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破世一拳之威!

轰——!!!

黄一龙一拳打出,金雕王只感到自己仿佛撞在一座巨岳上!

随着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巨响,一股强横至极的力量几乎要将金雕王的肌体给撕裂掉!

一拳,拥有毁灭天地的强悍之力!

仅仅一拳,金雕王全部妖气所化的巨鹰就被一拳破开散成碎片!

强大的拳风更是将金雕王击退几百米后,才勉强停住了。

“咳——”金雕王差点一口血就从口中吐了出来,大惊失色的强忍住,但浑身还是忍不住的发抖。

“他……这一拳为何有如此威力?”

刚才与黄一龙的对击,金雕王若不是用全部妖力的一击抵消了黄一龙一拳的绝大部分威力,黄一龙那恐怖的一拳可能会直接把金雕王打成重伤,甚至是倒地不起!

区区人类,蛮力为何恐怖如斯!

这也是金雕王所大为震惊的。

妖怪天生肉体强悍,蛮力本身就比人类大,而人类必须借助法术法器,才能与妖怪相抗衡。

人类寿命比妖怪短,因此修炼时间比不上妖,但悟性却比妖怪高。

妖怪能使用法器灵器的为极少数,大多妖都只是靠法术和肉体,而人类大多数都必须靠法器,比如赫连欢的烈阳九珠和其他修灵者所用的灵剑。

总而言之,妖擅体不擅器;人擅器不擅体。

但黄一龙赤手空拳打出的这一拳,其威力竟然比金雕王这个妖王打出的全力一击强出许多!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人类羸弱的体质,是怎么不借助法器而且在不施展法术的情况下敢与妖怪、甚至是妖王硬碰硬的!

而且看黄一龙的架势,打出这一拳之后,心平气和,表情变化没有丝毫波澜,简直是在他的预料之中!

“难道……”金雕王心中想到了一个可能,表情瞬间凝固:“是破世十拳!”

也只有这一种可能性了!

不然怎么可能会有人类与妖怪用拳头硬碰硬?

之前就听闻,炎黄国有一修灵世家,黄家,齐修炼的功法为破世十拳,全全毁天灭地,破除世间一切阴霾。

金雕王听说的时候还不以为然,认为人类怎么可能会与妖怪用拳头硬碰硬,现在一看,金雕王自己倒还是井底之蛙了!

云清翼原本是在与人类战斗,但发现不远处有一股强大的灵气波动后,不由得扭转头瞧了瞧。

而黄一龙挥出一拳之后,表情虽然没有多大变化,但是却是扎稳马步,拳放腰间,运气全身的灵气调息好呼吸。

刚才那一拳,似乎耗费了黄一龙体内不少的灵气。

但此时,樊天星却突然如一颗极速的流星般突然冲向黄一龙,全力挥出一拳。

“狗人类,吃我一拳!”

云清翼和金雕王同时脸色骤变。

“天星,不要硬碰硬!”

“那厮的拳头不一般,连我都招架不住!”

但相隔太远,樊天星拳头已经挥出,也听不清了。

“哼,不自量力!”黄一龙轻蔑地冷哼一声,随后又摆好架势,聚全身灵气于一拳。

一拳轰出!势如破世之力,石碎天惊,一力降万力!

轰——!!!

两拳相撞,发出巨大声响和气息波动,樊天星只感觉一路强劲如山岳般的刚猛之气撞了过来,根本不是樊天星现在所能抵挡!

刚反应过来黄一龙的力量不是自己所能敌,樊天星连忙移动身躯,用最快的速度往后撤。

再借上黄一龙一拳还未打实仅仅拳风带来的一股强劲,樊天星直接往后倒退出一个山脉之远!

呼————!

黄一龙甚至未打实,拳头打出所产生的强劲气流就产生出巨大的拳风,金雕王即使在百米之外都能感觉得到。

刚才那一拳,樊天星要是与黄一龙打实了的话,樊天星一条手臂起码暂时是要废了的。

“还好我撤的快!”樊天星在千里之外稳住了身形,惊魂未定的大口大口喘着气。

刚才那一刻,樊天星是感受到了致命的危险!

同时,樊天星也感到十分诧异,一个人类怎么会有如此强劲甚至变态的躯体!

黄一龙挥了挥拳头,双手放在腰间,闭上眼睛运了运体内灵气,半天才缓的过来,睁开眼睛:“你们这些妖孽!真当拼力,我会怕了你们不成!”

“告诉你们也不妨。”黄一龙捏了捏青筋暴起的拳头,自豪地说道:“我打出的拳,大部分的力量来源,并不是体,而是法!我打出的拳头,这是一种异于其他法门的法术,及全身灵气于一点打出。天下间,有几人能破我破世一拳!”

樊天星听完后,眼神中多了一分谨慎,低头看着刚才与黄一龙对拳的那只手。

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已经使不上全劲了,即使没和黄一龙实打实的硬碰一拳,樊天星的手也是忍不住的颤抖。

“有点东西。”樊天星强忍心中的震惊,捏了捏拳,手上的寒气隐隐露出:“但,我可不只会蛮力。”

黄一龙在自豪的吹嘘过后,突然感觉手上有些冰凉,低头一看,整条胳膊上竟已微微泛上一层冰霜!

樊天星刚才与黄一龙对全拳时趁他不注意,将寒气绕过他的拳风注入了黄一龙的手臂。

“可恶!”黄一龙强行用体内的灵气逼出寒气,“你这妖怪,果然不简单。”

但黄一龙却发现,无论用灵气怎么逼,寒气总是缠绕在手臂中,甚至已经深入筋脉和血液中!

黄一龙的半条手臂已经隐隐麻木了。

破世一拳,纵然攻击刚猛无比,但对自体的防御却并不高。因为往往都是刚猛的攻击过后,目标都已经被尽数毁灭,基本上不会有反扑的情况,即使有垂死反扑,反扑的攻击也会被拳风给震开。

但樊天星的寒气,极点寒爪所带来的恐怖寒气,腐蚀一切,甚至能冰冻灵力,几乎是无孔不入!

黄一龙并没有讨到多大的便宜。

而一直在观看战斗的云清翼,观察黄一龙好一会儿之后,在他身上隐隐看出某些破绽。

云清翼对着远处的樊天星大喊:“天星,他的拳头纵使刚猛,但灵气消耗对他来说是巨大的,绝对恢不出太多拳!”

樊天星听后,会心一笑:“懂!”

云清翼的言外之意,不就是要自己不和黄一龙正面刚,以速度和他周旋,在黄一龙打出几拳灵气耗光后,在趁机攻击。

“匹夫,你敢上来和我打吗?刚才是我大意了,到天上,我保准打的你屁滚尿流、哭爹喊娘、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樊天星向黄一龙竖起从左数的第三根手指,大声嘲讽。

无论是人还是妖,都听的一清二楚。

“哼,这么明显的激将之法,真以为老夫会看不出来吗?”黄一龙丝毫不屑的冷哼道。

但刚刚说完……

“真嚣张,我还真忍不了!”

黄一龙双脚一跺地,轰然一声,就朝天空中极速飞去。

“黄兄……别……”

赫连欢想阻止劝劝黄一龙,但奈何黄一龙已经如一发炮弹般冲了上去,听不见赫连欢的话了。

“唉……”赫连欢摇摇头,一手捂住脑袋:“黄家的人,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吗?”

“但是……”赫连欢念头一转,向不远处的人妖混战场中露出一丝邪笑:“那个妖怪一走,你们唯一的最强战力金雕王也以重伤,拿什么挡我的烈阳九珠!”

但此时,赫连欢身后却突然一道青影闪过,云清翼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赫连欢的身后。

云清翼的速度,赫连欢根本始料未及!

“说我们……”云清翼冰冷说道。

又以赫连欢还没反应过来的速度,迅速击开关押阿苏丹晴的铁笼,以极快的速度激气一道清风,将她身上的符咒给死吹去……

仅仅一句话的功夫,云清翼就已经将阿苏丹晴给救出了铁笼。

“……你自己也不重伤了吗。”

云清翼抛下这一句话后,赫连欢才反应过来,一回头,就看见云清翼抱住伤痕累累的阿苏丹晴就要飞。

而烈阳珠却相隔甚远,赫连欢根本来不及召唤。况且现在召唤过来,此时赫连欢也在灵舟上,灵舟怕是要被烈阳珠给一撞给摧毁掉了,到时候赫连欢自己也免不了被烈阳珠误伤。

赫连欢就眼睁睁的看着云清翼抱着阿苏丹晴飞走,气的直跺脚,但却无可奈何。

临走之际,云清翼还猝不及防的给赫连欢来了一掌,虽然力道算不上太大,但还是把赫连欢打的倒退了十几步。

本就重伤的赫连欢,根本想不到云清翼这猝不及防的一掌,倒退后撞在灵舟边缘,老腰被重重一怼,一口老血又吐了出来。