼睛!

樊战尘看着眼前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樊白,丝毫没有怜悯之色,面无表情的将手中以妖气凝固的冰锥向樊白的身体里推了一推,更加刺穿了他的胸膛和心脏。

樊战尘对自己的生父也没有丝毫你怜悯,心肠何其歹毒!

樊白不敢相信这一切口中不知道在颤抖着说些什么。而我只是冰冷无情的抽出冰锥,然后丢到一旁。

樊白胸前的骷髅没了冰锥的支撑,大量鲜血瞬间喷涌而出,身体一软,扑通一下就跪在雪地上。

樊白抬头看向樊战尘,眼神模糊,浑身忍不住地颤抖:“樊……战尘……你……为……什么?”

樊战尘一脸狞恶,瞳孔里映射出樊白虚弱的面庞,却阴邪一笑:“要怪,就怪就怪你樊白当了这四翼天鹰的王!”

“额!噗——!”

樊白又狂吐一口鲜血,无情的狼爪再次贯穿了樊白的身体,将血肉搅得支离破碎。

“樊白,你最终还是死在了我手上!”

红牙狼王用爪子贯穿樊白的身体,单手插着他提了起来。

“额!”樊白尽管身体被贯穿,面目狰狞,但强忍着身体的剧痛,从红牙狼王爪中强行把被贯穿的身体抽了出来。

刚想飞到空中拉开距离,血狼妖二头领就一口咬住樊白的翅膀,几十公分长的狼牙生生将樊白的翅膀咬穿并使劲撕扯着!

“啊!”樊白声嘶力竭的痛苦呻吟着,但却无济于事。

红牙狼王和血狼妖二头领眼神中闪烁着喜悦的凶光,仿佛被樊白身上喷薄而出的鲜血给刺激到,语法兴奋了,想要一点一点地将樊白折磨至死!

樊战尘就像指着一块冰冷的石头搬指着樊白,不耐烦的催促道:“快点了结他!”

血狼妖二头领口中沾了樊白的血,本就嗜血的本性被催发了,咬住它的翅膀,全身一用劲……

“刺啦”一声,樊白一只翅膀就血肉模糊的被硬生生扯了下来!

最后,随着红牙狼王的狼爪一使劲……

樊白,没了呼吸,全身上一摊草泥般塌下来。

而在愈发疯狂演的眼神中,樊战尘嘴角扬起一丝丧心病狂的笑!

但随即,樊战尘立马往身上抹了点雪渣,脸上阴沉的表情立马收敛,取而代之的是一位丧失了父亲的儿子的极度悲痛之情!

樊战尘颤颤巍巍的从山崖之上飞了下来,出现在众妖的目光之中。

樊战尘差点一个不稳就摔了下来,“身心疲惫”的跌落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仿佛经历了一场天崩地裂的浩劫……

两族还在混战中,但一位鹰妖看见樊战尘如此落魄的样子,凑了上来,略待着急的问道:“樊战尘,鹰王呢?怎么样了?”

樊战尘瞳孔急剧震颤,双手都在急剧颤抖着,翅膀耷拉着软的下来,口齿不清:“父……鹰……他……他……死了……”

“什么?”鹰妖以为自己听错了,但下一刻传来的声音打破了他的幻想。

“樊白已死!四翼天鹰不过如此!”

高空之上,红牙狼王冰冷的抛出樊白血肉模糊的尸体。

“砰”一声,樊白被捅了几个血窟窿的尸体砸在地面上,还仍有有余温,还有血不断从伤口处涌出来染红了那雪白的地面……

这一下,所有鹰妖都寂静了,甚至忘记了战斗。

而血狼妖们也是稍微停顿了一下,随后便露出了欢呼的神情。

“血狼妖杀了鹰王!”

“为鹰王报仇!”

“该死的狼崽子们!”

樊战尘此时竟然挤出了几滴眼泪,万分悲伤的且滚带爬的到樊白的尸体旁,趴倒在樊白的尸体上不断哽咽着:“父王……你……你怎么死的这么突然……你……”

“万恶的血狼!我要通通把你们杀死!”

在外人看来,樊战尘是一个想为自己父亲报仇的热血男儿。

但谁也不知道啊,就在刚刚,是樊战尘把自己的亲生父亲亲手推向狼口的。

“为鹰王报仇!”

“为鹰王报仇!!”

一只只四翼天鹰因为樊白的死而怒火中烧,所有鹰妖开始了不死不休的战斗,甚至不惧生死!

愤怒状态下的四翼天鹰战斗力成倍提升,但没了一族之王,少了一个最关键的妖王的战斗力啊,而血狼妖一族,却是还有红牙狼王这个妖王级别的战力。

四翼天鹰虽说拼死抵抗,但红牙狼王何其凶残!

就在四翼天鹰隐隐不敌时,樊战尘却突然焕发出强大的妖力,朝红牙狼王冲去!

樊战尘直接一拳抡在红牙狼王的脸上,将红牙狼王一下子捶蒙了。

红牙狼王不明所以的大吼:“樊战尘,你干什么!”

樊战尘冷哼一声:“我要为我父亲报仇!”

但随后,樊战尘又小声的对红牙狼王说道:“你们可以走了,装出被我打跑的样子!”

“你!”红牙狼王还是对刚才樊战尘那一拳颇为不爽。

樊战尘刚才一拳可是实打实的。

虽说演戏,那你为什么全力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